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秀鳳之三魂七魄

 

(訪二殿閻羅王-楚江王)

 

訪問時間:2017/01/18

 

蘇師姐:禮請二殿閻王楚江王慈悲,李秀鳳到他的三魂七魄在不在?

楚江王:二字,漸失。

蘇師姐:李秀鳳菩薩他在香光大佛寺很勤盡力的義工,怎麼會漸漸失去呢?請楚江王慈悲給他開示一下,兒子邱嘉宏在旁邊也可以聽。

楚江王:哎!當今世上多少學佛人都是如此啊,逃不了生老病死、逃不了自己的業力。即使學佛多少年還是一副往常般習性,照著八字命運在走跟著業力的輪轉啊,脫離不了六道還是自以為可以往生西方。這在地獄看多了,秀鳳孩子啊!夠聰明知道這裡好、知道這裡是寶,但是算計之時怎麼辦啊?未放之事如何解啊?

蘇師姐:那秀鳳他的三魂七魄多少沒在啊?我看他常常在昏沈。

楚江王:昏沈乃因跟著命運時間到了便老了,現在社會老人多少魂魄失去的代表,孩子相由心生自己可否曾看過自己變相之時是以何面貌?為何駱駝商隊請都請不完,來到此佛地多久了?這駱駝商隊打從一開始請眾就便開始請,積功累德如此的精進,但駱駝商隊為何還在啊?真有這麼多的眾生真的請不完嗎?原因為何啊?二字未改。尚未真正看破、放下,所執著之事在這修行道路上就是自私,當你眼中所見只有自己的兒女之時你這條路該怎麼走啊?

蘇師姐:大家要聽喔,大家都是這樣喔!二殿閻王慈悲。

楚江王:所有的孩子都要當作自己心中的寶啊,這關係到這條路能不能走的安穩,一體觀、同體觀極為重要。若是所做的所有之事都是為了自己的兒女在鋪路,反而難以成就你所致愛的兒女。就如同留這家財萬貫留給自己的兒女,令他無法靠自己力量去賺取生活所需,你這豈不是斬了他的手、斷了他的腳嗎?兒孫自有兒孫福當你自己精進用功救起自己之時,便是幫助了自己兒女的成長。而當你自己能夠有所成就、有所淨化也是最好模範、表範。今日你難以成就這佛道業,難以成就你的兒女便難以成就,今日你的兒子障道,自己也該負點責任在。修行這麼多年兒子眼睛都在看都在學,形式作風多半也離不開你的作風。自己要有模範在,要做個表率啊。講清楚明白就是情啊,你對家中的情其實從未放掉,包括對夫君的情,在吾看來並未真正淡化,你也依舊十分的關愛、關心。即使看盡多少這淨空老法師這語錄、卡帶聽了多少部經,跑了多少道場、看過多場面、做了多少法事、佈施多少財富、做了多少佛事,但若眼中的眾生只有自己的家親及兒女這些都化為煙霧。功德回向唯有回向西方、回向靈靈眾苦、虛空法界真誠的希望大家都可以得度,無私的奉獻心中沒有惦記任何一個家親,這樣的功德才在啊。若是心中只是為了自己的家親好,這就套到前些日子超度的問題這蘇居士也舉例說了許多次,相信自己也明白這是微細中起心動念直覺心的事,而微細之中既然是如此的想法,必定是心中便都是如此樣啊。微細之中的意念是騙不了人的,直覺做的事也是騙不了人的,孩子心量還不夠大,真正普度眾生的心還未真正打開。而駱駝商隊何為商隊?請出眾生多半說你騙他、你算計他、你詐財這些所動的思維及心計現前,駱駝商隊便就再出啊。而心計及算計非是說你這一生算計誰,而是你心中盤算,盤算任何的思計、思念都叫心計啊。即使並未傷人、並未害人但是你既然選擇要走這條路這是淨業道路。盤算啊、盤算這其中的利益多寡,盤算著自己的兒女的前途,盤算之中就是在救度眾生的情況下分類,分類之下你就少度了多少眾生。而當你打起盤算著意念之時,你就從阿賴耶識中調起了這曾經心計害人的這份檔案,每每盤算、每每就把他點開來看,每每盤算就勾引出這些尚未離去甚至從新再訪的眾生,甚至於是虛空之中同樣毛病的人,甚至有時盤算之中不小心動了偏私,亦或者是邪非正極為邪,非正道極是邪道,當你為了正軌之中偏了、失坦了,虛空之中等待想鬧事的魔眾有多少?曾經不也因此著魔嗎?要不是因在此地誰能知曉。老闆娘做久了心中難免都會計算這要放掉、要拿掉,在此地就是老實做事沒有什麼好計算的,能做多少事便盡力而做,不能有絲毫的保留,能救多少眾生就救多少眾生,沒有誰是家親這回事,普天之下你怎可保證誰不曾過有緣或是曾經都是一家人,累劫累世累劫的家親眷屬,父母師長甚至冤親債主都散佈於虛空之中,同體便是用意在此大家曾經都是一家,曾經都有緣,曾經都在一起甚至大家都是一樣的。你救了他就等於救了你自己,利人便是利己啊。孩子啊!包括佈施財富之時能做多少便做多少,能夠盡量不要保留後路就盡量全然付出,這除了要幫助你斷六道之物,有六道之物就難以脫離六道。不知道你一生奉獻在佛法及宣揚佛法上其實貢獻不小,但是這微細之處自己或許看不見,亦或許自己認為自己做的對沒有任何錯,萬一在臨終之時障礙了你往生的機會,到那死到臨頭再告訴你來不及了,倒不如今日一並面對。孩子的勤奮大家虛空皆知啊,勤奮之中確實無私是真心而做,積功累德之下不曾計算過自己累了多少功德。這確實真真、實實是真正功德。人家說一家不是冤家不會成為家人,互相牽絆就是業。孩子啊!有蘇居士讓你當作大導師學習你應當學習放下,如此真正的功德才能發揮作用。這蘇居士都說了從來沒有想過自己還有多少錢,都是到了打開錢包發現沒錢才知道沒錢,你若能做到如此你這業就算是拖過了。

