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嘉宏居士、賴柏雅居士之三魂七魄

 

(訪問二殿閻王-楚江王)

 

訪問時間:2017/01/16  

 

蘇師姐:楚江王慈悲,我這孫子邱嘉宏他的魂魄有沒有被抓?他有時候也不能作主,有時候慈悲起來是很好,一沒有慈悲他的臉部就變了,就被控制,請楚江王慈悲開示。

楚江王:沒修行之前是好人,修行之後轉變成壞人。

蘇師姐:楚江王慈悲開示,我聽不懂。

楚江王:沒修行之前真正是乖孩子,慈悲、慈善之人;修行之後戒律嚴謹,一旦沒了戒律,自私想自己,執著自己的家親,便就是壞人。棄虛空法界眾生於不顧,眼裡只見想要慈悲對待自己的妻子,想要慈悲對待自己的家親,卻沒有慈悲對待自己身體空間的靈靈眾生,這是壞人啊!故其實學佛之後,嘉宏孩子啊!有時所顯現出來的個性並非真正的純正。

蘇師姐:楚江王慈悲他是身體被利用嗎?他身體有被附體,被冤親侵襲嗎?我看他的臉好像不是他本人,昨天進來我看他不是他本人,眾靈怎麼這麼多啊!

楚江王:目前孩子當前便非是他。

蘇師姐:邱嘉宏,你的靈被抓走了,昨天你進來,我看不是你

楚江王:孩子啊!在澳洲與在台灣不應該生活作息相差太大。夫妻二人不是沒有人點醒,仍是執著自己所想要的,畢竟憋了七個月,該收手了,但仍是屢勸不聽,也是沒有辦法。但是每每、每次進到佛堂,這面相騙不了人,佛光一照射之下,體內所含藏的都會顯現。孩子,這是在救你,不是想要約束你,沒有人想要管一個人,這有多累啊!

蘇師姐:閻王慈悲,邱嘉宏的三魂七魄還在嗎?

楚江王:當然也是有失去,一魂三魄。

蘇師姐:一魂跟三魄不在了是嗎?閻王慈悲那一魂到哪裡去了?

楚江王:當然是在女人堆之中。這一輩子的個性,雖然看不出是如此的多情公子,但過去比比皆是。過去世中,前些日子所顯現的,曾經是漢高祖是吧?這一段過去也還沒超度。而近來因為零零散散,除了在澳洲集中聽經之外,其餘時間都是零零散散,有聽無聽,這能夠請出的眾生也是有限,而請出多半亦是福晉。可知福晉於哪一朝代啊?

蘇師姐:清朝。

楚江王:那是不是僅於一世之事啊?

蘇師姐:那一世好像是作王爺是嗎?

楚江王:吾想表達的是你還有很多世有些尚未現前,有些尚未超度,就只因聽經不夠,尚未出現。而尚未出現這些,有些或許會因為做佛事積功累德,譬如說你在澳洲佛地這草原,蘇居士派你去這周圍環顧的,做這雜事、除草,做這勞苦之事,常常弄得自己精疲力盡。有些未現前的過去世,因為受到感化,因為積功累德的庇蔭,直接去的也有,但是還在體內的也有。

  要知道你還要面對的很多。如果真心想走修行這條道路,應該是定下心來。第一個先救自己的眾生,自己的眾生還有這麼多在空間中等待。其他還沒現前的先不提,這漢高祖這一代,歷史去查一查,雖不是一個壞人,但所欠下的業也是不少,超度了嗎?尚未啊!所以還有時間讓你在塵俗之中安逸嗎?您不說吾也知道,近來這些日子過得是安逸、快活之日子,沒有人約束,也沒有人要求過你們。

  如今該修行了吧?孩子。這也不是隨緣、不隨緣的問題。你的責任不小,一者,你為永嘉大師之徒兒,還有省常大師之徒兒。而與省常大師之因緣,更牽涉到這與定弘法師之因緣,定弘法師需要您的法相來度化。他是一個佛法要弘揚不可或缺的角色。所以該好好修行啊!孩子。為何你空間當初打開,後來愈來愈小,甚至有時收不到了?而為何在這最後一個月的閉關之中,靜不下心來?

蘇師姐:眾生干擾是嗎?

楚江王:一部分是,一部分是個性。再怎麼好的人,個性含藏在內,在閉關之時都會顯現。這你有些含藏在內,這不好的一面,或是不為人知的一面,其實有些燦月孩子有看出。這不是在這內部沒有顯現就沒有人知道。這首先定不下來就是個問題。孩子啊!你在這一行六個孩子之中定不下心啊!甚至有時法慈還能夠稍微定個一時、二時,可是要嘉宏孩子在這閉關期間定下一時,有時都難啊!你要知道這其中的問題,要面對啊!

蘇師姐:眾生干擾是嗎?

