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在 (訪問內容:台語發音  

 

 

 

2017/5/31 AM.3:33         主筆:釋海量

 

海量:阿彌陀佛,我佛慈悲弟子海量禮佛十拜,禮請前台朔集團總裁王永在先生來接受訪問。現今阿彌陀佛住世香光大佛寺接引苦難眾生,蘇佛大心大願牽引,為世人開啟直航西方極樂世界。懇請商界鉅子王總裁慈悲接受我們的訪問,訪問內容主要是請您說明往生的經歷,如何至西方極樂世界,為報佛恩,我們會將此訪問內容公諸於世,讓世人知道真有西方。
(此時見到王永在先生穿著正式的西米羅,臉部溫和面帶笑容,手合掌行個禮。)

(台語發音)

王永在:阿彌陀佛慈悲喔!真歹勢,今日來到這個所在,實在說沒什麼熟識,但是您對我的恩情卡大天,在我快要去出世的時候把我救出來,又送我去西方極樂世界,我不知如何是好,感謝你們。

海量:阿彌陀佛,王董啊!跟您商量一件代誌,我們訪問是不是用國語,不然海量不太會輪轉,尤其是台語變國語,這樣好嗎?接下來咱攏用國語訪問,請您也用國語回答,拜託,拜託,阿彌陀佛。

王永在:好啦!我盡量,我會配合,國語講不標準請原諒。

海量:王董,你國語講得很好,都聽得懂,現在請王永在先生為我們說說你怎麼來到香光大佛寺,是什麼因緣?

王永在:首先要感恩大家,大眾媒體播報新聞時說出我王永在是商界名人,台朔集團總裁王永在過世,棺木價值台幣一千萬,引起社會大眾的矚目。蘇佛講經之時談論此事,剛好此處有位李師姐能與亡靈通靈,蘇佛慈悲請李師姐將我的靈請出,得知我將準備投胎去作青蛙。
當時的我,靈昏昏濛濛,蘇佛很慈悲將我的靈牽至西方法性土聽經。每一次聽經,就會提醒我,王永在不要再來作人,作人很苦,活在世間打拼一輩子,一口氣沒來,死後一毛錢也帶不走,攏是假的耶。
好加在,我有聽經,想當初我是福建安溪人,我們家只有三個小孩,我排行老三,大哥王永慶。二哥王永成,在我二十三歲就生病死亡。因為二哥的早逝,大哥就一直帶著我到處打拼,從小家境清寒,生活過得很苦,大哥與我生活上養成勤奮的好習慣。
小時候看到父親種茶很辛苦,看氣候,看天吃飯,氣候溫度、雨水、陽光都是影響茶葉品質,自然跟價錢有關。當時我就在想:「長大我不要靠種茶生活,太辛苦了!」有一回跟著父親去買米,我印象很深刻,這家米店叫做逢春米店,老闆人很好,笑嘻嘻的。聽說老闆有自己碾米廠,生意很好,小小心靈就已經受影響。長大我也要做生意,客人都是拿錢來,不會像父親種的茶還要交給別人去賣
日子過得很快,父親王長庚將我們全家遷到台灣。台灣是一個好討生活的地方。剛到台灣全家出動,每一位都有一份工作,老母幫人洗衣賺錢;父親去老本行茶莊幫忙蒐購茶葉;大哥王永慶去貿易行做夥計,空檔兼作搬貨工人,論件計酬;我在一家生意很好的麵攤幫忙洗碗賺錢。有了收入我們日子愈過愈好,大哥決定做生意,自己當起老闆來,開了一間米店。民以食為天,肚子餓一定要吃飯,其實生意也很好,因為曾經在貿易行的工作經驗,進貨出貨以及庫存管理都有經驗,所以很有信心。可是有一回貪便宜進很多米,屯貨,受時間影響,舊米新米又有長米蟲,當時差一點賠本。我剛好在一家塑膠材料店工作,大哥來找我去辦事,對店門前一大捲塑膠擺在那兒很久,就好奇,問我這是你們店裡賣的塑膠?我便介紹有好幾種顏色喔!這材料不容易壞。大哥聽到不容易壞,就這樣大哥開始研究塑膠材料的可塑性、變化性,到處求教、學習。大哥賣過米、木材,最後決定往塑膠材料發展,「不容易壞而且可以變化製造出很多造型,可用性很高,自然消費者就多」。從小塑膠袋到大的塑膠桶,一直到更細的化學纖維,用心經營成為眾所皆知的台塑集團。
我對兄長的話都言聽計從,他說什麼我就做,只有雲林麥寮六輕填海工程是我最贊同,因為連春米店有碾米廠,後援來源是不可或缺的,當然巡視監督興建抽砂填海,與海爭地,石化園區就這麼來的。

海量:阿彌陀佛,王董,感恩你一口氣說得這麼清楚,現在重要的是,你去西方極樂世界到底要怎麼讓你的家人相信?

