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庵大師淨土宗第十一代祖師)

 

 

2017/04/28 PM 08:15 訪問   

主筆:李家嫻居士、資料整理:卓淑鈴居士     

家嫻:阿彌陀佛,禮請淨宗十一祖省庵大師,蘇師姐此次請學子重新訪問淨宗十三代祖師,我佛慈悲弟子懇請省庵大師介紹您的年譜及修行過程,以作為修行人之修習依循,請省庵大師慈悲開示。   

省庵大師:

    省庵生於清朝時代,一家三口過得幸福。雖生活環境不是很富裕,母親對我的愛及細心照顧,小小年紀點滴在心頭;不料天有不測風雲,父母前後得了風寒,相繼過世。無奈寄養在大伯家中,大伯對待我像親生兒子,伯母有了自己的孩子,家中多了一個小孩,而增加家裡的負擔,對我時常不友善。心裡知道沒有父母,只能依靠伯父、伯母,我也認命。也認真把家裡的裡裡外外打掃,也幫忙做家事,甚至劈材。小小年紀,手持柴刀,用盡力氣才能把大塊的木頭劈開,劈材劈到手都起水泡,不敢叫苦,畢竟以此換取寄宿伯父家中所需開銷,免得伯母不好的眼色看待。伯母冷言冷語,有意無意糟蹋人的話,心中創傷,常常跑到祠堂對著父母牌位痛哭流淚,細訴心中的委屈。只有在這裡,我才能宣洩心裡的痛苦,也常望著祠堂的佛菩薩像,問佛菩薩,「人生為何如此」?常常這樣一待就是數小時。

    日子一日一日過,我也長大許多,不想讓人家覺得我是拖油瓶,自己帶著柴刀上山撿拾木材及劈材,來彌補家用。下山回家路途中,常常經過私塾,傳來讀書的聲音,我也很想識字,不由自主走到私塾外面,聽夫子教書。連續幾天我都到私塾外面去聽課,愈聽愈有味,竟然趴在窗口直接聽夫子上課,當下被夫子發現,嚇得我拔腿就跑。連續幾天都不敢去聽課。又過了一段時間,不由自主又再前往私塾聽課。夫子似乎知道我在外面,偷偷站在我後面,我嚇了一跳。我跟夫子說:「我不是故意要偷聽,因為我喜歡讀書,可是家裡沒有錢,對不起」。夫子聽了以後,很慈悲對我說:「你每天這個時候有空閒來,我幫你免費上課」。這是我這一生中識字,感恩夫子的慈悲教導。伯父的小孩又增加,伯父肩膀重擔似乎又變重了,家裡那麼多小孩在吃飯。有時候飯菜都不夠吃,常常餓肚子,也不敢吃太多,我吃太多會受到伯母的白眼。

    心裡想早一點離開這環境,鼓起勇氣向伯父拜別,感謝他的養育之恩。當時我帶著父母親的牌位,離開這個家,想找一個安定的地方先住下來。走了幾日,借住在一個寺院當中,寺院的師父面帶微笑問,「小施主,為何小小年紀就流浪在外頭」?我述說我的經歷。師父安排我在寺中居住,問我會不會做什麼事。我跟師父講,我很會劈材。師父就安排我在一間離大寮附近的柴房居住。每天的工作就是劈材。我很感恩師父收留,我有個居住的地方,還可以我三餐溫飽。每天很認真地工作,一大早比寺院的師父更早起床,怕劈了材,材火不夠給大寮使用,有時還會親自上山撿拾木材及劈材。因個子瘦小,常常背著木材超過自己的體重,回到寺院,肩膀磨到破皮流血,不讓人知道,自己擦藥療傷,怕好不容易得到安定居所,怕不認真而被逐出寺院。

    日子過得很快,又快過了半年,在工作中常常聽到寺中傳來誦經聲及佛號聲,都會跟著讀誦經、唱誦,也希望聽到這些佛號聲,聽到這些佛號聲讓我心平、舒坦,心裡打個妄念:如果有一天我也能進入寺院共修,那該有多好!我的心願,佛似乎聽到而滿我的願。幾天後,我送材火到大寮,巧遇師父,師父對著我微笑,問我:「喜歡誦經念佛嗎?」我對著師父很有禮貌地說:「我很喜歡。我每天工作的時候都會跟你們一起讀經、念佛。」師父笑笑:「好,每天工作之外,準時到大堂跟著師兄們共修。」心裡藏不住喜悅,對著師父叩謝、感恩:「感恩師父,感恩師父」。