楚江王:是啊!定力不夠,過度慈悲。

蘇師姐:他是爛慈悲,是好人。

楚江王:一者,慈悲自己的心性;再者,慈悲自己的身體;三者,慈悲自己的眾生。因為你讀得到是眾生,是女眾。有時女眾在妻子的身上,你慈悲想去陪他,兩人兩夫妻互相牽引。這一個月閉關也是好事,讓二人能夠看清楚自己的問題,自己為何靜不下來。

蘇師姐:他說的,你們有看到嗎?

楚江王:其實自己也知道,知道自己為何定不下心來;否則不會出去又回來,出去又回來,也是想要試著突破,但是知道難哪!

蘇師姐:邱嘉宏很慈悲,有時候他想要慈悲,就是慈悲不起來,這都寫在臉上,臉就變黑掉。阿嬤昨天看你的臉,捨不得!你也壓力很大,但是學佛不能有壓力要養慈悲心,你要有這個心來救世,現在真的都沒有人在救世,要有救世這個心就能翻業。楚江王慈悲現在邱嘉宏那一魂到哪裡去了?

楚江王:女人的懷抱之中。

蘇師姐:他是慈悲,太慈悲了,他也看得見是幻化的,也可以溝通。這不能慈悲,聊齋鬼故事就是慈悲而身體被吸到乾了。你現在比較瘦,褲子都穿不住。

楚江王:蘇居士。

蘇師姐:是,閻王慈悲。

楚江王:是說慈悲,也是自己所喜愛。於澳洲淨修之時,兩夫妻也是經常有不妥之處。這海澤法師曾經當面當頭棒喝過。

蘇師姐:海澤法師看得見嗎?

楚江王:他有進步啊!蘇居士啊!他將六個孩子當作自己的親生孩子在帶,一點一滴看在眼裡啊!也設法請求老師、佛菩薩加持、阿彌陀佛加持,一有開示,一有訊息就馬上召集大家,與大家開示。這由他來帶領,帶領孩子,這真正能讓他知道自己的責任;否則他總覺得自己上頭至少還有蘇居士扛著。

蘇師姐:哎喲!不行喔!海澤自己是主角,自己要成長啦!

楚江王:他總覺得自己還有媽媽顧著,當個乖孩子啊!

蘇師姐:那請問邱嘉宏這一魂在哪裡啊?名字寫下來。

楚江王:夫妻,有夫妻二人,通常女眾都在老婆身上或是在另一半的身上。

蘇師姐:他的老婆體力也不好,也是常常站著就睡覺,這問題就是眾靈嗎?來,賴柏雅來跪這裡。因為他站著也能睡,這要抓出來,你說有沒有道理?不抓不行。

楚江王:(寫下:方馨)

蘇師姐:這方馨現在在哪裡?

楚江王:在他老婆的雙眼。其實蘇居士啊!昨日三時繫念,前日二人不是有來聽經嗎?

蘇師姐:是。

楚江王:在這柏雅孩子踏入講堂門,首一幕的雙眼,便是方馨的雙眼。

蘇師姐:這我有看到。

楚江王:是瞪著蘇居士的。

蘇師姐:我有看到,柏雅的身體都被利用,臉上常常換人。

楚江王:是啊!但當柏雅孩子坐下,靜心聽講就退去了,佛光注照之下就退去了。可知身體的一吋一毫都是受人主宰的!尤其柏雅孩子受人主宰得嚴重,不是你願意這樣,這眾所皆知不是你願意的。你也想突破,你也很用心,但是就是過不了,要自己問問:問題在哪裡?

  而情字在修行路上,當是要慢慢放下。再怎麼難,如果你還想在這條修行路上,你就得放下;否則你大可回頭,反而壓力還不會這麼大。這條路是不容許有任何的感情的,愈走到後頭愈是必須一乾二淨,這是為了保護。因為當你愈淨化,就是你距離成就愈接近,此時所有不讓你成就的人都會現前。當你定力不足,豈不是相當危險!這是佛菩薩慈悲,才會要求大家放得一乾二淨,就是不讓人家有把柄,不讓人家抓到把柄。這相當危險,你是人,你在明,他們在暗,他們是陰。他們想對你怎麼做你看不見,這就危險了。

  當你一個念頭,因為自己的情念又現前,又自私了,抑或者是又感情用事了,這一個念頭一現前,攝進去的是多少的眾生哪!找上的是多少的債主啊!這債主你想像是一群黑道流氓,這有多可怕啊!拿刀的拿刀,拿武器的拿武器,豈是你能夠輕易與他們化解!

  所以蘇居士才要大家沒事不要亂想,亂想把眾生都找到了,有些還找不到,找不到還正在找。如果你不打念頭,一直找不到,自然將他們超度便是。但當你念頭現前,你將他們都尋找到了,你的身體只有苦受。所以才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倒不如少一個念頭,多慈悲念一句佛,多念一句佛能夠早日消災成佛,成佛再回頭救這些曾經的有緣。

蘇師姐:那邱嘉宏的一魂是在他老婆的眼睛裡面,出來吧!你跟幾世了?這個世間是不好,人都不能作主這怎麼行?出來吧!你跟幾世了?

