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ve Jobs 賈伯斯

「空間中的女子」

2017/10/11 AM 4:52  主筆:釋法心

 

賈伯斯:

    一道亮光劃過天際,不是流星,也不是星際特殊日,是宇宙間無比殊勝的超度隊伍。隊伍穿越大地間,看起來一個小小的動作,所幫助的數量令人無法想像,無量數又無量數的泥土,還有在裡面生活的蚯蚓,螞蟻、邱形蟲,等蟲子,蚯蚓甩甩身,再找泥土,泥土是蚯蚓依存的夥伴。他們在泥土裡鑽,就像魚兒優游於水一樣。就在把大家帶上來,佛光掃過後,他還是一樣的慣性,扭捏身體。賈伯斯在旁邊看了愛笑。不過這樣的情形很常發生,被救度的眾生因為瞬間的改變,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有的都還呆呆地,一頭霧水,可是我們超度隊伍的實力,就是以快跟準。

    今天的冰山行程,就在海獅還沒變回人時,我跟海獅握了手,身上有鹹魚味,肯定是平日吃太多葷食了,水草和魚類嚥下時沒有調平,才會這樣。稍微探討一下時隊伍快速得通過。

賈伯斯不得不前進。

    怎麼有女子在哭的聲音,賈伯斯往四邊望,什麼也沒看到啊,這到底是哪來的?在看遠一點,是空間傳來的。有沒有要幫忙的啊?可是是女的,又哭的這麼犀利,賈伯斯怕怕的,前進又後退了幾次,就是躊躇不前。哎呀!氣死人了,浪費時間。算了,看就看,男子漢,誰怕誰。上前去到那,看到一個女子,坐在鏡子前面一直哭。鼓起勇氣問他,你怎麼啦!女子聽到有人跟他說話,以為是他要等的人回來了。抬起頭來笑,一看到是我,又大哭了。賈伯斯:「你幹嘛一直哭?」女子還挺兇的說:「等郎君你看不懂嗎?」賈伯斯:「你這麼兇,郎君是不是…跑了。」(賈伯斯已經很小心翼翼的講話了) 女子:「哇~(哭得更慘了)」賈伯斯心裏就想說,死定了,刺激到人了,不慈悲,於是提起勇氣說:「他去哪啦?」女子:「被我給刺激跑了,我不小心笑他是窮小子,他一氣之下就跑了,都沒回來。」賈伯斯:「那就是你的問題,有什麼好哭的。我們這年代,女的都比男得厲害,你可以跟他們學啊!幹嘛一定要哭。」女子:「可是我很苦耶!」賈伯斯:「那是你自己想的。」女子聽了我一的話,有點疑惑自己現在的行為。」女子:「那我現在怎麼辦?」賈伯斯:「跟佛走,成為佛弟子怎麼樣?」女子:「那…要剃光頭嗎?我很愛漂亮」賈伯斯:「可以不用。」女子:「那怎麼走?」賈伯斯:「有看到前面很多人朝光去嗎?」女子:「有啊!」賈伯斯:「念南無阿彌陀佛,不要回頭,也不能想任何事。」女子:「好。」賈伯斯放心的走了。但後來想一想後好像又有一點不放心,回頭一看,怎麼好像還在原地,在幹嘛啊!於是飛回去,賈伯斯:「你幹嘛不走?要不是我回頭,你就失去當佛的機會了。」女子:「我怕郎君回來找。」賈伯斯:「不會了啦!等那麼久都沒回來,放下啦!」女子:「好啦!」賈伯斯:「我盯著你,快點往光走。」女子露出感恩的表情,走了。賈伯斯拍拍胸,心想,還好沒露掉一尊佛。微笑繼續前行。賈伯斯順便確定一下空間中的眾生菩薩們都有順利的出來,我最沒功夫,押後來確認一切。

    接下來大家飛到太平洋上空,咻的一起往下!整個半球的海域都開始大翻轉了,海底生物們開始往上再往上,無邊際的一起往上,海洋生物們從來沒有逆流而上的,他們也覺得很新鮮,因為他們從來沒有這樣的際遇過。衣服脫掉後,有很多是來自年輕小夥子,水上活動是他們最愛,他說他們早跟水可以融為一體了,大海的特性他們都懂,難怪成為他們的一員。連海溝縫縫裡的小蟲都被帶出來了,他們在那生活很久了,聽說是造業比較重,才一直在那暗無天日的地方。當然我賈伯斯要問個清楚來警惕大家了。蟲兒說他過去是個大老闆,做生意總是剝削、壓榨員工,讓他們生活快要過不下去了,日子暗無天日,沒有一點光彩和希望。所以這商人死後就先下了地獄,在當海溝內的蟲子受報。他說他在死前就已經眼睛看不到了。呼~還好賈伯斯沒有剝削員工。還有那海底微生物,因為心量太小,總是看不起人,也自己受報。現在的因果報的很快的,人類應該要有所覺醒。

    今天在雲朵上飛翔也很快活,順便拉著他們一起走。大家走囉!一起做佛去。好像在玩遊戲,原來度人是這麼快樂的一件事,難怪阿嬤每天都那麼法喜。

    今天賈伯斯還在動物後面趕動物,跟著他們一起賽跑。跟在跑最快的鴕鳥後面,氣喘呼呼的,還是跟不上,他跑著跑著就變人了,是個黑人。賈伯斯很久沒跑步了,累了,累了。用觀想的快一點。看著他們一個個的恢復原狀,賈伯斯很高興。

    今天的超度結束後,賈伯斯手揹後頭,吹著口哨,回到香光大佛寺念經了。

 

 

賈伯斯

    澳洲香光大佛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