    晚上就寢,怕工作來不及做完而耽誤共修,我特別提早把材火準備完畢,換上乾淨衣服,準備跟師父、師兄們一起共修。共修之後,第一次跟著師兄共同一起用齋。師父行住坐臥端莊有儀,省庵欣喜跟著師父學習禮儀。師父很有耐心教我,在修行的過程中如何與人相處,師父常教不要去看別人的缺點,當你看到別人的缺點,反觀自己你有沒有同樣這個缺點。有則改;沒有,不要去批評。保持自己清涼的心。

    省庵自小不愛言語,學佛以後也知道言多必失,二六時中佛號不離口。雖然話不多,能觀察師兄弟有的講話很急,耐不住性子,有的講話欲言又止。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個性及習氣。所以師父教恭敬他人,如同一體,不分你我,就不會分高低。在修行過程中,太多貪瞋癡慢,如何斷貪?睡眠想多睡也是一種貪。在修行過程中,為了怕時間不夠用,為了有多一點的時間來修行及研讀經典,比別人更早起床,比別人更晚入寢,就怕躺在被窩裡面溫暖而貪睡、爬不起來,選擇半躺半打坐修行。

     寺院師兄弟來自各種不同的家庭長大,個性各有不同,各有各的習性及脾氣。有的人個性好強又急躁,做事樣樣搶第一,傲慢心強又愛面子。在修行當中就學個性及習氣都要改進。省庵感謝師父的教導,讓我觀察每個人個性及習氣,而檢視自己是否跟他們一樣。每個人的缺點,省庵都有,我必須一一的克服、去改。師父教導學習淨土,就要靜心還有淨心,如何讓這顆心二六時中安住在佛號中,不因外面的五欲六塵而迷失,要有自覺,勘驗自己起心動念。

    在修行當中,戒律重要!戒律是戒自己而不是拿著戒律的尺寸來勘驗別人。如果有這個心態,就會常常看人不順。對人對事要有慈悲之心,對別人要視為一體,如何做到這點?修行路上不要有起心動念。在修行當中,師父的教導,省庵句句銘記在心;在修行路上,一點一滴,一步一腳印,老實聽話,精進用功,早日找回自性,跟著阿彌陀佛四十八願度眾生。

    在寺院中一轉眼日子過得真快,我也十五歲了,師父觀看我每日認真,努力精進,在師父耳提面命的教導下,省庵精進,十五歲那年正式剃度出家成比丘,嚴守戒律。正式出家後,想更突破,雖平日不愛言語,也怕言多必失,諸事不懂的,請教師父,很少述說自己的心事給師兄弟知。在漫長的修行路中,也常遇到困境,例如:晨間比大家更早起,把自己分內的工作提早做完,精進拜佛、誦經、研究經典。師父常讚揚,有時招來嫉妒,背後毀謗,心裡知道師兄對我超越他們心裡很不是滋味,常在大眾面前雞蛋挑骨頭,找我麻煩及給我出醜。當下忍下來,心裡告訴自己,是自己做得不好,才會引來師兄不滿,虔誠道歉,虛心地請師兄教導。師兄得理不饒人,更大聲地辱罵,只能點頭說是、是、是,是我的不對,心裡默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等師兄氣消才離去。自己以為修了很有定功,境界來才分曉,原來外表雖是如如不動,內心波滔洶湧。境界來考,瞋恚心也被燃起,才知自己也沒有考過。事後細心地檢討自己,雖不喜歡言語,在人與人的相處,多去關心師兄弟,多面對微笑。改變自己,不改變別人。反觀自己,真心真意地對待,用一顆至誠心感動別人。

    一路走來也是遇到魔境來考,當別人嫉妒我,反觀自己有沒有嫉妒之心。又細細地檢討,還真的有微細的波動,如果不留意,還真的讓這個嫉妒偷兒深入心裡!