方馨:我跟了六世。

蘇師姐:六世是他作王爺的時候嗎?

方馨:(點頭)

蘇師姐:那現在的問題是你在柏雅身上幹嘛?

方馨:我若沒在他身上,我怎麼可以跟他講話,怎麼能這樣默默地看著他!沒有那個感覺。

蘇師姐:你現在知道他在香光大佛寺修行,你要不要來聽經?

方馨:我不要他修行,我不要聽經,我讓他回家。

蘇師姐:所以你給他亂是嗎?那你罪很重喔!你是死人,是陰體,你沒有身體,他有身體,怎麼陪你?

方馨:我可以在他老婆身上那種感覺。

蘇師姐:那不要再傻了啦!跟了那麼多世還不夠苦嗎?他現在他死能夠往生西方,我能夠帶他去,你找不到他的。你們都出來,我佛慈悲要救你們。我知道他後腦非常多女眾都在自己空間中,是排到你出來的是嗎?後面你看還有多少

方馨:(點頭)很多很多。所以我要把他緊緊地抓住,我不要別人再來取代我。

蘇師姐:我可以把你的靈抓回地獄,放了他吧!不然我就不客氣喔!

方馨:為什麼要這樣?

蘇師姐:來,給你看看西方極樂世界,看一下,聽經吧!不然你就去投胎。

方馨:投胎我就找不到他,我找不到。

蘇師姐:你不投胎,你這樣亂闖,閻王在這裡審問,你也有罪,人家有夫有妻不能這樣。

方馨:我真的很怕別人會取代我的。

蘇師姐:跟他說都是假的,不要再搞這些。

邱嘉宏:如果你還認為我是王爺的話,就上去聽經。

方馨:我知道別人會取代我!我永遠都等不到你。

蘇師姐:現在邱嘉宏很瘦,皮包骨,臉都塌下去,本來臉還沒有塌,現在也都塌下去。

方馨:我無所謂。

蘇師姐:你們陰體不能愛啦!你是給人家吸氣是嗎?你吸他的氣要給他死嗎?他現在皮包骨,我看他剛回來還沒這麼瘦。

方馨:不是只有我一人。

蘇師姐:有多少人?

方馨:還有很多很多。

蘇師姐:你們這一批在空間是在搞什麼啊?

方馨:我們都等好久了。

蘇師姐:邱嘉宏啊!你要有決心,你若要家庭那你就去家庭啊,若要修行就要真正快刀斬亂麻,不然就害死這些女人,現在女人咬著你不放。他後面還有多少?

燦月師姐:這批女鬼在他的肚子裡面吸氣,在肚子顯現出來,在他的腸胃。

蘇師姐:這個地方喔?有多少?

燦月師姐:嗯。我不曉得,請他說一下。

蘇師姐:邱嘉宏的肚子還有眾靈嗎?

方馨:單單這一世嗎?還有三百多個。

蘇師姐:邱嘉宏的肚子有這麼多喔!

方馨:肚子,這一世啊!

蘇師姐:那這一世有這麼多,那你還有分嗎?

方馨:可是我現在只有我緊緊抓著,我走了我就沒有了!別人馬上取代。

蘇師姐:可是你要吸他的氣,他的身體早晚要氣衰,你們哪是愛啊?

方馨:這樣他永遠屬於我一個人的,他永遠屬於我一人的!

蘇師姐:邱嘉宏,你現在頭腦只能想阿彌陀佛。這女人很糟糕!感情害死人!現在不是屬於你,你永遠沒有得到,每一個人,包括這三百多個女眾,這麼多啊!現在只有叫你看西方,每個都出來!我佛超度你!

方馨:他們不想出來。

蘇師姐:你沒有看到劉明諭的女眾有一個不聽話,我把他們抓到鐵床地獄?你們也要下去是嗎?

方馨:(搖頭)

蘇師姐:好,到法性土上面去聽經,多少都寫出來!不然我把他抓起來就是送往鐵床地獄,寫!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方馨:(寫下:三百六十五位,代表:梁文怡)

蘇師姐:那個三百六十五位,梁文怡代表,你本人叫作方馨。那現在是這樣,放人啦!這個香光大佛寺需要這種人才,我們在救世,這是佛的事業。你假如不放人,我馬上把你送到鐵床地獄。四眾弟子啊!假如你不是香光大佛寺的一分子,我就不會管。現在救人要緊,他能救千千萬人,你看他寫的牌位很多。你們上去吧!

方馨:我的心很痛很痛。

蘇師姐:楚江王慈悲講個話吧!不然這個小孩,你看臉都塌下去了,臉都不一樣了,整個都不一樣,臉黑黑的,差這麼多!他老婆賴柏雅也不能作主啦!

