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法師:

「你們的未來,法鼓的未來,

我沒有能力帶你們得解脫,

能知道我如今有多少的無力嗎......」

 

 

 

 

 

 

《第九封信》

 

嚴法師  開示法鼓山   

 

2017/06/18 PM 04:04 主筆:釋法璽

 

嚴法師:
   聖嚴如何能成聖嚴?迷字難破,死後難轉。不可迷佛,更是不可迷師,你們的未來,法鼓的未來,我沒有能力帶你們得解脫,能知道我如今有多少的無力嗎?不論我臨終前的病痛苦不苦,先不探究我的修行,我帶不走你們的未來,你們還是要六道輪迴。
   我愛我的法鼓山,我奉獻一生的法鼓山,我知道我的信眾還有各處海外道場的法師或是護法居士,沒有一個不是真情的付出,可是你們去不了西方,我看的見你們的業力,都還是沒有改轉,這可怎麼辦才好?我寫了這麼多封信,這不要緊,但是你們願不願意走出法鼓山,聽聽這位可能是師父的人?再多的懷疑都沒有辦法解決心中的疑惑,學佛為的是什麼,自己心中明不明白?原本的初衷,願景,還能如實實現嗎?人的一生之中,能有幾次是遇上善知識?這樣的苦差,是沒有人願意做的!


    孩子們,我的心中,座下的大眾,我雖不如為父,但我真實以父親的關懷在疼惜大家,只是我也無能,沒有修上真正的究竟,我的一生,也非無用,但是論上考績,就是沒有一百,所以缺縫之處,就是失敗,這些是我死後才明白的道理,你說我能來的及告訴大家們?法鼓山的系統,在世間確實人人認同,但是世俗所看不見的是內心世界,修行最害怕的也就是內心世界的不同,修行之中叫做「波動」,大家都清楚要修止水,止淨,澄淨的淨,當波動,這漣漪還有止嗎?我們就是失敗在這,大家還有世俗,非成聖賢,社會佛法的變化,大致類同,聖嚴也盼望能夠影響法鼓山以外的佛教,原來這麼可怕的事實,讓大家都出不了輪迴,六道之中,三塗的苦痛,難道不應該謹慎嗎?彌陀佛泣,就是阻止不了心頭的血肉偏往火坑跳,我聖嚴如今也是靈體,我的葬禮,我早就安排,因為我內心明白,我死的並不莊嚴,外界,包括法鼓山大多數人都不清楚我臨終的狀況,只知道師父圓寂了,這對一個修行人是多麼失敗的事情,這些是只有我聖嚴自己明白,這不是外界,或是此地香光大佛寺可以抹黑、造作,他們根本不需要這麼做,地獄惡罪,沒有人想造,這裡是我相當感恩的地方,因為這裡讓我能夠以靈體的身份到達西方,我非常感恩,也感恩讓我能夠拯救法鼓山,這裡的四眾如今沒有幾個人,要推廣這麼大的事業,佛法的事業,非常辛苦,我聖嚴非常感恩,也默默護持著正法。

 


     第一次遇見蘇居士來到金山的法鼓山園區,我是跪地迎接的,那個園區的問題,只有蘇居士清楚明白,我也知道緣分還不具足,現在還很難改變什麼,我聖嚴做一分,盡一分,我比較感恩是此地為了佛法的付出,世界上沒有再像此地一樣的道場,真的很感恩,我是靈體,一點也不會疲倦,但這群積極付出的法師,卻常常辛苦的努力,聖嚴叩首感恩,你們要知道,這裡的修行,不從苦修,但依精神,凌晨一點起板,能明白嗎?沒有與外界開放過,如今終於阿彌陀佛慈悲法音開口,慈示接迎法眾,才將閉關的大門打開,因為足夠的淨化,才能通往西方,但也非所有人皆可,是數位,非常難得,聖嚴相當珍惜,無限感恩,法鼓山沒有一人證得,非是比較之意,希望法鼓成長,希望法鼓成長,就只此願,阿彌陀佛。

聖嚴

 

 

    澳洲香光大佛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