    當修行的過程中,想減少睡眠用更多的時間在修行,也常遇到困境,尤其拜佛誦經時也常昏沉,眼皮不聽使喚地閉上、睡著。當下會捏自己的大腿,也會用冷水沖臉,讓自己快速醒來。為了更要克服自己的昏沉,在冬天的時候,讓自己不多穿衣服,讓自己身上受到冰冷,受凍就不會昏沉。

     修行過程中,最怕傲慢心起。當自己努力用功精進,深入經藏,了解經文意趣,更知道因果的恐怖,畏因怕果,怕一個不小心就落入因果。在修行過程中,習氣有時也難改,當自己愈來愈進步,別人讚揚,心裡難免起了歡喜心,當下讓這個傲慢心慢慢升起,微細的波動自知,而被這個讚揚聲而把它覆蓋。還好我師父洞察,從旁調教,問省庵:「你修得如何」?當下省庵覺得我進步很多。師父再問:「修行之中,如何做到無心?那別人要讚歎你的時候,你起了歡喜心,自己覺得修得很好而心生歡喜,那你就不清淨了喔!你的心會被外境而牽引,哪裡來修得很好!根本一點工夫都沒有」!師父當頭棒喝,讓我頓時清醒,這個傲慢心及歡喜心,就不能讓它偷偷地入心底而不自覺,這也是修行的最大障礙。

    修行過程中,因個性強,又在不同生活環境長大,各人生活習慣不一樣,想法也不一樣,雖然寺院儀規而必須遵守,因個性的不同,處理的方法也不同,難免產生一些衝突。例如說:某些師兄弟私底下行為不好,勸導糾正,省庵較不擅言語,直接了當就講出而不知不覺傷了對方的自尊心。事後師兄心中懷恨在心,趁機報復,暗中找碴,甚至在我茶水中下藥,讓我腹瀉不止、脫水。事後師父得知事情的來龍去脈,把師兄教訓:修行人就是要慈悲心及包容心,不能接受別人的勸導,反而生了瞋恚之心,這哪是學佛人哪!

    師父每日教導要純淨純善,一切人一切事視若自己,師兄他對我的建言不能接受,又起了報復之心,這哪是出家人!比世俗還要世俗。然後師兄也受了懲罰,道歉。今日發生此事,師父言,如果要勸導別人,要觀機而行,學佛言語要柔和質直,善巧方便,也不至於得罪人。師父言:反觀自己,如果自己有所缺點,試想別人點出你的缺點,你也能虛心地接受嗎?細細地去檢討,有時候微細的念頭當下真是沒有察覺,甚至自己也會起了瞋恚之心。師父教導虛心地接受,日後對師兄弟們言語更要柔和直質。如對方有犯錯,能勸導則勸導,不能不勸導,當作沒看見,避免對方起了瞋恚之心,這也是慈悲。修行當中,雖然各人修各人的,人與人之間關係要相處得好,避免許多障礙。

    日子過得很快,出家已過了三年多,心理、生理也產生微細的波動,寺中也有些夫人和家親眷屬常來禮佛、聽經,不敢正視女眾,這也是戒律,我知不可犯戒,不知自己修得不好,這段時間生理常常起了波動,夜夢中夢見寺中來了一位可愛的姑娘,跟著母親來供養。這位姑娘可愛活潑,長相甜美,不停地師父長師父短,微笑時現出兩個酒窩,真的很可愛!不知什麼時候起,這個夢連續出現幾天,明知不可為這種犯戒。自從那天起,心裡的波動不止。自從修行,第一次無法控制自己的念頭,而不自主地去想,想斷這個念頭,一直斷不掉。當念頭來,佛號也壓不住,內心波滔再也忍不住,是在大冬天下,泡冷水降自己的慾望。事後找師父一一敘述這個過程,師父摸摸我的頭,徒兒,這是過程,這是青少年所要經過的過程。因我們是修行人,必須斷掉慾望,萬惡淫為首,這個慾,害多少世間人!擺脫不了六道輪迴,尤其是出家人,這個慾沒斷,地獄門前僧道多,尤其是出家眾犯了淫戒,是要下銅柱地獄的。出家人是親教師,以身作則,作出典範,傳承佛法,廣度眾生,傳承如來家業。