楚江王:方馨啊!你可知嘉宏孩子這一生注定要為佛法效命?即便你現在在他妻子身上,有一天他也是得放下妻子專心修行,這還輪得到你執著嗎?執著這情感之事,多少年過去了。當年是溫柔的王爺,如今雖然個性仍舊是溫柔,對女眾特別有同情、疼愛之心。可是你方馨二字早已忘去,這輪迴之身在夢婆湯下肚之時,一分一毫都已洗去,包括方馨二字。

  情本就是絕情之事,有情有愛就有絕,有開始就有結束,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何況你已無肉身,你是靈魂之體,你要以什麼樣的身分與嘉宏孩子繼續這段感情,你有能耐嗎?千載難逢,能夠往生西方這是要修多大的福報!你要修行要斷掉所有斷貪瞋痴慢,你才有可能上得了西方。如今要直接送你前往西方,雖然品位不高,但是起碼了脫六道輪迴,你要到哪兒尋找這麼好的機會?你倒不如放下,自己求生吧!更能夠將自己往生西方的功德,回向給你曾經最愛的夫君。你應該是幫助他,而不是拖累他,你瞧瞧他的臉消瘦!

眾生:(哭泣)我捨不得。

楚江王:你捨不得就是你又再造業,那罪就重喔!

蘇師姐:把人家吸到乾乾的,還說愛人家!他整個看起來都氣很衰吔!

楚江王:起初說得已是明白,陰陽兩者不可靠近。你屬陰,他屬陽,何況男眾更為極陽,你是極陰,你靠近他,久而他的陽漸漸消散。是你造就他如今的面貌,你不是愛他,你是在害他。

眾生:(哭泣)我不想害他。(哭泣)我真的不想害他。

楚江王:那你便去西方,將功德回向給你最愛的夫君。

蘇師姐:放下吧!來,淨化,佛水沖一下,淨化!頭部把過去忘記!代表叫梁文怡,三百六十五位。你們不上去的話,包括方馨你不上去,統統下銅柱地獄喔!上來,來,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進來、進來,有進來嗎?都有進來嗎?三百多個有進來嗎?

燦月師姐:有的還不上去。

蘇師姐:不進去,好,閻王待命,給他們下地獄,不進去就要下地獄嗎?進來!我推進來,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進來!進來!快!

燦月師姐:好像他們有話要講。

蘇師姐:還有幾個要出來?哪一個有話要講?那方韾你先進去吧!上去多少算多少,我佛慈悲,南無阿彌陀佛。又有哪一個要出來講話?好,出來!梁文怡。

梁文怡:我本來是一位格格,我本來身分這麼好,我也不計較我作側福晉。

蘇師姐:那你是格格,你跟邱嘉宏有幾世了?

梁文怡:我跟他有六世。

蘇師姐:那你跟他六世,那梁文怡格格,邱嘉宏他有對不起你嗎?

梁文怡:他老婆賴柏雅對不起我!他陷害我,把我吊死!

蘇師姐:他老婆給你吊死,你怎麼找到邱嘉宏呢?跟他什麼關係?

梁文怡:在他老婆身上,我永遠可以擁有他!

蘇師姐:你擁有他有什麼用?你剛剛沒有聽方馨講說,你是屬陰,他是屬陽,你要害死他嗎?

梁文怡:我不想害他!

蘇師姐:你現在在害他,他的陽氣被你們吸乾啦!

梁文怡:我只要有他就好,怎麼曉得會吸乾。

蘇師姐:你們這些女人,實在是事情嚴重,不曉得都在造業。邱嘉宏啊!哈哈哈!女人不能碰,嚇死人!還想娶老婆,事情可嚴重啊!不夠苦。要不要上去?不上去就下鐵床地獄啦!

梁文怡:可是我很恨!

蘇師姐:我佛慈悲把你的恨拿掉。

梁文怡:我找他老婆來報仇。

蘇師姐:那你要怎麼報?

梁文怡:我讓他永遠無法生育。

蘇師姐:講實在的,你的心真的很壞吔!

梁文怡:他若不要學佛,他會很慘的。

蘇師姐:怎麼樣慘?

梁文怡:我讓他生腫瘤,讓他痛苦難挨地死去,讓我的夫君不要他。

蘇師姐:我們邱嘉宏是很有良心的人,怎麼會不要他?

梁文怡:時機未到,誰知道他會變心呢?

蘇師姐:你這女人很狠吔!思惟想的都是壞念頭,這怎麼得了啊!

梁文怡:他以前念頭都要害我們,他不擇手段把我害死,那不是更狠嗎?

蘇師姐:已經六世了,他也下過地獄,他也報了,他也受報。

梁文怡:我以格格的身分,我作了側福晉,我把我的身分降低那還不夠嗎?為什麼還要把我活活吊死?

蘇師姐:現在不要再執著了!這一個男人給你搶得瘦巴巴的!現在裡面還有沒有?趕快出來!

梁文怡:各各都不肯原諒他老婆。

蘇師姐:不肯原諒誰?