蘇師姐:楚江王慈悲,秀鳳他的三魂七魄呢?

楚江王:二魂失。

蘇師姐:二魂在哪裡?

楚江王:一魂陪伴著夫君東奔西跑,業啊!所以其實你對你的丈夫還很關心你承不承認啊?

蘇師姐:跟著他機車撲撲撲去,哈哈哈!阿彌陀佛。

楚江王:同樣的因為感情已淡薄啊。

蘇師姐:好,李秀鳳不要在邱縣明身上,出來。李秀鳳、李秀鳳出來,出來。我佛慈悲。還不想回去的樣子!還有一魂呢?

楚江王:另一魂乃因時間到隨業力而去,意思就是令眾生牽引而去。

蘇師姐:現在秀鳳一魂在哪裡?楚江王慈悲!

楚江王:蘇居士啊!這許多張請眾紙上寫下的不都是駱駝商隊將女人拋棄在沙漠之上,令他渴死、慘死,孩子現在是孤人當他一人在沙漠之上,所以他的皮膚乾燥就是他魂不斷受到風吹雨打日曬。

蘇師姐:難怪他常常癢、乾。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一魂還在沙漠之中,好,我佛慈悲大漠之中的 李秀鳳、李秀鳳,回來、回來!

楚江王:這有女魂看顧著。

蘇師姐:女魂名字給他寫一下。李秀鳳給女鬼你抓住不放過你,你皮膚才會一粒、一粒。

楚江王:手寫:慕希塔娜。

蘇師姐:慕希塔娜你把他抓那麼緊,李秀鳳他現在是女生。你還空間抓他是男生,我看到他以前在空間戴帽子又有留鬍子,她愛的要死啊。

慕希塔娜:我緊緊的抱住他,怎麼能讓他回。

蘇師姐:你也很苦在沙漠中,我告訴你啊這個愛情是假的要放啊,他已經下地獄又上來做女生,你們現在趕快放掉啊。

慕希塔娜:怎麼能放過他啊?他承諾愛我永不變心。可是確不是這樣。

蘇師姐:他真的不想變心,可是他從新投胎身體就要變啊,距離就變了。

慕希塔娜:不是啊,他一去不回啊。

蘇師姐:他一去不回就死掉了就不能回啊!他也不是故意要這樣。

慕希塔娜:好不容易找到。

蘇師姐:你找到李秀鳳那時候是幾歲的時候?

慕希塔娜:三十幾歲就找到他,三十四歲。

蘇師姐:那時候他痛苦時候跟你一樣。

慕希塔娜:跟我一樣痛苦難挨。我才找到。

蘇師姐:他現在給你痛苦難挨,他可以補償你。看西方,我佛慈悲。你愛的那棟房子他在那邊等你。看上面你們那房子真美,給你看一下。我佛慈悲他真的愛你。上去吧!不要在流浪了看到了,上去。

慕希塔娜:我一放手,他又要跑掉了。

蘇師姐:不會,這棟房子給你蓋叫你上去多美啊,你看都是金色的。他對你真好,上去吧!

