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錯深法

人生在世,為這疑根難以斷除,懷疑自己,懷疑別人,懷疑佛法,

懷疑真相,那麼你相信的部分你是否還看的見?宇宙法理真相若

是如此容易透晰,生生世世也不會輪葬這麼多的出家人,而地獄

門前也不會滿是僧道......

 

 

 

2017/9/7    AM 4:32         主筆:釋法璽

常仁法師:
   應證之中,口莫傳舌,應當盡信,無論誰說。
   大法難信,何如此因?因眾少福,又心勝法,自心若勝,一切法衰,過去我也曾經是出家僧眾,許許多多的一切考驗,磨和,都不會是對於法的脅迫,法依舊如理,一切唯變心轉,人心易變,法恆無變,變者為人,人易態偏,常因身障,看錯深法,理猶原在,看各自想,無想便真,無心為修,有心非態。
   常仁明白,大家的心中多多少少都還伴有著得失之心境,這不一定這麼好解決,畢竟大家修行都還不算是太久,即使修行時間久了,世上多少人也都未如實放下,放下為何?其實就是我,這個世上最堅頑的東西,可能就是這個「我」吧,怎麼樣也難以擺脫,但為什麼有些人還是能做到?像是蘇祖母真實的做到,放下、無我,真實的成就是見性,不管你是誰,一定要知道見性的重要,否則一個色身不但沒有價值,完完全全都是受到外境所牽動,不但是修不了什麼?又渾染一身,滿是塵埃。
   人生在世,為這疑根難以斷除,懷疑自己,懷疑別人,懷疑佛法,懷疑真相,那麼你相信的部分你是否還看的見?宇宙法理真相若是如此容易透晰,生生世世也不會輪葬這麼多的出家人,而地獄門前也不會滿是僧道,現今世態已經沒有所謂的正向,所有似是而非的法脈、道風,如果將之當為基準,那麼香光大佛寺的真實,大家永遠不會明白,唯有放下自己的舊有思想,你才能看見真實的真相,是無量的慈悲,慈憫眾生的大心量。


   大家對於常仁法師很是多心,我也不過是生世輪迴的眾生之一,我與你相同,沒有不同,我們都是眾生,只是這一世輪我當個沒有身體的靈體,六道輪迴就是這麼一回事,不可能永遠都只有你好,你也不可能十全十美,同樣也不可能永遠都只有你壞,如今世間話說的「風水輪流轉」,其實大家業力都非常深重,但相同的福報也不一定少,只要大家暫時把怕吃虧、怕受傷害這點心性,暫時拿開,你能夠將事情的真相看的更清楚,而且更明,我也是修行的過來人,沒有人希望自己的修行不會成就,大家都想要成就,懂得見性的人也想要見性,明白自主的人,也希望自己能夠主宰一切,但這些無非需要一個明智的選擇,就如同各行各業,你的選擇到底是不是你所想要的?法璽法師當初不也是因為選擇的行業,並不如心中真實所想要的,而才選擇出家修行嗎?