梁文怡:兩夫妻。最恨還是他老婆。

蘇師姐:為什麼你也恨邱嘉宏?

梁文怡:因為有的明知道他要把我們害死,他視而不見。

蘇師姐:邱嘉宏他不是這種人啦!

梁文怡:外面的他不要的,不知道如何解決,由他的福晉來處理,他當作不見,暗中下手把他害死,天地知啊!

蘇師姐:照你這樣講,我們邱嘉宏也下過地獄喔?

梁文怡:你說呢?

蘇師姐:照這樣講,當作不見是要下地獄。

梁文怡:他也是,唉!喜新厭舊。

蘇師姐:可是他在香光佛寺在救世,他在為佛法承傳,現在你不能動他,他救世,你們不能去搞亂他。現在請楚江王慈悲來給你化解,就是要給你化解這麼複雜的感情。

梁文怡:楚江王,這些女子各各有令牌,各各來索討,他們不是沒有原因的。

蘇師姐:你現在找他,邱嘉宏責任重大,你不能動他。我告訴你,你們到底要不要化解,不然你們都先到鐵床地獄去,還是要到香光大佛寺法性土去聽經?

梁文怡:那我不原諒他們可以嗎?

蘇師姐:不要原諒可以,最好邱嘉宏他的身體眾靈統統出來,到香光大佛寺法性土聽經,不要原諒可以。

梁文怡:當然不可原諒。

蘇師姐:也可以看得到他。

梁文怡:尤其他的老婆,我更恨死他了。各各恨得咬牙切齒,等他氣衰,就看他還能活多久?

蘇師姐:我跟你說,女人嫉妒都是在造地獄業啦!哈哈哈!古代人丈夫像天一樣的大,害死這些女人,沒完沒了啦!

梁文怡:那我們不肯原諒。

蘇師姐:好,可以不化解。多少人?還有三百六十五個是嗎?

梁文怡:有二百六十七位在其中不肯化解。

蘇師姐:那現在下鐵床地獄嗎?

梁文怡:不下鐵床地獄,我們不化解可以上去嗎?

蘇師姐:可以不要化解,你上去聽經,我佛慈悲要救你們。總數三百六十五個。

梁文怡:不化解。

蘇師姐:不化解也可以上去。

梁文怡:因為我們還不甘願。

蘇師姐:可以,沒問題!先給他聽經。看看上面!我佛慈悲。

  楚江王,他的魂是在方馨身上還是在柏雅身上?

楚江王:你是指嘉宏孩子嗎?

蘇師姐:是啊,是啊!要送回去。

  你(嘉宏)兩隻眼睛不一樣!少一魂了。

  還有三魄,他一魂三魄不見了。

楚江王:被隱匿到異地。

蘇師姐:一魂到地獄喔?

  那這個我喊可以回來嗎?來,邱嘉宏一魂,邱嘉宏!邱嘉宏!回來!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梁文怡:你沒有把我們這些女子各各送上去,你怎麼找得到啊!各各思君圍繞住他。

蘇師姐:對!三百六十五位,進來、進來、進來!不要怕,都進來,皈依佛,不入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旁生,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三百六十五位都進來,推一下!入香光大佛寺西方法性土。

  好,我們現在給邱嘉宏收魂啦!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邱嘉宏!邱嘉宏!這個靈回來,南無阿彌陀佛,我佛慈悲,送回去!女人不能碰,嚇死人了!還有三魄,楚江王還有三魄。

楚江王:這輩子嘉宏孩子還算行得正。

蘇師姐:對,是很優秀的好孩子。

楚江王:目前未到地獄中受報,而三魄在同樣是女人懷抱之中,於空間之中,喚回即可。

蘇師姐:好險,沒去地獄!好,空間之中我佛打開,我看到了,抱在一起,也有躺在他大腿,被抱著,都有看到。來,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邱嘉宏,邱嘉宏!打破空間,我佛慈悲,回來了,感謝楚江王!

  你老婆趕快來!你老婆的魂都跑掉了。現在老師慈悲,柏雅魂也不在,沒辦法作主,他走路都在睡覺。

楚江王:柏雅孩子啊!

柏雅師姐:是。

楚江王:修行這條路不容易啊!可否真正願意走啊?如果回答為「是」,那該放下的,要慢慢放下,這也是為了保你的安全,畢竟過去無知所造下的罪業不小。在這成就自己之際修行之時,會找上門都是正常,只有放下才能愈來愈減輕。而當你還有一條線、兩條線,線與線的牽連,這就如同與冤親債主之間,還留有聯繫的方式,昏沈就難以斷啊!

蘇師姐:這孩子很乖,要好好調。

楚江王:是啊!很想成就,但是無能為力啊!

