覺老和尚:
「我第一次學習念佛超度,我為了這些可憐的眾靈,
我跟著法會的進行,跟著超度,我跪著求他們往生西方......」

 

 

《第九封信》

訪問-覺老和尚開示四眾弟子       

2017/06/18 PM 06:00 /  主筆:釋法璽

覺老和尚開示:
   惟覺,語重心長的說出句句實言,有幾位孩願意聽?
   惟覺在的時候,中台正在運作進行,惟覺病了的時候,中台也在運作進行,惟覺圓寂了以後,中台還是持續進行,所有的一切,並不會因為惟覺而有所變異,甚至再久些日子,惟覺……是誰?已經無人問津,這就是人生,好在惟覺上了西方,否則惟覺若還持續在無間地獄之中,那麼,這就真的太殘酷了,雖然是自造的。
     因果,每一個學佛人都會講,朗朗上口,不能造惡,但沒有說不能有惡念,學佛說不能有慾望,但……沒有說不能想,這些我惟覺怎麼會不知道,大家都是這麼樣子的,我惟覺也是這樣子做錯了,中台的所有四眾弟子,不要再為惟覺說話,惟覺真的錯了!惟覺最近想起了故鄉,雖然惟覺已經在西方,但是就是這麼悄悄想起了往事,因為曾經有緣以及熟悉的畫面歷歷在目,令人不得不留下兩行的淚水,大家怎麼都不能往生?


     香光大佛寺的悲心,是外界所不能理解的,我若還是惟覺,我也肯定鄙視這樣的團體,因為看上去就是搞神通,我也並不會想要去了解,他們到底在做些什麼,是不是有許多人也跟以前的惟覺一樣,用著同樣的角度,看待著這個神聖的地方?如果惟覺不是從無間地獄被救了上來,這些真相,惟覺永遠不會明白,惟覺從故鄉離開,就出了家,俗家的事情,俗家的有緣,惟覺一輩子都不會再去探討,但這次在三時繫念的法會中,惟覺看見了令人鼻酸的畫面,過去曾經的那些,原來還在那裡,為什麼?這樣的苦痛,為什麼他們還要在那裏?曾經戰亂的時代,太可怕了,我發現他們聽不見我呼喊的聲音,我們之間似乎有隔閡,我看的見,但他們似乎不知道我的存在,在法會開始超度之時,我再次哭了,我不敢穿上主法的袈裟,我只是簡單的穿上平常的僧服,我跪著,因為阿彌陀佛就在面前,我哭了好久好久,佛光微微的淨化了我的身心靈,我看見了我的過去,原來我是虛雲老和尚的分身,化現世間救人,因緣的緊密,也成為同一派系下的弟子,因為過去的德行,才造起了中台禪寺的規模,我好懺悔,我毀了這一切的殊勝機會,佛安慰的扶起我,要我看看這些等待的苦難眾靈,我哭更大聲了,怎麼這麼多,無量無邊,我不敢想我該怎麼還,我只想,他們該怎麼辦?
     我第一次學習念佛超度,我為了這些可憐的眾靈,我跟著法會的進行,跟著超度,我跪著求他們往生西方,我第一次發現三時繫念法會的好,是真的能往生西方,阿彌陀佛慈悲的恩澤,令我惟覺發願生生世世跟隨,我有想法想要再來世間救眾,但阿彌陀佛善巧的阻止了我,開示我「先學習吧!」,我明白他老人家真正的涵義,我即便下來世間,我還是還不起,甚至會再度沉淪,我會再來的,但不是現在,如今我知道了香光大佛寺的殊勝,我周周都會參與三時繫念的進行,若是我學習的不錯,蘇居士不妨讓我也幫上一忙,也讓我消消業,佛恩難報,又何況這些眾靈,我是真心的懺悔。
    說到這兒,中台的四眾弟子們,你們是喜歡現在這樣轉變的惟覺,還是當年傲慢地惟覺?學佛是不能迷信的,惟覺現在知道要隨緣,你們是惟覺造下的錯誤,我惟覺沒有帶領好中台,但惟覺也不想強迫你們信我現在的一切,信幾分都好,要不要來見我也都好,惟覺想用自己能做的努力,守護中台,還有學習超度的功夫,見燈法師啊!如果你有感動,能不能來見見老人家,老人家正悲痛懺悔著。

惟覺

    文章標籤

    香光大佛寺 惟覺老和尚

    全站熱搜

    澳洲香光大佛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