    展開自己的心理問題,接受師父的意見,在那段日子,自己生理有了波動,努力把佛號持好。再不行,就再去劈材。有時候打掃大殿裡裡外外,讓自己的體力透支,甚至自己泡在冷水之中;有時跪在佛前懺悔:弟子罪重,難破這一關,求佛慈悲加持。感恩佛力加持,師父從旁輔導,自己努力地突破這個關卡,熬了最難熬的日子,終於讓我突破。七情五欲把我這個假身害了如此慘,這個身如果不放,五欲六塵也常常偷偷侵入、占據心中而不自覺。

    省庵修行當中雖然五欲六塵淡薄,心中雖然二六時中佛號不斷,微細的念頭波動,也常在考驗之中。修行當中,名利的誘惑都是虛妄,當太多掌聲之中,對我讚歎、美言或護持,不自覺陷入傲慢,太微細的念頭,如果沒有自己勘驗、自覺,一旦陷入名聞利養之中,百萬障門開,無法脫身。例如:省庵在一路修行當中,太多太多魔障來考,以省庵所經歷的故事來敘說,師父一路在修行當中陪伴及教導、勘驗,省庵修行當中,所犯過錯從中學習去改過。

    師父的栽培讓我能在經典中專研,甚至講經說法,教化眾生。慢慢地我也開始訓練講經,剛開始在師父講經的時候做了筆記,有不懂的地方,請教師父,從師兄弟當中學習講經,師父從旁教導。而後師父慢慢放手,讓我去講經,在講經當中學習。在經典上省庵做到經典所講如未做到,省庵私下自己檢討改進,從過錯中學習、進步及成長。省庵講經,信徒慢慢也愈來愈多,甚至有護法來護持,信眾來請教問題,一一替信徒解決問題。當名聲愈來愈響亮,也是在考驗有沒有被名聞利養而迷失。舉例講,當護法及信眾愈來愈多,對省庵的恭敬,甚至禮請省庵到外講經,甚至一大把銀兩布施,外出的時候豪華馬車來接送,到了目的地,信眾虔誠恭敬地跪拜,對著信眾點頭微笑,慢慢往前邁進,進入講堂升座,望著信眾恭敬景仰,有秩序走在台下恭敬地聆聽講經。省庵講經時,針對信眾的問題一一解答。講經說法是為了一切靈靈眾生,了解阿彌陀佛,了解西方。

    用這個假身來修行,無過於修這個心。我們這個心,常常向外發展,貪瞋癡慢、五欲六塵而迷惑顛倒;這個心常常受到外境誘惑,如美色在前,哎呀!這些男眾們難逃美人關,那女眾啊,親情、愛情總是綑綁著自己,放不下,總是東掛一個,西掛一個,哪來得到清淨心?一切都是假相,世間人偏偏要把這個假當真,這個要抓得緊緊,那個要抓得緊緊,覺得這個是你的,到最後把自己拖累得不成人形。最後要走的一刻,望著兒女、想著兒女,不想彌陀,你看看,這樣怎麼能去西方,又要去六道輪迴!

    名利也是一帖大毒藥,修行人要有清淨之心,對名聞利養要淡薄。偏偏世間人都是有一少一,多還要再多,卻不知這些再多的金錢及名利,死後一毛也帶不走,唯有業隨身。希望大家既然修行,要看淡這一切。如果硬要把它緊緊抓住,又放不下這些名利,這些名利也是魔障,誘惑你高高在上,自以為有錢,不懂謙虛、謙卑。既然學佛,家財萬貫是上輩子修來的,不要去執著它。如果能用這些金錢做一些對社會有意義的,來幫助世人,那也是功德一樁。省庵因為從小困苦,了解困苦的人的心境,所以對這些生活困苦又喜歡學佛的人會特別去幫助他有機會認識佛法、認識阿彌陀佛,讓他在修行道路上不至走太多的冤枉路。

    這一路講經數十載,被邀請到各地寺院講經,也認識很多法師,互相切磋佛法的深奧,共同研究經典裡面的意趣,互相探討這宇宙人生的奧妙。更在講經說法,把佛法傳授出去,讓佛法能深入人心。深信阿彌陀佛的四十八願大願大力,慈悲不捨眾生輪迴在六道,更推廣阿彌陀佛。讓世人認識阿彌陀佛,也是我們各各的責任。知道自己責任重大,不敢懈怠,所以常被邀請到處講經說法,所到之處,信眾恭敬歡迎。當太多的信眾護持你及恭敬你,這也是在考驗我的道心有沒有被名聞利養蒙蔽。微細的念頭一點一點慢慢地升起,如果不去檢視,怎知不會被這個名利覆蓋而不知!