蘇師姐:是,他站著就睡著了,一下子就睡著,站著也睡,聽經也睡。

楚江王:自己也從未見過這樣的自己,其實也很害怕,也很想要解決、突破,但就是做不到。

蘇師姐:這次回台灣可以看你爸媽有老,還有兄弟都會變,五欲六塵、思惟過多會老得很快。眼睛應該會看吧?有在修行啊!這條路不好走,至少阿嬤有在顧你們。

  他的魂有不見嗎?

楚江王:孩子啊!想太多了!這日也想、夜也想,回來想的是有少一些,在澳洲閉關之時不能說太多話,不能與夫君有太多的接觸,想的就特別的多,偏偏那兒是虛空打開的地方,想的都到了,想多少,來多少。

蘇師姐:所以他回來氣色不好,是被附體嗎?

楚江王:是啊!回家見過自己的母親,感想如何啊?

柏雅師姐:變比較老。

楚江王:那是不是知道自己該如何走這條路?沒走這條路,就沒有能力救得了自己所牽掛、所愛的、有緣的這些親朋好友。要學著更堅強一些,在這條路上大大小小的挫折都一定會有,跌倒了,跌到遍體鱗傷都有可能,甚至可能跌得讓你傷重,甚至讓你只留有一口氣,都有可能。但是要記住,無懼啊!無懼之心,大火滿三千也是能夠勇往直前。這條路好不好走,取決於心,心勇不勇敢。為何法名是「法毅」啊?

蘇師姐:賴柏雅,來!楚江王他有一句話要問你。

柏雅師姐:我父母不知道我在修行,我去七個月回來他們都不諒解。我很想走,可是我很兩難,我不知道怎麼做,然後接下來要去一年,我不知道怎麼開口。

蘇師姐:他們不讓你學佛喔?

柏雅師姐:他不曉得我在學佛,我不能講,我一講就去不了。

蘇師姐:不然你說在那邊讀書。

柏雅師姐:他們不諒解我為什麼去那麼久,他們覺得去三個月就夠了,去七個月他們很不諒解,很不高興。我不知道。

蘇師姐:你沒智慧回答啦!所以不知道。請楚江王慈悲給他解套,楚江王慈悲。

楚江王:孩子啊!首先先以世俗的角度來看,正常不是嗎?世俗間誰不希望自己年邁之時,自己最愛的家人、兒女、子孫滿堂都是陪伴在側?更何況家中若不是學佛之人,怎可能夠理解、了解這學佛為何物啊!而若是家中有學佛之人,也不見得能夠理解香光大佛寺在做的事。否則為何如今多少名門高僧,孩子見見這些人修得如何啊?

  這在末法時期相當正常,末法時期十個有九個家庭不支持兒女學佛;而在過去正法、像法時期,反倒是十個有九個贊成兒女學佛。在正法之時,更是十個有十個,兒女想學佛都是親自送入佛門的。甚至以兒女能夠剃度學佛成為大法師為家中的光耀。正法、末法不同啊!就字面上「正」與「末」就不同。

  所以這些廣面的角度來看,柏雅孩子,父母親的反應都是正常的。那再以吾楚江王的角度來看,父母親身上除了自己的業力在牽引之外,還有孩子你的業力啊!不是你害了他,是因為你正想成就,翻轉整個你賴家的祖業。為何都說祖業,傳給子孫,祖業,那個業不是你們喜歡的業,是罪業的業。能成為一家人便是業力牽引,能成為一家人不是報恩便是報仇,必定會有共業之處,共同的冤親債主,共同組成一個家親互相牽絆。

  家親便是牽絆,牽絆你回到西方,牽絆你了脫六道輪迴。沒有牽絆你,你走了,我找誰討啊?你讓我當年絕子絕孫,今年我就讓你子孫不得安寧,這便是祖業。不是只有賴家有,百家姓,中華民族百家姓都是如此,大家都一樣。不是冤家不會聚頭。而柏雅孩子這趟回到家中,父母雙親除了不諒解學佛之事之外,應該也發現怎麼講他們的怒氣就是難以熄滅,是吧?這一者,非是他本意,他的怒氣非是他的怒氣。

蘇師姐:是被眾生利用嗎?

楚江王:是啊!而二者就是為了拉住你、牽絆你,他知道你怕,就現這樣的境相讓你看。

蘇師姐:你的冤親債主在你父親、母親的身上。

楚江王:是啊!三者當然就反觀自省,努力還不夠才免不了這樣的局面,伏不了這些在等待的冤親債主。這樣拆解開來,孩子可知自己該往哪一個方向走?你若是順著父母親所期盼的,待在台灣好好作人家的妻子,回娘家作父母雙親乖巧的女兒,聽話、懂事,在台灣重新再找個工作好好做,與夫君再努力,能夠盼個得個孩子,好好地做一個在世間完善的家庭。

    你大可如此選擇,順父母親的意,好好盡你所謂的孝道;抑或者是大義滅親,父母親這麼說,我能夠理解,我也知道,如今我知道為何口出此言,我知道你的怒氣是來自於業力,我為了轉你的業,如今你怎麼打我、罵我,我都不怕,我忍受、我堪受、我忍辱。