慕希塔娜:不要上去,上去我就永遠找不到他,我不敢放手。

蘇師姐:你不用放手沒關係帶他上去,沒問題上去好不好?

慕希塔娜:跟他上去。真的嗎?

蘇師姐:上面一個下面有一個,怎麼你要兩個啊?

慕希塔娜:不要,我要專一一個。

蘇師姐:專一一個,那個才是真的這個是假的,你現在抱的是軟軟的那靈不是他,上面才是真的一表人才帥哥在上面,上去、上去。來。皈依佛不墮地獄,皈依法不做惡鬼,皈依不做旁生。進去、進去。南無阿彌陀佛、無阿彌陀佛、無阿彌陀佛。進去了。唉!楚江王慈悲,阿彌陀佛。在沙漠空間還在愛,這個空間真的嚇死人。

蘇師姐:好!禮請楚江王慈悲,阿彌陀佛。剛剛我把他這一位在沙漠的慕希塔娜已經在香光大佛寺西方法性土,那他現在七魄在那?作女人很不值得喔!

楚江王:念佛念了這麼多年,業力仍是在前進啊!這意思含意便是地獄仍舊繼續再進行。

蘇師姐:等等楚江王慈悲,你說李秀鳳他的魂魄在地獄啊?幾魂啊?

楚江王:蘇居士啊!其實秀鳳孩子的面目不是他。

蘇師姐:我知啊!常常在變。他的身體都被利用了,楚江王慈悲!世間不是救世不能來啊。大部份看都不是自己本人啦!

楚江王:是啊。其實常常秀鳳孩子不敢正眼看您,亦常常在一人之時就是思維著,當在這思維當下就不是他,當發現有人看的懂便會退,但沒人看的懂就繼續坐著被控制著。這是業啊!孩子心中有不為人知的事。

蘇師姐:他心不開有秘密我知道,四眾弟子內心不開都有秘密。曹如娣有秘密,秀鳳也有秘密我都知道。

楚江王:都是女強人,你們世間說的女強人啊。思維頭腦就比較發達容易認為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人家蘇居士也是女強人但放下與未放下差異處就在此。亦者放下能夠將自己的聰明才智化為般若智慧,能夠將自己的業力真正了脫成正果,而未放下就是繼續以著聰明才智再造罪啊。你每想的一絲一毫非正道就是在造業啊何況在佛地。

蘇師姐:學淨土法門就是要放下明知故犯不能見性。因為佛都知你們的心,你們偏留一手要不真修我也沒辦法。楚江王慈悲這個人業力我在講經都說了很清楚也不想再說了,我講經都講的這樣的白沒有一個人要聽都不改個性沒辦法翻業啊!

楚江王:是啊,蘇居士已經講得如此直白,若是你知故犯罪上加罪,不知而犯情有可原。孩子很聰明他的世面也廣都是直但就是知而不做,這要拿什麼出來消業、抵業,更何況想往生西方或許許多人心中會打個大大的問號,明明是這麼認真、又這麼開朗的師姐又對於佛法這麼極力的推崇,這麼廣做無畏佈施、法佈施這就說明著,第一想往生西方沒有真修、真幹怎能自在往生。再者修行未真修亦是如同六道自然之中生老病死,三者這就更說明了這條道路沒有半點虛假,這是真正的大法,真正大法豈可容許任何半點的虛。孩子啊!事後回去可要自己大大調整,該放就要放世間萬物都是虛假,包括自己最愛的家親眷屬,這看這麼多、走過這麼多場面很清楚不是嗎?你再不放這《無量壽經》說的「獨生獨去」,你想帶走的也帶不走,還執著不放自己也走不了啊。就如同枷鎖鎖在六道之中,這鑰匙只有你自己有,故為何佛菩薩需要人道來幫忙救度,佛菩薩摸不到你鑰匙,看的到、拿不到需要六道之中人道的幫忙啊,唯有度化你真正為你說理、說法,讓你願意手拿著鑰匙打開六道,打開自己為自己設下的枷鎖你方能自在往生。成佛不是不容易、也不是難,難都出於自己的心啊。這七魄之中因有二魄乃因積極於佛事、佛業之內有護法神看顧,令他以不至於老化而精神衰弱。

蘇師姐:秀鳳師姐知香光大佛寺佛事上是真的在幹,倒掃除是真的很誠心,真幹啦!