法璽法師:是的,阿彌陀佛。

常仁法師:其實一切事情的重要,都在於決定,還有過程,結果與成就,不過是整件事情最後的終點,是一個真實的評效,但不會是任何人可以左右的結局,唯有過程的努力與抉擇,是我們所可以掌握和精進的,為什麼會有得失心,就是不服氣這整個過程之中,與自己所想像的結局並不相像,自然會有比較,而淪為失落之心,這是修行人常有的弊病,看似微細的波動,但其實影響很深遠的,因為有著這點心性存在,你永遠都會在原地,因為你隨時用著自己的量尺不停在評效自己的所作所為,這也是高標準的心態,低自尊的心性,這樣修行太有壓力了,距離佛門的基礎還太遙遠,因為這是世俗之心,現在無論在臺、或者中國等等之處,師父帶領弟子,已經很少帶心、養心,徒弟心中的那份微細,身為師父的僧侶,大德您注意到了嗎?
   懺悔文中,過去無明、過去無知所造下之罪業,我今一切罪障皆懺悔,唉!累劫累世都是一樣的懺悔文,但是真的改變了什麼?其實沒有,你的心還是一樣強硬,哪裡有懺悔,而佛陀的慈心就在於無量的包容,包容一切皆是無知所造過,而這個無知,無非就是沒有人教,人之初,性本善,大家都知道,但是沒有妥加善護,在這個五濁惡世之中,難講不會變樣,你是個沒有個性的人嗎?不論挨打、挨罵、被誤會、被傷害、感到委屈、感到受辱等等這些,你都能沒有個性的接受一切嗎?倘若你是可以承受這一切的人,講承受,你還是有個性,還有這些,你就還有強烈的我,在世間,許多人的爸媽常常會忍不下那麼一口氣,就是要講清楚,讓你知道我的價值,或者在修行道場,常常也忍不下這麼一口氣,你說的這些我沒有,我已經很努力了,常常還是需要表明清楚自己的價值,似乎沒有說清楚,深怕是你誤解了我,或者根本心中在打惡戰,這些只是舉例,那你認為自己個性改了多少?


   個性是業障輪迴的根本罪障,地獄眾生難調難服,我們累世輪迴,也一定有從地獄上來過,每個人沒有所謂的高或低,沒有厲害或不厲害,都一樣,都平等,而個性沒改,永遠都是輸的那一方,個性再強,面對生死輪迴,還是無法作主,若是講明白一些,在世間上,面對生老病死,有誰能夠說他可以作主?所謂的作主,是生死自在,是無有病痛,這是真實的修行,但在世間似乎做不到這點,常態之下,總以為生病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以為身體虛、身體寒只要多加溫補就好,世界上知道真理的人,或者曉得虛空實相的人,絕對不只有香光大佛寺而已,一定還有這樣的奇人存在,你是因為要感應正法,並且附有任務要救世世間,應該盡速歸隊,或許你也經關注了此地,希望你能大願、大力的站出來,因為世間再不搭救,已經快要來不及了,時間並不是這麼充裕,因為世界正一點一滴地在改變,講明白一點的現實層面,如果所有大僧的生命末期,那麼般的病態、老態,也不專指誰,就自己靈敏的觀察,這樣的修行算是有功夫嗎?還是只是多年以來受到人們加諸上去的光輝,其實裡頭什麼功夫也沒有?會不會是這樣,自己好好觀察吧。
   以前這些事情我從不參與,因為我總覺得人類就是這樣愚痴,貪戀於空間之中,不曉得危機,還沾沾自喜,不知道一山還有一山高,還以為自己才智過人,人類的心態,有時真的太可怕了,總有無限的量衡與比較在其中,而且害怕吃虧的心性,可以為了保護自己,而做出難以想像的可怕罪業,阿彌陀佛永遠慈悲的站立,垂手等待接迎一切眾生,看見這些,我就告訴我自己,這世間,我肯定不要再來,人與人之間到底還剩下什麼?總夾雜著一道厚厚的鐵牆,人心之間如此隔開,到底還有沒有真心在其中,還好人道能有這些情緒波動可以磨和這些,有所智覺,你便能改掉這些,倘若只有跟隨著波動而波動,那你真的遇上麻煩了,不懂的改正自己,任由情緒與波動的上演及大發揮,你什麼時候才修的了淨土?如果你不修淨土,那也問問自己,你什麼時候可以不要輪迴,如果大家真的還以為助念,或者是一生老實念佛,精進學佛,而個性絲毫都不需要改,如果你能上西方,或者結束輪迴,那麼地獄裡頭關著的人是誰?為何又有地獄滿患之說?