    但是我當下放下,我等待有一天你看見我的好。所以這樣的放下不是放下,是在等待。如同佛菩薩慈悲,這麼多的靈靈眾生在娑婆業海,即將沈淪,即將滅頂、滅亡,但是你不聽佛的話,佛也只能先是放下,但他一直在等待,等待你再度浮出水面之時拉你一把。孩子可知道這一定很痛苦!但就是看你願不願意先是痛苦,而後救整個賴家,甚至是邱家,也是要看孩子願不願意這麼做。

蘇師姐:就是說你要為你身上的冤親早一點化解,還是為你家的幾個人生老病死,生生世世生死不休,楚江王慈悲是這個意思?

楚江王:為自己的家人,不見得是真正為他們好,他們沒有了解過宇宙真相,還沒來學佛,柏雅不也不知嗎!來這裡看到,親身體驗,親身經歷,這能假的了嗎?能夠有這麼樣的福報來到此地要好好珍惜。而能夠在這夫家遇到這麼好的因緣,能夠夫妻二人好好修行,若是柏雅定下心真正修行,這嘉宏必定也能夠定下心,夫妻二人就是互相牽引、拉扯。

    柏雅所擔心之事,就看你有沒有那個勇敢去突破,而家人父母雙親擔心如何交代啊?有兩種,一種紙包不住火,大可直白的了當的說,即使他們大發雷霆,要求斷絕關係,看你能不能夠承受,這是一者,直捷了當,但也是最根本究竟的方法;而再者,就是隱瞞哪!以別的事充數。譬如你們所想的,到妹妹的朋友家或是親友家居住,但這容易起疑,亦會有其他的理由,譬如說為何在台灣不行,為何就要到澳洲這麼遠的地方?

    可你是否想過,即便在台,與娘家之間聯繫也不是常常,亦也不是分分秒秒皆是,為何要緊緊綁住啊?這不是業是什麼?為何偏偏在我說我要去修行,若我是說我要出國旅遊一個月,一年,去環遊世界一年,為何就可以,為何我要去修行一年就不行?這冤親債主能出的把戲就是這些,突破也是看自己。

蘇師姐:那個柏雅的魂魄有沒有被抓走?

楚江王:蒙蓋住居多。

蘇師姐:蓋住很多是不是,靈有沒有被抓走?因為他站著都能夠睡,走到碰牆壁都不懂,這到底靈有沒有被抓走?

楚江王:於地獄之中。

蘇師姐:有一魂在地獄之中?

楚江王:不只一魂。

蘇師姐:幾魂?我看柏雅身體內空空的。

楚江王:一魂七魄。

蘇師姐:一魂七魄都不在?柏雅啊!我看你的身體空空的。他的七魄都不在了,所以才會那麼空。一魂在地獄,為什麼在地獄啊?

楚江王:將過去的業力找到了。

蘇師姐:他是走入夢中人家把他拉走嗎?

楚江王:不用在夢中,於現實中帶入受報。

蘇師姐:那是什麼時候抓走的?因為我看柏雅你裡面是空的。

楚江王:近來抓走的。今年幾歲了?

柏雅師姐:三十八歲。

楚江王:去年三十七歲於地獄中受報,目前走到第三殿。

蘇師姐:在第三殿,那可以請上來嗎?他的眾生要不要化解?不化解?那可以請他出來跟他講話。

楚江王:孩子沒有面對自己的業力。雖然這一輩子乖巧懂事,個性也是純淨純善之人,但過去為了搶奪丈夫,嫉妒下藥陷害,這都是屬實之事,這些業力都在。所以這些被陷害、被殺害的這些女人們,福晉抑或是嬪妃,都是不放過,恨啊!為何人家說女人不要碰,女人恨起心來都是厲鬼般的。

蘇師姐:古時的女人為自己什麼事都做得出來,像蛇心。

楚江王:是啊!

蘇師姐:楚江王慈悲,賴柏雅的魂在第三殿可以把他請回來?七魄都不在了,我看他身體裡面都是空的。

楚江王:似空非空。

蘇師姐:喔楚江王,我了解了,現在他的身體都被利用,所以七魄都是邱嘉宏的女人佔走他的身體。

楚江王:是啊!

蘇師姐:所以他的身體也不能作主就對了。

楚江王:即使看似精神飽滿,但其實仔細一瞧,柏雅孩子的臉非人臉。孩子啊!這條路非走不可,除了第一個是要救自己,否則就如同這剛剛這說的,你會生病而且病得不輕。

蘇師姐:我看他的氣,已經在生病了。

楚江王:而最愛的夫君會變心,這都真正、真實之事。不要覺得不可能,再好的人附了體,都能夠態度完全的轉變,到時候即使你哭著求著也喚不回丈夫的心,因為嘉宏孩子也不能作主,只有修行求自保。

蘇師姐:七魄不在就是你七魄身體都被佔走,所以你才會這麼瘦,我才會看你的身體怎麼會是空空的。我請求老師請地獄閻王楚江王上來,就是要解決這個香光大佛寺四眾弟子的問題。現在我也希望能化解,七處的眾生能夠出來,不然你身體會崩潰下去。

楚江王:七名女眾皆須道出。

蘇師姐:有七位喔?