    就如當我進入講堂講經時,信眾列隊各各恭敬,甚至有的跪地歡迎法師到場,不知不覺傲慢心就升起,心中知卻被自己歡喜心而壓住。明知不可為而為,這是很多跟我一樣是講師的通病。今日能講出來,讓這些後輩的講師作為借鏡。因為省庵當初明知這個念頭不可起,卻被這個念頭牽引,這個名利悄悄滲入我的心底,這恐怖啊!明知這個不可為,起貪念,喜歡被信眾恭迎的感覺。

    甚至在夢中也常夢到自己在講經說法,萬人恭敬聽法的畫面,連續常常作此夢境。而沒多久得了風寒,就在這一次風寒過後,時常不定時咳嗽,喉嚨緊而癢,當時大約三十七歲左右,這個症狀似乎停了又來,年復一年,狀況一直未改善。弟子關心,弟子及信眾提供很多偏方,煎藥而服藥,一直沒有改善我這個咳。在我講經時困擾我許久,慢慢傳承弟子們去弘法,退於幕後傳承淨土、弘揚淨土。

    講經說法數十載,也知道一切的病痛都是冤親債主干擾,實在不知道冤親債主完全在我的體內干擾障礙。身體一天一天的虛弱,我也知這個假身是來修行,這個臭皮囊能用多久就用多久,我有多少時日便盡一分力量來弘揚佛法。

    每日佛號不離口,為求彌陀接引西方極樂國。彌陀知我這色身不堪使用,通知幾時來接引我,心裡怕講出去給弟子們聽,讓弟子不捨,怕自己也牽掛而去不了西方,閉口不講。當日招集弟子,對弟子們訴說你們既然成為佛門弟子應該盡心盡力傳承佛法,以身作則,而扛起如來家業。今天為師色身不堪負荷,彌陀慈悲要接引西方,為師希望專心念這一句彌陀的聖號,送為師最後一程。弟子們各各不捨。有的痛哭流涕,我知不能心軟,不能回頭,一句彌陀聖號,弟子集體用心地念,省庵頭也不回,阿彌陀佛手持蓮花接引省庵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世壽四十九歲而往生。

家嫻:請問省庵大師,在您於人生的谷底時,您的伯父善待您,您的師父對您照顧有加,請問過去生中是什麼因緣?

省庵大師:

    我六世那時候我也是出家人,在寺院外面打掃,忽然從樹上掉下一隻小鳥。看牠奄奄一息,放了手邊的工作,手捧著牠,細心照顧牠,等到牠身體復原,再把牠放生。我跟伯父就是這段因緣。

    至於我的師父,也是我這一世出家的同門師兄弟,過去生中我倆互相照顧,互相研究經典、如何修行。沒想到這一世我們又因緣巧遇,他把我引入佛門。感恩師父,讓我這一生有成就。

家嫻:再者,請問省庵大師,私塾的夫子為您免費教學,讓您能識字,他跟您是否也有一段因緣?

省庵大師:

    三世的時候,我是個富貴人家,樂善好施,常常幫助窮困的人家。某日,收租金回家路途中,巧遇一位小孩,衣衫襤褸,偷偷地在私塾外頭學習。我上前拍拍小孩的肩膀:「你喜歡讀書嗎?」小孩點點頭。我牽著他的手,進入私塾,跟夫子商量這小孩能進入私塾學習,一切費用由我負責。順手拿了一筆錢給這個小孩幫助解決他家裡生活的困難,讓他安心順利地進入私塾學習。這段因緣就是這麼巧妙。

家嫻:感恩省庵大師慈悲開示。請問省庵大師,在您年幼時父母感染風寒,相繼過世,這是否也有過去生的因緣?

