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不了

 

             許不了.jpg

 

2017/6/2 PM.12:20     訪問藝人許不了 

主筆:李家嫻 / 電腦:賴柏雅

 

李家嫻:禮請許不了先生,曾經是喜劇天王,有台灣卓別林之美稱,因緣具足來到香光大佛寺,蒙蘇居士慈悲請上香光大佛寺法性土上聽經後送往西方極樂世界,請許不了先生說明其因緣及往生經過,以分享於網路上讓更多人了解西方極樂世界及阿彌陀佛,請許不了先生慈悲,阿彌陀佛。

許不了:苦不了,苦不了,我一生就是苦不了,這個名字注定我一生叫苦不了。小時候家裡貧窮被送人撫養,跟著養父從小就到處表演,長大之後也是到處表演魔術,因我很多雜耍口技,又很會表演搞笑,我表演時頗受歡迎,大概我在二十幾歲的時候在歌廳表演我受到電視台的矚目,當時鳯飛飛來探班,來看我的表演,覺得我是有潛力,鳯飛飛很有眼光覺得我是一塊寶,當時我跟方正搭擋表演。
跟鳯飛飛一起表演,也演了電視劇,而後也陸續演了電影,小丑裡面的角色,剛好是我生活中的寫實,我把它表演的淋漓盡致,當時我也轟動大街小巷,這也是未料到的事實,經紀人陸陸續續幫我接了電影,接了幾部電影?紅遍整個台灣,當時只有要我許不了所演的電影幾乎每場客滿,給我帶來很多財富,這也是我痛苦的開始。
一般不管是歌廳或是電影公司背後都有黑道支撐,當時不管歌廳或是電影只要許不了在表演,幾乎每一場客滿,也為業者帶來很多財富。因此,被黑道威脅甚至控制,有時不想表演也不行,他們押著我硬要到某個歌廳或某個電影演齣戲,我的身體因此負荷不了,想拒絶演出也不行,他們威脅我如果我沒有演出就要我的命,我整個生活變了樣,受到控制,安全沒有自由,因此我很憂鬱,沒有自由的人生賺了這麼多錢,又有何意義?
因此我變成很消極。幾乎每天借酒澆愁,故意喝個醉醺醺的,但願一覺不起,這種生活過得很痛苦,幾乎每天眼睛一睜開,不是表演就是演戲,原本演戲是要來娛樂大家的,觀眾看了表演哈哈大笑,笑到摟著肚子,這是我最快樂的事情,為什麼?為什麼?如今為什麼變成這樣?我完全像我演的小丑一樣,讓人擺佈,一點自由及自我都沒有,我好痛苦好痛苦,幾乎用酒精來麻醉我自己。
有一天,在演戲當中,我突然倒地,我得了肝硬化,送到醫院治療,心裡想我想早點解脫,根本就不想治療,可是我又必須打著點滴又必須再表演,當時我把酒當作開水在喝,希望老天爺早點接我走,沒多久,我也急性肝炎而暴斃,結束了我三十幾年的生命。
我死後我的靈魂還在陰間,每天喝得醉醺醺的,有一天耳朵似乎聽到有人呼叫我的名字「許不了!許不了!」,忽然我醉意全消,我被一道光牽引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從未來過此地。忽然見到一位面貌慈祥,他們所稱蘇居士他問我是不是許不了,我說:「是」,這位蘇居士請我上法性土。
聽經以後我才了解,宇宙的定律,是因緣果報,過去生中所造的一些惡業,你再來出世到這個世間,都是業力而來,都有報應。
我許不了真的是苦不了,我是來還債的,我當小丑在各地表演的時候,心想大紅大紫,夢境也常常夢到我是家喻互曉的人物,這個夢我常常夢到,現在知道夢境中靈都會被牽走,你的冤親債主都會在夢境中化現你所愛的一切人事物,我的二魄當時都被帶走。
而後走紅的滋味,做夢也在笑,這樣也被牽走一魄,而後被黑道開始控制行為不自由、痛苦萬分,夢境中我想解脫,就這樣我的一魂兩魄也被帶走了,最後如果我不想表演,黑道威脅我的生命及家人的安危,不得不從,當時痛苦萬分,每天夢到誰來救我啊?誰來救我啊?我想解脫,做夢都夢到在逃跑,一直跑,一直跑,就這樣我的兩魄一魂也被抓,當時我病情未完全爆發,沒多久我因喝酒過多引發肝硬化,許多併發症復發而離開這個世間,我終於解脫了。

李家嫻:南無阿彌陀佛,那請問許不了先生,是您幾世的冤親債主找到而讓您生病?

許不了:大概六世左右吧!我是一位地方的惡霸,靠著自己有錢有勢在地方橫行霸道,不懂人間疾苦,只想到自己的好處而不懂這些苦難的人民,常常在市集中收保護費。如果收不到會被我手下拳打腳踢,因此有些人被打的喪命,我不懂體諒窮人的心聲,硬強押收取保護費,這些小老百姓聽到我的手下要收保護費又沒有錢繳費,常常心生恐懼不安,有的甚至繳不出錢來被打,而後想不開而自盡。
看到我這一世如此殘忍,這一世也如同我過去生中欺負人讓人不安,得的果報是一樣的,過去中的惡因,這一世受的報都是來還債的。看到這裡許多黑道壓迫我為他們賺取大把鈔票,就跟我收保護一樣壓榨他們產生不安及恐懼,裡面有幾位黑道老大也是過去生中去壓榨他們的,他們只是以報還報而已。
回顧到這裡,自己的殘忍對待他們,現在他們只是來討報的,看到這裡自己懺悔,過去世無知所造之惡業,懺悔再懺悔,蒙蘇佛慈悲,晨間經行的時候,能接引我所傷害的眾生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

李家嫻:南無阿彌陀佛!請問許不了先生,您在演藝界能很快走紅受到全台灣大小的青睞,過去生中修了什麼大福報?

許不了:回憶過去世,四世的時候,家境窮困也是三餐不濟,而父母也是無法撫養我把我送給別人當養子,而我的養父母對我如親生兒子,我的養父經商本來事業平順,有天父親回到家裡跟母親說他賺了很多錢,蓋了一間大房子接我們過去一起住,當時發現父親所得是不義之財,母親和我都知情,母親屢次勸父親把這些所得來的不義之財布施出去,父親哪肯,對母親說好不容易得來的榮華富貴,我怎麼能輕易放棄,沒得久,父親死於非命,母親因為傷心過度,沒多久母親也相繼去逝。
這些不義之財雖然帶給我們榮華富貴,父親卻死於非命,全家只剩我一人榮華富貴,卻換來父母雙亡我寧願過著粗茶淡飯的日子,剛好,村莊遇到風災,看到很多人流離失所,想幫助這些災民,我把父親所得不義之財,全部拿出來賑災,幫助這些災民度過難關。我把養父的不義之財拿出來布施掉,沒想到今世大紅大紫,就是過去生中把不義之財布施掉,出發心是善念得善果,做惡終究也要得惡報,以我的經歷來警愓世人要心存善念,多行善事,積善之家必有後福,阿彌陀佛。

李家嫻:阿彌陀佛,感謝許不了接受訪問,以你的故事警愓世人做惡終有惡報,做善必成善果。

 

    全站熱搜

    澳洲香光大佛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