   蘇祖母的慈心,說我再也不是「魔」,是「磨」,其實我也不在乎這點差異,但蘇祖母所教育我的,我都有如實的聽入耳,我明白我有強烈的這點心性,因我與佛道本就有所距離,現在要相應,就必須調柔,我會的,累劫累世看了這麼多,最為苦痛的岩漿地獄我也去過了,也熬了多年,我終於願意改過向善,我原本真的是魔道中人,我來自宇宙外魔,西方魔宮的魔王,大家聽了可能就已經害怕,但在佛的心中,佛魔並無差異,為何身為人類的大家做不到這一點平等之心,我已不在乎這些,但我好心告訴大家,如果做不到平等,還有慈悲,你的修行一定會出問題,因為在不平等之下,如何與佛真實相應?
   既然我如今決心要轉為佛道,成佛救世,我就會做到調柔我的不足,對就是對,錯就是錯,要做就要完全的確實,要改就沒有任何的理由,這就也是我當初禪定能夠成就三年的原因,沒有自己,很好做事的,很好修行,有自己非常麻煩,那怕只有一點點,也會毀去一切的修為。
   放下自己,其實並不會像大家所想像的那樣困難,其實不過是保持沒有,想要的沒有,所有一切沒有,沒有之中自然見性,見性其實不難,不過是在一切沒有之後,看見的如來本性,人人皆具有此等心性,而且功夫都很高深,就看大家是否願意去尋得這點,明心見性的成就。
   修行求的是什麼?即使無所求,那麼修行,為的是什麼?如果還是無知、無明的日復一日,修行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晃眼而過,能夠得到什麼,可能容易只是一場虛幻,我的意思並不是要你得的什麼實質上的利益或境界,也並非要你在修行上有任何的貪求,我只想表明,修行一路,若是無所知,無所明,無知真,無知理,任由自心波動、動搖,或者還有滿腹的心思意念,還有所有的感觸,你的修行還差距太遠了,我明白許多人還是相同如此的度日,放縱自己的心性變化,不知道修行人的境界是完全的沒有,今天你的臉上如果還帶有一絲灰暗,你不是修行人,因為你還是把自己看太重,我希望你們的師父,你們的長者,包括你們自己,能夠看見佛法的真相,而不是只限於佛法的現狀或者佛法之中還抱有偶像思想,依法不依人,依了義,不依不了義,一定要明白。


   就如同蘇祖母所知道的,我常仁也知道,多少人看過這份文件,多少人心中帶有波動,又多少人不信此事,又多少人心中帶有懷疑、鄙視等等,帶有不平等之心看待此事,你是誰、你在哪裡、你的起心動念,我都知道,不用覺得害怕,因為有一天你的修行如果成就,你也能知道這些,這其實是靈性的本能,但是你若障礙自己於所有的知識,自想自是之中,佛法的學習,反而成為你最大的絆腳石,佛法的教義即使看得明白,即使說得清楚,你如果還是改變不了自己,這些也只淪為是間的佛法,就是世上推廣的人間佛法,差異很容易判別,那是自性,所謂般若智慧,那是無心,如果一本經典,你今生從未見過,假使大藏經點,你也能自如宣說,那便是見性,便是功夫與成就,在這世間,總有太多的想法與看法,好的反應或是壞的反應,絕對都會有,大家只要銘記自己是不是無心,而又無所為,自然清楚,繼續不間斷的往下直直地走,直直地去,過程的所有不需要看,不需要聽,不需要起心動念,只有有緣人會真實的加入,而真理一定會有明白的人,只有恆常保持清涼自在,你才有辦法詮釋這樣的真理,其實完全不需要言語,也能看見你是真功夫,大家應該更加努力,那一天一定會到來,我也會一直護持著大家,我的師父,我也能請他老人家來幫忙大家,他在常極光土,他的德號釋明光,是位慈祥的老人家,如果大家有所見,你就是我的師父,阿彌陀佛。


澳洲 香光大佛寺
聯絡人:海量法師/曹師姐
電話:+61-456-793-638
Blog:http://purelandstone07.pixnet.net/blog
E-mail:pureland.stone@outlook.com
地址:120 Gordon Smiths Road,Goombungee,
QLD 4354,Australia

                                                                                                                                                                 

 

    澳洲香光大佛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