省庵大師:

    大約七世的時候,省庵為畜生道,為狗身。因母狗生產太多小狗,不夠奶水餵食,而我瘦小,搶不到奶水,幾乎奄奄一息。剛好有一對夫妻賣菜經過,看到我可憐,把我撿回家餵養。而我身體一天一天的強壯,整天跟著主人,跟進跟出。我常常逗主人開心,因主人膝下無子,我是唯一家裡最親的人。雖然我是條狗,我了解主人的喜怒哀樂。當他們悲傷的時候,我裝可愛,搖尾巴,在地上打滾,逗他們開心。如果我看他們心裡無助,我會把頭伸入他們的懷裡撒嬌,讓他們忘記一切煩惱。因當時兩夫妻已經上了年紀,跟我相處的時間大約三年多,兩夫妻相繼去世,在未去世之前未放下我。主人未過世之前曾言,如有來世,他想我們能成為父子。我們的因緣就是這麼來的。我們的因緣也是短短的三、四年。感恩這對夫妻過去生中對我的照顧,感恩這一世又成為我的父母,用心地照顧我。雖然緣分只有短短幾年,感恩父母的再造之恩。

家嫻:大師慈悲啊!弟子感恩省庵大師開示。最近我們師兄弟們在探討三魂七魄,請問省庵大師,您三十七歲夢到在講經說法,萬人恭敬聽法,之後得了風寒,請問大師這和魂魄的牽引有關嗎?

省庵大師:

    省庵在經典中知道累劫冤親債主,卻不知累劫的冤親債主一世一世都在我們體內的細胞。講經說法時也知道我們身上是一個小宇宙,外頭是一個大宇宙。是因為台北香光佛室請眾時省庵榮幸能參與請眾,才得知我們的五十兆細胞都是我們累生累劫來的,不管是愛、恨都在這個細胞裡面。

    因為香光佛室請眾,當時的蘇居士慈悲,把請眾的眾生送往西方極樂世界,有福報的人都往生西方,沒福報的,不是去天道就是投生人道。這是香光室請眾最大的利益眾生。外界不知,這個宇宙這麼大,有一個人像蘇居士心量這麼大,一生只為眾生,不求名利,今日香光室成為香光大佛寺是蘇居士的心量遍法界虛空界,眾生如此福報而受度。所以香光室現在成為香光大佛寺,諸佛菩薩讚歎及護念。

    省庵說起來慚愧,因為執著在這個講經說法的場面,殊不知在夢境中省庵累劫的冤親化現在這個夢境中,也是我的執著進入這個夢境而不得出。這所謂空間之中,身上的一魂七魄也是自己的喜好在夢境中,而冤親債主化現自己的最愛,而慢慢一魂七魄被牽引而出,而守在這個空間之中而不得出。這個一魂七魄一一被牽出,我的身體慢慢一點一點被冤親債主佔據,而身體慢慢就敗壞。

    如果香光大佛寺探討人體的三魂七魄,世人不知為什麼會生病,都是我們的魂魄幾乎被最喜愛的人事物,冤親債主化現在夢境中把我們牽引出來,再佔據我們的身體來索討。省庵也不例外。因為執著在這個講經畫面,所以被冤親找到。所謂的冤親就是我們累世所結怨的,都在我們五十兆細胞裡面。

  相信你們也很好奇,想知道這是幾世的眾生找到?這也是過去生中五世的時候。從小家裡富裕,不愁吃穿,父母疼愛,讓我飽讀詩書。母親虔誠供養觀音菩薩,是虔誠的觀世音菩薩信眾,每當初一、十五母親就帶著我到寺院供奉佛祖及觀世音菩薩。

  當時我聰明好動,常常喜歡在寺院鑽來鑽去,也喜歡跟著師父誦經,模仿他誦經的模樣。當時小小的年紀,記憶好,很快就把經文記到腦海,常常跟著師父一起讀誦。母親在旁看著我的模樣,心裡歡喜:我的兒啊!聰明伶俐。而師父跟母親說,你的兒子跟佛有緣,希望有一日他能回歸佛門、皈依佛門。母親只是笑笑,點點頭,不作回應。

