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辜振甫」

 

相關圖片

 

 

2017/06/07 PM 02:06   主筆:釋海澤

 

釋海澤:(禮佛十拜)

(禮請台灣海峽交流基金會董事長辜振甫先生)

阿彌陀佛,辜振甫先生,您豐富的人生旅程終點之後,現在的您是在西方極樂世界,接受我們的訪問。可以請您告訴我們當初是在如何的形況之下,經由香光大佛寺送您至西方極樂世界。讓後輩得見得聞此篇內容的人,能相信有西方極樂世界,有阿彌陀佛。功德無量。

 

辜振甫先生:

阿彌陀佛。大家好,久違了!

(辜先生依然是高高瘦瘦的風度翩翩,向大家一鞠躬)

我是辜振甫。我現在在西方極樂世界。西方極樂世界是個很美好的世界,從沒想過有這樣的世界,任何人世間對風景美好極致的描述都不及這裡的千分之一、萬分之一。原來所謂的佛國土是如此的殊勝難量。

金碧輝煌之中流洩著溫爾閃耀。

陣陣微風之中飄來宜人清香。

潺潺流水之中細說著動人法音。

鳥鳴所唱原來是彌陀佛大願。

阿彌陀佛座前盡是恭聞佛法語。

沒有黑夜壟罩只有明亮清淨。

時時心想事成所求如願無有欲。

累劫累世福慧雙修而得至此。

振甫首先感恩阿彌陀佛慈悲送。

再謝香光大佛寺蘇居士恩德。

若無因緣俱足得蒙救拔苦得離。

振甫依然地獄受苦哀號聲中。

振甫這一世人都是再學再得用。

即使面對各種挑戰也是無懼。

到了西方極樂不慈悲清淨也難。

皆是淨土諸上善人聚會一處。

振甫從小家境富裕,於鹿港算是名望世家。知書達禮,就學升學過程一路風平浪靜,帝國大學(之後改名為台灣大學)畢業再往日本充實,之後在台灣政治、工商業、經濟界擔任許多要職;創辦多項經濟成果,風風光光但也盡其所能為國家社會出一己之力;國內國外各種名流要商往來;以日、英語暢談於國際人士外交之中;雖然身處政商名流之際,一生亦是戰戰兢兢於所任職之各種職務。不敢一日或歇。還好有賢內助,助我能於家外一心施展抱負。雖然也有絆跤跌倒過,但也是再站起來挺立。雖然也有才子佳人過,也已事過境遷人事異。這就是人生!雖然當時餐桌會議無數次,舉杯共飲話當年。雖然曾經群英小酌明月下,友朋大事筆下簽。此皆已過往事中。徒留病死赴黃泉。

           說來慚愧,振甫如此一生之後,無奈是在病床上結束此生。難道這就是人生的目標與意義?名利、地位、財富、權勢、富貴,世間人所希盼追求的振甫都有,也難逃老病死,晚年病苦纏身、死時八十八歲,腎臟衰竭老相,這是振甫一生最大的遺憾。曾經欣羨佛門高僧無疾而終,但自己終歸一息不再而亡。死時震撼政經界,嘆息失去一巨子。隆重後事來拜送,誰知已在地獄中

           現在回想起來,雖然風光一世人,但是身體早在中年時就已經隱藏了危機而不自知。在五十二歲左右,正值事業忙碌,國內國外兩邊飛,那時泌尿道系統就有些排尿解不出來的問題,以為是忙碌或有時憋尿引起,服些藥也就好了。時好時壞,現在看來,其實泌尿道系統的問題,真的跟男女之間的關係有關。在這行為進行當中,起了幻想增加樂趣,其實那時的一魂就已經被牽走了。所以排尿問題一直時好時壞,這也種下了之後腎炎,到後來有腎衰竭的危機需要洗腎的原因。要說這些話其實有些難以啟口,而且以振甫的個性,這些自身事是隱密性的,不會如此說出的。只是,在西方極樂世界的這段日子以來,振甫聽經聞法,也聽得到蘇居士講經,明白了一些佛法的道理,因果輪迴業報。振甫將心靜下來之後,能相信也能接受。凡事有因必有果。

           振甫也了解了。原來生下來就有顯赫的家世,是因為過去世約六世前和這一世的父親是好友,一起做生意,一起分享所得,關係很好。所以此世因緣和過去好友轉為父子,父有子享,如同那一世一般,兩人一起分享所得,而且振甫也得到父親的疼愛、照顧及教導,才奠定了日後的成就,國粹京劇更是振甫此生所酷愛。而其實此世身邊並不缺乏女性,風花雪月、逢場作戲難免,這些與腎臟病無不關係,在這些過程當中其實有一魂已經投入在其中。而這些女眾,原來過去生中就有或深或淺的交情!這一些振甫沒有逃脫得了,一旦碰面便是有感。為了懺悔業障,在此說出,希望後人得見能有所警惕,不要隨順情慾,慾望無有止盡,一時的滿足,感召得來的是無盡的煩腦。