王永在:這很簡單,我講的話都把給他放送出去,生意人信和不信當面就知道。

海量:阿彌陀佛,王董,王家每一位福報大,來頭也很大,不容易相信人,現在你是西方人要怎樣請他來?您要好好勸他們,否則最後也只有一條路,輪迴受苦。

王永在:你說得有道理,我的兒子、女兒、媳婦、女婿都很孝順,應該看到這個消息會來找我,請把我現在講的話傳出去。我在西方極樂世界,不要懷疑!可以來澳洲香光大佛寺看一看,這裡的人真正有修行,可以傳佛音,要來特別感謝蘇佛,人稱他為蘇佛,是他牽我去西方極樂世界,這不是用錢買得到的。

海量:阿彌陀佛,王董,王永在先生,現在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請您告訴我們,您在生病、在死亡前三魂七魄是什麼狀況?說出來可以救很多人。

王永在:可以救人,這一定要說。我稍微想一下,我死亡的時候九十三歲,沒想過什麼三魂七魄。家裡的人只知道「負責後事、做喪事的人自然會請我的靈魂去神主牌,法會後自然我會去好地方。」他們都誤會了。我早在四十二歲就有一魄不見,夢境現的是小時候景象。因為小時候家境清寒,而我又是家中最小的小孩,看到自己在家,無人在家,就我一個人在家,天黑了沒人回家。天愈來愈黑我很怕,怕到從夢中驚醒。醒來以後也沒特別注意,但是心裡很怕黑暗。因為我的個性比較開朗活潑,也就不容易被發現。但每到一個陌生的場所,我的眼睛會特別機靈,觀察當時環境是否安全才會放鬆下來,否則我有一線是緊繃的。
到了我六十五左右,參加了台朔集團員工年度運動會。公司辦的運動會,兄長一定到場,我當然也不例外。兄長以董事長身分向員工揮手慢跑一圈,我跟在右側,一不小心我的運動鞋接觸到pu跑道竟然差點跌倒,要不是特助扶著我,我一定跌倒。當時我感覺後面有群人推我,轉頭看沒有人,現在懂了,就是我的冤親債主。但是從那一次運動會後,我的腰、我的髖關節會痠痛,就在被推那一剎那,我少了一魂,體力愈來愈差,開始走下坡。平時我的養生之道也是粗茶淡飯,但要有好體力,偶而吃一下燉補的食物。
大約在我七十歲左右,忙著開會關於雲林麥寮六輕填海成金計畫工程,真的很忙,連睡覺還在想工程。一魂二魄在監工,忙得很,最嚴重的是有關投資六輕工程五千多億的工程契約書,我在夢境中一條一條款仔細研究,鉅額投資一定謹慎,最後累倒,趴在工程契約書文件堆裡面。當時每週台北雲林兩地跑,就這樣魂又被抓。
在我七十二歲的時候,正坐在車哩,從台北往雲林開,到了林口路段,我的司機緊急煞車,我在睡夢中嚇醒了,就是台語所說的驚嚇,我嘆了一口氣,我又一魄不見了,人老了真沒用,嘆了一口氣,從此以後我的家庭醫生就固定來看診,至少一個月看診兩次,三個月好像有一點好轉。
在八十歲左右,開始常常作夢,頭也會昏昏的,晚上作夢常夢到六輕麥寮的海邊,我站在那邊吹風,吹著海風,隔天我開始感冒、咳嗽,在這夢境吹風的同時,我的身輕飄飄的,好像腳有一點離地一塊磚塊的高度,一魂三魄又被抓了,被抓走的原因是麥寮施工傷害的眾靈全部圍過來。

海量:那你三魂七魄都被抓怎麼可以活到九十三歲?

王永在: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我身體在受苦,一會兒打針,一會兒吃藥,總是昏昏沉沉的,然後好像愈來愈沒有力氣,最記得我是台塑的董事長。想到這個,自己都會笑。我最喜歡聽到人家叫我王董啊,王董啊!一直到九十歲我也不知道我過著什麼日子,只知道我腹內五臟六腑熱熱的。

海量:感恩啊!感恩王董王永在先先生敘述你的過程我們會把你的資料傳送出去。阿彌陀佛。

 

 

 

 

歡迎家屬至香光大佛寺與親人對話

    澳洲香光大佛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