楚江王:故也感得天神來照護,也照顧他以至於令他仍舊這精明啊。

蘇師姐:他有在做。不知一念那全盤都輸了。

楚江王:是都輸了沒有翻業啊,還是算有一點善根存在。對佛寺都有在整理、清掃。

蘇師姐:而且他做不會叫、也不會念,他也不會講他做的多。他好處在這裡。廚房外面草地他都整理的很好。

楚江王:可是這虛空之間講得是理啊、講的是法不講情。即使做的如此有半點的虛假是不講情的不顧情面的。眾生沒有在與你談情說愛的,對就是對的,錯就是錯的。即使孩子做到九十九差一就不能往生,何況孩子咱們這六道之中都是凡夫,凡夫要脫離六道要做的是百分之百的佛事,你最敬愛的老和尚也難以往生。這講經這麼多年付出的為佛法界,佛法傳承說理教法付出的更勝過於孩子幾萬倍啊。但他還是不能往生,就因虛空是不講情面的。

蘇師姐:宇宙之間就是真理,你一破戒身體就不是你能作得了主,就被控制。

楚江王:蘇居士還真是孝順的徒兒,一次抓到機會就詢問。這控制與不控制也是取決於是自心啊,蘇居士啊!不敢面對啊,這他說經教法這麼多年載該有的通力都有,這就明知而不為知這罪就大了,明知佛菩薩已到不願意接迎,這障礙多少曾經上萬的眾生、信徒們往生生西方的機會。

蘇師姐:網站開播,信徒都在空間虛空之間不得了啊。怎麼還啊!唉!

楚江王:是啊,凡是眾靈在虛空之間的罪就難還了。

蘇師姐:那照這樣講師父怎麼還啊?

楚江王:何況他影響是多大?爬得越高就越容易造大業。

蘇師姐:楚江王慈悲!救救我們師父。

楚江王:哎!蘇居士啊我不過只是二殿閻君啊,我還靠您帶我往生西方啊!我不過是看的透徹沒力幫他,何況您今天告訴他二殿閻君來過他不信我沒什麼。包括今日我對四眾弟子說的每句話你們不信也當作我沒來過,信不信真的都在自己的心啊,去不走也是看你自己的心啊。能不能往生也是自己的心造作的,為何觀心為要呢?為何修行要修心,這個世界會崩毀就是大家已經忘了自己的心,知道身子身體皮肉珍貴,但是忘記心更重要,為了這身體造作多少罪業,忘記這心要純淨,男女只看見自己的身體、自己色身的需求慾望,你的心就容易生病變樣,你的心會滿足你所有的想要,你就難以脫離六道,所以才說身體一定要放,因為你身體所有的需要你會告訴心,心會滿你所願,這極為微細以及可怕。回過頭來孩子的五魄。

蘇師姐:秀鳳的五魄不見了,看去哪裡了?

楚江王:今年多少歲數?

秀鳳師姐:六十三了。

楚江王:也不小了年紀不輕了,如果沒修行身子也差不多了。差不多該上醫院了,這麼說你可懂意思。即使真正在修行是減輕所以你會上醫院,但是受的果報也是在進行之中,為何做了這麼多業還是翻不了呢?不是讓諸位洩氣啊是讓你們有所借鏡啊還不夠啊。多半還是塵俗之間的佛事非是虛空間的佛事,唯有虛空間的佛事才夠大、才夠力,才足夠彌補至今累劫而來的過錯。而若只是塵俗間的佛事微弱更容易消失啊。這如何回向給自己的眾生們,何況眾生不見得願意領受。因著念頭你的念頭令眾生不服,即使你回向給他,他也不願意要。這五魄是於地獄之中,有些因著你的誠懇、懇切,懇切之心在於想要推廣大佛寺,有些在原殿也就是原本該到的各殿,有些魄在原殿暫緩,也就是如今當今你們這佛寺三時繫念所在超度的十殿暫緩便是如此。暫緩有好處也有惡處,惡處就是尚未脫離地獄就是在原地等待。

蘇師姐:秀鳳你的五魄還在地獄在審問,冤親債主在告你你還在地獄就對了。你的五魄還在審問。

楚江王:而這好處就是每次三時繫念的法事、作功德主都有在超度,超度各閻殿所告的狀書,願意離去便徹告。

蘇師姐:你看你作三時繫念把你冤親給超度了,秀鳳你沒有白花錢,一直超才是對的。不然地獄告狀怎麼去化解撤消啦!