           有些疾病來的又快又狠,當時我在國外,晚上回住宿房後,忽然左下腹部劇烈疼痛,站不起來,趕緊拉鈴,請服務人員帶我至醫院,結果檢查是胰臟炎,發炎指數高於正常的五至十倍。需要住院治療。那時被痛侵襲毫無抵抗能力,才知道人在面對疾病疼痛的時候是如此的脆弱。現在可以回去看過去世,原來過去世約六世的時候曾經與人為敵,暗中下了劇藥,欲置對方於死地。這就是所謂的冤親債主,他們在這一世在振甫四下無人可助之時,抓走振甫一魄,受此報應。這些事情我在世之時,並不會接納,總是相信醫生說法,或是醫學所謂遇到發生的比率有多少,而不會去相信這些會和看不到、不知情的過去有關,如今在這裡知道的一目了然,不由得感慨,所謂的一分一毫皆自做,因果半點不由人。

           身體原有的三魂七魂是維持身心健康及穩定的重要因素,這些不是醫學儀器可以檢查得出來的。一旦魂魄離身也就是被抓走時,身體一天天的疲累,漸漸無力,病痛也就發生。這些是振甫死後才學到的功課。生前忙忙碌碌儘量發揮所長,死後這些知識學識全部都派不上用場。所依靠的就是生前所作所為,一點一滴記錄得清清楚楚的,你記得的、不記得的;知道的、不知道的;你以為是對的,原來是錯的一蹋糊塗;你以為是錯的、不是這樣的、原來不計較得失、利益了無數你不認識的人,是對的。原來這是另一門很重要的功課,不是世人可以用考試成績來算分衡量的,只可惜死後才學到,太晚了,一切都已經造做了,因果已經成形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機未到。當時機到時,已經是地獄報到,受報中了!這一門因果功課實在說,應該放在各級學校的必修課中,甚至是公司行號、機構的在職教育中,不分宗教、不分年齡都該認識學習的。這就是自制能力的約束力量,比起法律約束,犯錯的制裁還高明多了,而且準確,事發時的情形紀錄得很詳細,讓你百口莫辯的承認自己的過錯,這也是振甫為什麼會下地獄受報。振甫為了報答佛恩,蘇居士的恩情,鼓起勇起,相當白話的說出這些事。

           以振甫這一世在世間的曝光率及做為,被稱為「是隻狐狸」並不為過。因為在當時為了各種的利益,必須做一些決策及準備。有時必須犧牲少數人的利益來獲取多數人的利潤,暗地用心思想,心地不好,進入挖心地獄;講話得理不饒人,唇槍舌戰,為了一己的私利造做惡業,拔舌地獄;用腦計畫策謀圖利造做惡業,挖腦地獄;於夫妻關係之外,在外有行淫事,是邪淫入銅柱地獄。就是不斷的受刑、痛苦不堪。那時忽然空中傳出「辜振甫、辜振甫你在哪裡?出來啊!」及時出現一到亮光,措手不及得把我罩住,接著我就在香光佛地,見到了一位身上光亮,面貌莊嚴的菩薩,那就是蘇居士。問我:「你是辜振甫嗎?」我點點頭。「從地獄上來的。你做了什麼事要入地獄?」我一下子也不知如何說起,「用佛水灌溉」接著感覺到全身一陣清涼,清醒了不少,「先上香光佛地的西方法性土」。之後經過幾次出來,蒙我佛慈悲,蘇居士原本要送振甫去西方極樂世界的,因為振甫心中有疑,還不了解西方及阿彌陀佛,所以進入西方邊地,所謂的知識份子就是這樣麻煩,不相信、有疑,所以在這裡就吃了大虧,經過聽經聞法及蘇居士告知,才知道在西方邊地最長需要經過五百年的時間,才能轉入西方極樂世界。蘇居士慈悲要振甫看自己的過去世,真心懺悔,於是再一次的將振甫請出,送入西方極樂世界。這就是振甫為什麼能入西方極樂世界的原因。

           因緣真的不可思議。蘇居士不只是我的恩人,也是辜家的恩人,辜濂松、及兄嫂也就是辜濂松的母親辜顏碧霞女士,也是經由蘇居士請出來送到西方極樂世界。而蘇居士多次提到過辜仲諒,是他過去世的學生,身體現在體力比較差,如果有因緣可以幫助他治病。仲諒,希望你能看到這篇內容,叔公說的都是真的,這些話也不是隨便說說鬧著玩的話吧!你最敬愛,疼你的阿嬤,也是經由蘇居士請出來送到西方極樂世界的。這個恩情要報答啊!這裡澳洲香光大佛寺,和西方極樂世界是連線的,你可以來這裡,和你的父親或是我或是阿嬤說話。這是真的!而振甫的家人,或許不敢相信振甫死後會有如此下場,當初家人也是以佛法三時繫念法事送振甫的,以為會去往生,但是結果並未去西方。而是在香光大佛寺,也是經由這裡所做的三時繫念法事由蘇居士送振甫到西方極樂世界的。這一切都是事實而且已經發生過。蘇居士這份恩情無以回報。振甫現在想做一件事,現在香光大佛寺要興建起蓋,振甫想盡一份心力,這是非常好的事,可以讓蘇居士及香光大佛寺救更多的眾生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我兒辜成允,現在也是在香光大佛寺的西方法性土,但願振甫家人張安平可以前來,便知我所言不虛,而能代振甫全力協助及贊助香光大佛寺興建起蓋之需要。水泥是建築所必須,當初台泥(台灣水泥公司)亦是振甫大力之處啊!

            感恩阿彌陀佛!感恩蘇居士救度之恩!感恩大家!阿彌陀佛!

 

 

 

    澳洲香光大佛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