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法師:

「我所看見的是前所未有,空前絕後的盛況,

大法會的超度,太不可思議了......」

 

 

 

 

 

《第十一封信》

 

嚴法師親眼所見的超度     

     

2017/06/21 PM8:40 /主筆:釋法璽

 

 

嚴法師:
   殊勝的法事,殊勝的莊嚴,殊勝的道場,殊勝的不可思議,我是師父聖嚴,我所看見的是前所未有,空前絕後的盛況,大法會的超度,太不可思議了,我也有看見惟覺老和尚,我們都相同自嘆過往真是慚愧……這些所看見的,我該怎麼還……?
   
每周日都舉辦的中峯三時繫念法事,非常殊勝,原初我還以為這些法事的舉辦,最多是因著眾生不同的機緣,而有不同的法事出現,像中峯的三時繫念法事,較可能就是偏於淨土宗派的信徒喜愛,但現今我看見了這一幕幕真實的超度現況,我發現錯誤了,錯誤的思想與錯誤見解,原來超度是這麼樣的殊勝!而且接引都是無量無邊的眾生,我的所見所聞,現在一五一十,絕無虛假的告訴大眾,還有包括法鼓山的四眾弟子們,這些真實的話語,若有虛假,是有因果業報的!


     我是在第一次來到香光大佛寺時,看見了法事的精華,這無量無邊的眾生,我第一次看見,而那時我並不明白,為何會有這麼大的超度能力,一直到了我過世一陣子,我接受香光大佛寺的牽引,超度來到了西方,我的靈識相當清淨以及淨化,我在超度的過程中,深深的有所感觸,讓我不禁也想大聲告訴大眾,我聖嚴,也是千百萬億個眾生之一,沒有往生,就是在虛空之中!這樣真實的親身經歷,我好難過,但我到了西方,很快放下了這些世俗的塵情,我非常精進的聽阿彌陀佛講經,那段時間,我初來到西方,我也發現自己原來本來就是西方人,我沒有再想起過世間的一切,直到香光大佛寺再度提起了我。
    聖嚴,沒有香光大佛寺,就沒有西方國民的身分,在香光大佛寺開始召集往生西方的名單時,聖嚴義不容持的從西方下來,那時開始,我又開始接觸這些事件的瑣事,因為有香光大佛寺這塊平台,我能很容易的與世間接觸,且來去自如,因為這裡也是西方的一隅角,非常殊勝,我想起了自己是聖嚴的角色,我回去看了好幾回法鼓山,我一手創辦的法鼓山,這次我所見的法鼓山,怎麼會是這樣?我好難過好難過,我當下知道,唯有香光大佛寺有能力幫助法鼓山重新的運轉,我對於此地的感恩與恭敬,是沒有辦法言喻的,我總是跪著,跪著蘇居士這位能者!法鼓山的情況絕對不是一朝一夕的問題,影響往生的大事,一定要轉,求四眾來見我一面吧!


     我也開始參加每一次的三時繫念法事,在第一次寫下這一波的信件,我真實的呈現我的所有一切,我也不管大家是否相信,但我現在真的在西方,我也真的知道所有的一切真相,我只是沒有身體了,也因為這樣,我不能做太多的事情!我必須仰賴四眾來見我一面!親眼見證我的存在,聖嚴在此以靈界的身分參與法會的進行,因為什麼都看的見了,真的令人鼻酸,我聖嚴,無量無邊的來眾,是與我有緣,追隨者,不論出家眾、信眾,過去世至聖嚴這一生,無量無邊的眾靈,因為對我的崇拜,即使死後,還在跟隨,孩子們!這就是迷,他們如果沒有香光大佛寺牌位的接引,根本沒有人會注意到他們,就是在空間中,沒有辦法出離,我聖嚴看見哭了,跪著,求佛接引,但他們聽不見我的音聲,香光大佛寺的四眾弟子認真的參與法會,一句的南無阿彌陀佛聖號,就讓這空間變化,大夥兒都接受了佛光的接引,往生三善道,好的去處,我看見慈悲的我佛,阿彌陀佛,以及諸大菩薩,清淨海眾菩薩,都參與法事,香光大佛寺的法事,真實超度無量無邊,只要有牌位,眾靈紛紛都會趕往前來,他們立了我的牌位,我常常都見到好多的眾生,我好慚愧,一生不曉得做了些什麼?一個也沒帶走。


    法鼓山的四眾弟子們,能信如今這一切嗎?聖嚴還要說,每日香光大佛寺凌晨一點半的早課,以及經行念佛,非常殊勝,且堅毅的毅力,令人感動,真功夫還是來自於真修行,每日早晨的經行,也是超度的大殊勝,密麻不見前方的眾靈,學佛都知道眾生苦海無崖,但有多少人知道是這樣的多!且又有多少人真實超度?沒有,那就很可怕了,可能都未離去,人的一生除了要救世,最重要的還是牽引自己的累劫父母師長冤親債主,往生西方,聖嚴慚愧,如今才明白了這個道理,果東法師啊!你一定能看見這封信函,這樣的法會盛事,你一定要明白,真正的修行功夫,就是這樣子超度往生,修行也才會光彩,才是究竟,不然多半都是一身汙,就是附體,你們都有這樣的問題,快來找我,與此地聯繫,佛不捨一人,都能真正救起,我聖嚴也在這裡,等待諸位前來與我對證,果東法師,我有話要與您說,請您來一趟,阿彌陀佛。

聖嚴 親筆

 

 

    文章標籤

    法鼓山 聖嚴法師

    全站熱搜

    澳洲香光大佛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