    就這樣過了幾年,也到我上私塾的年紀,我竟然過目不忘,只要夫子所教,我幾乎很快學會。比一般年紀的小孩更成熟,好問,夫子常常被我問到不知所以然。慢慢地長大,所學好像不能滿足我,母親盡量找更有能力的夫子來教導我。沒多久這些夫子一一都被我考倒。母親再度帶我到寺院,遇到師父,師父笑笑:終於我們又見面了。母親無奈地微笑,這個孩子過於聰明,有時難調,求師父慈悲開示。師父對母親講,把這個小孩留在寺院幾日,好好用佛法來調教。母親先行回家。

    就這樣我進了寺院。師父帶著我走到一間所謂的藏經閣,裡面琳瑯滿目的經典,我很好奇,真想把它朗讀。師父說:「你盡量看吧!三餐我會找人把你送來」。還在旁邊幫我設立一個安頓的地方讓我累了可以睡。就這樣我一頭栽了進去。翻閱經其中的奧妙,不是我私塾中能得到的。過了一個禮拜,母親親自來接我回去,我對著母親大人說,我不想回家,我想待在這裡,這裡有我想要的,我想住在這裡,我想出家。跪地求母親成全。母親對我不捨卻抵不過我苦苦地哀求,點頭答應了。母親帶著淚水黯然地離去。

    就這樣我出了家。師父知道我喜歡研究經典,他不拘束我,放任我在藏經樓,找尋我所要研究的經典。當時幾乎我所讀的經典都過目不忘,被師父安排我翻閱經典及抄經。當時小小的年紀又得師父的疼愛,自己起了傲慢之心。有時講話得理不饒人,也得罪了許多的師兄弟們。師父私底下教導傲慢心不可有,出了家不比在家,高高在上。在寺院當中要有一體觀,不能分彼此,更要有慈悲心去包容那些能力比你弱的人,這才是慈悲之心,以身作則,以後再度化更多有緣的眾生。

    雖然師父的教導句句銘記在心,當眼見師兄弟做起事來笨拙,我就看不順眼,跟他們講話帶一點不耐煩的口氣,傲慢心在作祟,讓我得罪許多師兄弟。多人見到我不想跟我講話,退避三舍。在修行中,聰明是要幫助更多的眾生,是要用對地方而不是專門看不起自己的同門師兄弟。我這些師兄弟有的個性憨厚老實,常被我言語傷了遍體鱗傷,我還自以為了不起。許多因我離開這個佛門,甚至瞋恚心起而入了魔道。省庵回顧過去自己傲慢及無知口業所造傷了這麼多同門師兄弟,省庵這一世因執著在講經學的夢境中,同門師兄弟化現我最喜愛的夢境,引我入夢境,把我的一魂及七魄牽引在空間之中。

    當初我讓他們有口難言,所以他們恨之我入骨,師兄弟占據我整個喉嚨和胸腔,讓我講經的時候咳個不停。他們用此方法報復我。見到過去生無知、傲慢所傷這些師兄弟們,真誠虛心懺悔,省庵慚愧懺悔過去生中所造之惡業。今生所得之果報,因該懺悔言語造作所傷同門師兄弟。學佛最終是要救世跟佛學,學如何柔和質直、和顏愛語。傲慢心使然,造了因得了果,一點一滴都逃不了因果。以我過去生中所造罪業,來奉勸出家人要看自己的起心動念,不昧因果。

    這一次香光大佛寺再度訪問十三代祖師的年譜,榮幸能接受訪問,以我修行過程中受到許多的挫折中,學到如何去排解萬難,如何在修學淨土把這顆心安住在佛號中,不讓這顆心在五欲六塵中而迷失。在修行中一切皆虛妄,一點貪愛都不行,都不能執著,無有一絲豪的執著。微細的念頭牽引,而被冤親債主找上,牽引到喜好的空間中,很難脫離。世人不知身上所有的細胞都是我們累生累劫所結的冤親債主,一旦有一絲毫不好的念頭就會被牽引而出,而被找到,在我們身體的某個部位來復仇。念頭純淨純善,改變為純淨的細胞,才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因為西方極樂世界是諸上善人俱會一處,是純淨純善。以我的年譜給世人作為借鏡。阿彌陀佛。

家嫻:阿彌陀佛,感恩省庵大師慈悲開示。您的年譜出來,整理成冊、出版流通,能夠幫助許多修行人在修行道業上如何修行、如何精進。

澳洲香光大佛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