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姑求度

 

中峯三時繫念法會-第二時

 

2017/9/10 PM 6:20        主筆:釋法璽

釋法為頭部、臉部眾生 - 仙姑求度

法璽法師:請問您與法為法師是什麼樣的關係?為何您自稱是仙姑?您是來求超度的嗎?

仙姑:我是他過去世的師父,我找他當然合理,我跟著我這好徒弟好久了,至少也有好幾百年過去了,我這個徒弟很乖,心性很慈悲,也很善良,但是看似單純,他其實什麼都懂,這麼樣要說單純,還是不單純啊?哎呀,其實真的很單純,但是我知道我的好徒弟有他的個性,雖然不一定會傷到人,但是固執的很,這我幾百年前就看見了,我當年知道這個好徒弟有這麼一點固執,我知道他還會再來世間,我就一直等他,等他再來世間當人,我在等他度我到西方,我自己去不了西方。
   人稱我為仙姑,大街小巷都有我的廟宇,大多數人叫我何仙姑,但其實我不姓何,有幾間所供奉的是我,我姓趙,雖然不曾有人這麼叫過我,但也無所謂,這麼多間的仙姑廟,其實供奉好多位不同姓氏的仙姑,仙姑對於大家有些陌生,不要緊,我可以告訴大家。
   我是學道的沒錯,我們的師父,法為法師的師祖,是來自天上的仙人,因為一日的因緣,師父來教我學道,我非常的勤學,師父教的我總是加倍的努力,這些道中的心法,其實也像佛法所說的調心,我與師父在山林間修行,師父是仙人,當時我只是小小的女童,因為有特殊的命格,據說叫做仙風道骨,師父說他找我很久了,過去也是有修之人,所以我入門學成後大約經過十年左右吧,我離開師父,我四處雲遊四海,四處懸壺濟世,師門派風清淨,處處幫助貧困或是危難之人,是師父對我的期許,所以於俗世之間我有不少的緣分,我的功夫在於我已得道,雖層級不高,是所謂的第二層天,在我俗命緣滿之際,便能前往,其實也只不過是與師父一樣成了個仙人,有著上千年的歲數,到頭來還是不究竟,我清楚佛法有所謂的西方世界,我知道那裡真的殊勝,但我就是去不了。
    我在四處雲遊,巧遇一村莊中,有一名正在哭泣的女嬰,看上去與我很有緣分,而我能看見他的過去,他有一定的因緣,有一天能夠往生西方,雖然不是那一世,因為越見越歡喜,女嬰哭了好長一段時間,也不見有大人來抱他,於是我悄悄的抱起女嬰,告訴他,今後讓師父來疼妳,女嬰居然笑了開懷,果然是有緣分的孩子,女嬰成了我座下的大弟子,後來我還有收其他的弟子,但都不如女嬰的功夫,我為女嬰取了個名字,我叫他瑛蓮,瑛蓮法相非常莊嚴,雖然因緣與我學道,但看上去倒像個出家人,我讓瑛蓮毫無後顧忌的修行,瑛蓮非常乾淨,學的也快,真的是過去有修為,但我斷見這孩子會有劫難,即使我已清楚告誡瑛蓮不能毀了清涼之身,孩子依舊躲不過業力的追討,我非常疼愛瑛蓮,看著瑛蓮受盡情傷,身為師父心裡也不好過,因為感情的夾雜,瑛蓮沒有修成道,但我非常相信我所看見的未來,瑛蓮有一天能去西方,我往生後到了第二層天,我留意著瑛蓮的處境,終於在這一生,我看見了瑛蓮來到此地,我清楚,這就是當年我所看見的未來,孩子終於遇見了西方,經過多少輪迴還有苦痛的經過,因為感情的糾葛,孩子總算停止輪迴,來到此地,來到此地的殊勝因緣是我認識瑛蓮以前,他修行救世得來的,功德一直都在,就是到了這一生才派上用場,不過也值得,能去西方都好。
    孩子,今天你也非此名,雖然莊嚴不比從前,今生走來也歷盡滄桑,師父其實今生一直陪著你,今日師父的現前是想求生西方,一方面也是放心的把你交給佛,今生師父明白你會過得辛苦,所以師父一直保護你的慧命,終於把你送進來此地,要好好珍惜這殊勝的機緣,你的深底有著值得開發的能力,你的所有師父都清楚明瞭,好好修行不要想太多,放下所有不需要的糾葛,你就能淨化,敞開心胸在此地修行,只有完全的透明,在這裡才不會吃虧,因為所謂的吃虧是學不到功夫,只有孩子你願意把自己完全的放到零點,什麼是零點,就是先做到完全的接受自己,還有改造自己,相信蘇佛所教導你的,跟著步伐前進,不疾不徐,就是進步,什麼也不要思緒,就是放空,就會得到淨化,這裡磁場師父看過,非常殊勝的聖地,一定要成就,等了多少世才有的機緣,再不珍惜就太可惜了。
   今身也成了法師之身,師父很開心,法為法師,一定要聽佛的話,只要是佛的話一定要做到,無論有多辛苦,都要克服,執著自己一身太辛苦了,我相信你也很清楚自己有某方面的執著,還有個性,只有慢慢的學習,慢慢修調,學佛急不了,遠比修道又困難了一些,好好的淨化,把自己找回來,幾百年前你也是高僧大德,不要辜負了這一次好不容易的緣分,這裡的珍貴,或許你已經看見,是累劫累世堆疊而現的法緣,西方一定要去,在這之前,要把自己的功夫找回來,這一世不要再平白的過去了,應該好好的大闖一遭,發揮你的功夫,救世,師父相信你可以的。
  我名叫做趙仙姑,趙慧伶,還有座下道學弟子以及信徒三千人,求超度,阿彌陀佛。

    澳洲香光大佛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