楚江王:是啊,但是若是魄一日未離開地獄,便當眾生再度翻臉不認人便是繼續提告。這刑與報都必須繼續照著理與法行進啊。

蘇師姐:楚江王慈悲!秀鳳這五魄在地獄他的眾生在告狀,是不是我來禮請他的冤親債主到香光大佛寺來聽經,給他們上來因為秀鳳都在香光大佛寺他真有誠心在做事,現在香光大佛寺需要人才,李秀鳳也是一個人才你說是嗎?

楚江王:是啊!他近日帶來的這位菩薩也是功德一件,這位菩薩若是可度盡也是有他大力可維之處。他不是非凡的等閒視之輩啊,他能夠帶領助念團到處助念必定有他的號召能力及領導人力。孩子啊!度他重要在於你如何善巧方便,而如此此時的殊勝因緣若是他能及時參與也是他的福報。無法也是隨緣啊。孩子度進來的這些四眾也是挺多的,這也是為你創造積功累德,也是令你今日能夠將五魄請出的原因。過去所造的這些因因、果果都在自已身中,皮膚乃於全身最大的器官,散佈於全身偏偏孩子皮膚不好,你就可知想索討的仇與怨更是在全身。醫也醫不好、看也看不出個原因這便是業。更何況伴隨你多少年了,是吧?

師鳳師姐:是。

楚江王:但是孩子啊刻苦耐勞啊,能忍啊。不像月桃孩子你若今日如同月桃孩子般對他又拍又打你的器官肯定壞去。

蘇師姐:好在你慈悲,沒有像阿桃這樣。阿桃一直打他的眾生今天才會這麼悽慘。

楚江王:是啊!沒一點慈悲度眾之心。

蘇師姐:五魄的眾生我禮請上香光大佛寺來聽經,現在給我們李秀鳳能發揮他是真的誠懇。現在要去澳洲顧佛堂功不可沒

楚江王:這也是一個觸發今日因緣的其一啊。

蘇師姐:你發這個願你會翻業喔。不得了。

楚江王:其實心中非常想同行。

蘇師姐:哈哈哈!想要跟我們去四大名山嗎?

楚江王:放下自己的慾望了不起啊!

蘇師姐:我有看出來,這也沒辦法啦,老師夏蓮居老居士說要去顧香光大佛寺是大福報之人。佛堂不能沒有人。

楚江王:更何況像同行最主要的原因是兒子、媳婦有去,這個繼續如此就叫放下,孩子你繼續如此修的就是大功德。

蘇師姐:是啊!真誠就功德無量。

楚江王:是啊,你肯放下對兒子、媳婦想看顧的這顆心,而是去顧廣大無邊虛空所需要的大佛寺,你這叫做放下以及修真正的大功德。所以你這樣便可分別你往前所修的這些,當你顧慮到兒子或者是自己的夫君、家親跟你現在所放下所有一切隻身前往,這兩者差異只在於微細之間,但是影響的是完全不同功德。

蘇師姐:李秀鳳你的功德不得了,你五魄回來要報佛恩去照顧澳洲香光大佛寺不能沒有人,說實在成長你兒子、媳婦,積德給你兒子、媳婦那是真的。

楚江王:是啊,如何真正救度虛空間的眾生,孩子你的智慧是可以做到的。當你真正做到之時,你最疼愛的兒子便能夠有所成就。因他是看著你成長的,你要做給他看,孩子現在放不下的也如同你放不下般,他會如此的顧家也是你當初如此的顧家他是跟你學的。你要放給他看,現在你對孩子的渴望他成就的心念是與蘇居士同的。這一方面你知道便可,若是你能真正做到成就自己孩子便能如你所願成就自己,這是吾要對你的一番話,而這五魄可因這法事超度即可,五魄幸可皆回啊。

蘇師姐:法事超度就是三時繫念要做,來,皈依佛不墮地獄,五魄這個眾靈他也尊重,你們現在在告他,先到我香光大佛寺法性土聽經。我佛慈悲。南無阿彌陀佛、無阿彌陀佛、無阿彌陀佛。進來了。

楚江王:繼續努力便可啊!

李秀鳳:是啊!感恩。

 

 

    文章標籤

    三魂七魄 閻羅王

    全站熱搜

    澳洲香光大佛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