楚江王:(寫下:李品豔、陳天香、簡兒霓、徐寶冰、周德茗、季曉廂、趙夢晴。)

蘇師姐:要一個出來代表。

楚江王:由家嫻收訊,最強的那一位會出。

蘇師姐:最強的那一個,讓家嫻看一下,代表陳天香出來,你們要把我們邱家宏榨乾啊!你要榨乾他,很沒良心啊!

陳天香:他是屬於我的。

蘇師姐:現在不是屬於你不屬於,現在我管轄之內,你們這幾個是不是要去鐵床地獄啊?

陳天香:我們姊妹各各有分寸,我也不會獨佔一個人,我很有心量,我也各各給姊妹們各各分享,我不會獨佔。

蘇師姐:現在不是獨佔,現在你不能在柏雅身上,柏雅要修行了。

陳天香:他愛他,我也愛啊!沒有他我們怎麼可以…

蘇師姐:他這個愛是慈悲,要給他先成長。

陳天香:我也慈悲啊!我這麼慈悲,我各各給他們分享,我沒有一個人獨佔啊!

蘇師姐:各各分享,你要看你的王爺死嗎?現在你們到底要不要化解?

陳天香:什麼叫化解啊?

蘇師姐:來,看西方!我佛慈悲不能在他身上,因為他有任務要救世。

陳天香:我只要在他身上就好,我不強求。

蘇師姐:你在賴柏雅身上就完蛋了,控制他的頭,怎麼修行啊!所以你們一定要出來。

陳天香:為什麼?

蘇師姐:你不出來,我要送到地獄,你看看鐵床地獄!

陳天香:為什麼要這樣?

蘇師姐:現在不是為什麼,陰陽兩個不一樣,你不能在柏雅身上。

陳天香:我只能在他身上,我才可以跟我夫君在一起。

蘇師姐:現在不能在他身上,你們七位都要出來,他的三魂七魄要把他送回家。

陳天香:那我們怎麼辦?

蘇師姐:你們可以到香光大佛寺西方法性土聽經,每天可以看到他。

陳天香:每天?

蘇師姐:是。

陳天香:不可能的!

蘇師姐:可能。我要救你們啊!

陳天香:我出來會有別人進去。

蘇師姐:不會。

陳天香:他會霸佔我的地位。

蘇師姐:誰的地位?

陳天香:我一出來別人會進去啊!

蘇師姐:現在不是你出不出來,現在誰都不能進他裡面啦!現在楚江王出來了,你們再不出來的話……

陳天香:我出來的話別人會進去,還有很多很多等著。

蘇師姐:我會封起來,你放心。現在他是保險箱,我鎖起來誰都進不了。出來吧!給他看看,看西方,我佛慈悲。

陳天香:我出來真的別人會變我的地位。

蘇師姐:不會,你天天可以看到你的王爺。

陳天香:天天可以看到嗎?

蘇師姐:不然你害死你們王爺,王爺現在瘦了,臉都塌下去了你沒看到嗎?臉瘦成這樣,嚇死人。陰陽不能在一起啦!

陳天香:天天可以看嗎?

蘇師姐:可以啊!

陳天香:你保證嗎?

蘇師姐:保證給你看,他在上面,我佛慈悲。有兩條路,一條鐵床地獄,一條上去法性土聽經。

陳天香:那你要答應我。

蘇師姐:沒問題!每天可以看到他。

陳天香:每天喔!

蘇師姐:就是能夠照顧他。

陳天香:生生世世。

蘇師姐:好不好,上去吧!進來,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出來!我佛慈悲,蓮花無限大,只要發願就能往生。楚江王啊!現在他的魄要抓出來。禮請楚江王,現在他的七魄已經出來了,那他的七魄在哪裡啊?

楚江王:女人,人家不要,就如同垃圾被丟掉,散落於四處。

蘇師姐:他七魄在哪裡?

楚江王:這是個比喻,就是散落在虛空之中。

蘇師姐:在空間啦!他把你踢出來在空間。叫得回來嗎?

楚江王:須要集中。

蘇師姐:來,集中!站起來,賴柏雅!賴柏雅!給我回來!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突破空間,入!有沒有進去?

楚江王:尚未全部。

蘇師姐:南無阿彌陀佛,空間之中賴柏雅!南無阿彌陀佛,賴柏雅!南無阿彌陀佛,賴柏雅!回來!總算進來了。賴柏雅你到前面佛堂拜。

 

    文章標籤

    閻羅王 三魂七魄

    全站熱搜

    澳洲香光大佛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