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尺寸的磬

 

中峯三時繫念法會-第一時

 

2017/9/10 PM 2:21           主筆:釋法璽

磬:
   我是小尺寸的磬,原本香光大佛寺使用的大磬已經損毀了,不是因為人為的使用方式損毀,而是我們有其他的原因,一直都必須相當響亮,法事超度之際我們總是扮演著相當重要的角色,並不能夠有所變異,我們的聲音一直可以用來降伏齊同參與法事的靈靈眾生,令大家得以有正向的能量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因為大大的磬現在暫時休息了,換我小尺寸的磬上場,剛開始第一次敲響,我還有一些不好意思,因為我跟原本的尺寸至少差距的兩、三倍,我也休息在櫃子上了好久了,第一次敲響,我只露出微微的音聲,因為我也還在試試我自己的聲音,終於在這幾天下來,我也適應了這一切,不錯,雖然我知道我只有代替這個位置幾天,等大尺寸的磬修好回來,我就會再次回到櫃子上,但我知道我會被記住的,在櫃子上,來來往往我見過大家,但是大家似乎很忙碌,或者根本覺得我太小,常常把我忽視了,我都知道,大家走來走去,只不過我不能告訴你們我都知道,這次我能夠派上用場,我自己也好高興,這幾天我非常開心,我也知道我要去西方了。
    這次被使用來當作取代的法器,我很高興,短短數日的功德積聚,我也足以可以往生西方了,這裡時常的法音宣流,我也聽了一段時間,我很明白我要離開了,大尺寸的磬,他告訴我,他也想要去西方,他是後來從中國內地過來的,其實磬聲每次敲響,聽聞音訊者都能突破空間,當然只有這裡的磬音能有如此功能,我也待過其他道場,同樣是磬,那些地方就沒有這種功夫,現在我才知道,似乎跟修行有關,這是一種能量的傳遞,曾經我待過非常大的磬,但他們的聲音就沒有這麼殊勝,他們的磬聲散發出來的聲音比較低、沉,沒有像這裡的洪亮,很特別的道理,但是真的是這樣。
    我知道可能蘇佛會問我為什麼會去當磬,我是八百年前的和尚,但我不認識常仁法師,雖然差不多時代,我是一名和尚,我主持一間佛寺,在內地,杭州附近,當時寺院建在半山腰上,香客很少,但是我的磬聲很響亮,我不曾到過其他寺院,但是聽過的香客、信徒都是這樣告訴我的,我其實也不太明白,當時我的師父教過我如何打磬,家中的磬是師父親手做的,雖然紋路有些特別,但這是世上絕有的好磬,常常敲著他就會想起我的師父,我與師父感情很好,寺裡就只有我們兩個,師父年邁,留世不久也就過世了,過世時,師父將寺院留給了我,我每天就是敲磬念佛,早晚課也讀誦經典,夜裡我也鳴鐘迴向給我的師父,因為我覺得他沒有到西方,我希望我自己努力一些做功課,幫助師父可以早日解脫他現在的困境,我念佛念的很勤,不知道哪時候,我的磬聲就變得如此響亮。
   一次念佛的時刻,似乎菩薩送來了訊息,說我師父從地獄救拔出來了,不管訊息的真偽,我都好開心喔,我繼續精勤的念佛,又一日寺裡來了一隻小白狗,久久不願離去,我心知他似乎有話要說,可我也聽不明白狗在說話,我示意要他來聽我念佛,果真這隻白狗乖乖的坐在大殿,聽著我每日的課誦,還有念佛音聲,不久這隻狗變得越來越漂亮,仔細觀察,似乎還跟著在念佛,不知不覺與這隻白狗也相處了半年,其實無意飼養,日子就這麼過了一天又一天,半年過去了才想到不如為他啟個名字好了,有趣的問著狗兒你想叫什麼名?沒想到無意間的問句,卻聽見狗兒明確的回答道他要叫「德明」,我驚訝的看著這隻狗,這清清楚楚的聲音,還有這是我師父的法號,我抱起狗一直痛哭,沒有想到我的師父會這麼淒慘,隔日狗兒就不見了,菩薩再次傳來音訊,告訴我,這是師父的因果,要我不必掛心,我雖然明白,但還是放不下。
   我的師父,真的很好,對待我就像親生父親般疼愛,從小我無父無母,被丟棄在荒郊野外,是師父救起了我,我不管師父是什麼樣的為人,我就是無限的感恩,我會知道師父死後的報應,不是我厲害,是我知道師父假出家,我曾撞見師父還與家裡的妻兒有聯繫,起初我也不覺得不好,但一日我看見師父俗情越來越深,師父與俗家的妻子又再次發生關係,俗家又增添了孩子,那時我就知道師父會下地獄,因為我清楚看見地獄的閻王,派了鬼王到師父寮房裡抓人,偶然間的撞見,我並不害怕看見這些,只是心中很難過師父的未來該怎麼辦。
   我一輩子都沒有出去過寺院,就是自己在寺院裡念佛,我似乎一直都很單純,但我唯一就是放不下對師父的情感,我在五十多歲過世,死後我進入了師父留下的那個磬裡頭,因為這是我最喜歡的地方,我不知道有西方世界,但我知道阿彌陀佛真實存在,我經常看見佛好莊嚴的模樣,在世時我不曾與佛對話,只有偶爾與菩薩說過幾句,這就是我的過去,我可以證明香光大佛寺的這些修行功夫,因為我也有過類似的經驗,但我沒有這麼好的因緣,所以只有淺淺的能力而已,真的只要單純,還有淨化,信佛,這些並不是不可能,而且非常的純正。
   這裡的磬聲非常純正,而且洪亮,非常適合用來降伏魔怨,這裡的功夫真的很深,如果有機緣,你也應該來見見,我叫做釋宏正,就我一個人,我是小尺寸的磬,求超度,阿彌陀佛。

法璽法師:請問您的師父現在在哪裡?需要為他寫牌位嗎?

宏正法師:感恩香光大佛寺的慈悲,我的師父現在為五歲的男娃,出生在貧困的家中,現在只有師父自己好好的成長,誰也幫不了他了,感恩慈悲,阿彌陀佛。

 

    澳洲香光大佛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