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皇教育

 

2017/09/06 AM 04:44    主筆:釋法璽

 

常仁法師:
   慈悲心量,以身說法,此地此現,方能得救,在香光大佛寺最大的益處還有殊勝,就是處處都有學習的機會,無論是任何一位菩薩的示現,又或者是蘇祖母的教誨音聲,我想如果大家平心靜氣的仔細聆聽,好好攝心的聆聽,學進一分,便是見性一分,因為這樣絕妙的大法,還需要大家心甘情願之際,聽了還不願學,是不是很可惜?
   我能明白人人心中的那股叛逆之心,「你說的我不一定要聽。」若是有偏差的選擇你要聽的和你不要聽的,你永遠不會進步,你也不需要修行,修行純粹是為了修正自己的習氣,而才稱為修行,如果你什麼都是對的,為什麼你沒有成佛? 如果大眾之間,彼此的互動與切磋,你受不了,你不適合共修,因為造業了,還沒修成就,就滿屁股債,這得不償失,何苦來哉?


   蘇祖母說的每一句法語,常仁全部都是聽入心中,今日所說的高僧大德一定要沒有心,有心就不會成佛,我明白這與佛並不相應,確實佛乃無量無邊的廣大包容之心,常仁會學習的,慈悲就是包容,對於一切法相都是慈悲,是好的、是壞的,都與自己無關,起了念頭,自己就不清涼了,如今我也應該把我心中的量秤丟棄,再也不去秤量別人心的份量,我應該無心,才能接納更多的眾生,這是沒有差別,我能學習的。
  雖是如此,蘇祖母希望我講的,我還是會如實的說起,既然今日話題已經是環繞在慈悲與心量,大家學佛有沒有學到這點?如果沒有學起,那就與我們族群沒有兩樣,除了我們魔界,還有一個地方,叫做修羅道,都是善惡分明的地方,我們都要再改。如今與大家分享我所知道的。


   曾經純樸的過去,是純善的世界,至少比現今好太多了,那時的社會安定,百姓安居樂業,我曾為一國之君,那是好幾世以前的事情了,當時的我也是很明理的,與如今的性情其實大致相像,鄰國的百姓紛紛往我國遷居,我愛民如子,市街道上都是一片的安詳,皇宮之中,雖然不能完全的沒有紛爭,但是盡量的也是處於和平之中,皇子、公主一個個出生,當時贾伯斯就是我的其中一位皇子,我對待孩子很公平,但表面所見或許會認為並不平等,當時贾伯斯就是這樣想的,我對贾伯斯的期盼很高,因為這孩子有這份膽識和智慧,但就是不夠慈悲,急躁了點,靜不下來,善惡分明,與這一世他的個性也是雷同,眾皇子之中,唯獨贾伯斯膽識是屬最充足的,為了培養這孩子,成為真正的明君,自幼我就將孩子帶至偏殿,派了我的心腹大臣,單獨教調,在二十歲之前,我並不讓孩子離開偏殿,但孩子心性好動,總時不時動小聰明脫逃,我為人父皇,怎會不知道孩子的思維,每被我抓回來一次,我就是痛打他,或是什麼也不說,我並不會用同樣的刑責處罰孩子,有時我也會派他娘進去呵護他幾天,所以我明白他對我是又愛又恨,但我無所謂,我只要他成為明君,總算二十年的培育年限完成了,孩子從偏殿出來,但我並沒有讓孩子登基當太子,而是先行立了他的哥哥,也是長皇子為太子,他的哥哥心性就沒有賈伯斯的縝密,但他哥哥心中容易懷有不平,擁立他哥哥的大臣也是不少,這都是長皇子親娘,皇后的計策,賈伯斯當時是由一位長相貌美、善良的嬪妃所生,本就不被看好,但一樣都是我的孩子,我怎會有分別之心,我都愛、都疼,但面臨不同的需求,我會各自栽培,我不會滿孩子們心中的慾望,在國家大業之前,私欲必須放下,賈伯斯這孩子就是有太大的慾望,在於自由之上,被我綁了二十年,不能像其他皇子一般的自由自在,他總認為我剝奪他的童年,但我清楚,孩子除了這點不滿之外,孩子並未污染,反是相當清明,他的娘,是明理的女人,瞭解我的用心,後宮佳麗三千,我獨愛他娘的明智,一位君王也太可悲,身旁伴著這麼多女人,卻難得見到一位懂得真心付出的女人,多半受到權力地位的誘惑,利欲薰心,生了個皇子,就極力的鞏固皇子在朝廷之中的地位,有些皇子也不是我的骨肉,是不是我親生,我怎麼會不知道,但我也不因此傷害他們,盡然有緣,我也能好好疼護的。


   國政再忙,我都不會忽略對孩子的用心,我的朝代,太平盛世維持了許久,當時我立下的太子,我讓他每每跟隨我上下朝,看著我處理國政,有時我也出題考他的心量,有些時候觀機,就用了太子所答覆的答案,讓孩子從中學習,所謂的決策是需要負多少的責任在其中,而心量、慈悲、智慧又是何等的重要,關係的是所有百姓子民的安危,還有福梓,我讓太子有做對的時候,也有做錯的時候,但我都不予責怪,就是教導,甚至微服出巡,帶太子親自去看,政策下的後果,當然這些決定都不是影響太大的政策,且都有先行的聖旨告知地方父母官,令他們有所因應的策略,大家都很配合我調教孩子的心。
   而此時賈伯斯則託付給大臣,孩子跟隨二十年的師父,我讓大臣引導孩子看見自己的使命還有任務,讓他帶著孩子出遊三年,三年之間不需回宮,隨時隨處安排有一切供應的米糧,這三年我同時親力親為的看顧太子,當然太子漸漸的成長,從中也看見自己的不足,勝任皇位確有不妥,我命大臣在遊歷的每一處,也教導賈伯斯如何處理政策,像是即時的修補堤防、即時的補救糧荒、或是降低稅收,或是斬除貪官汙吏等等,所有當下的政策,我賦予大臣一切的方便權,但要即時回報聖上,目的不是不信任,而是要讓共理朝政的太子看見這一幕幕的民情,還有妥善的方針,我知情起初太子有些許的嫉妒與低落,但因太子有我時時的教導,很快導正這樣的想法,而太子心中漸漸平順,而且服氣,在滿三年,賈伯斯與大臣回宮時,太子寫了一份文件,向我辭了太子之位,而太子當時告訴我,他願意一生輔佐賈伯斯為皇君,我很開心太子的成長與雅量,懂得讓賢,當時我告訴太子,這不是你的資質不好,而是每個人生來都有他應該執行的任務,以及與其相對應的職位角色,這三年來,太子完全明白我的用心。


   而賈伯斯也沒有讓我失望,我在等待他主動來找我,他回來我也知情,已經與大臣會過面,但我就是沒有召見孩子,回來也有七日了,孩子終於在夜裡來到殿上,我讓所有公公讓孩子直接進來,不用報備,孩子大概也知情我在找他,孩子三年來的成長,心思成熟了許多,又有膽量與魄力,我其實相當歡喜,但我並未多講,孩子向我跪拜後,告訴我,父皇,兒臣想謀個官位,三年來的經歷,兒臣看見了人間疾苦,兒臣希望自己的榮華富貴可以分一些給大家享用,至少也能少一些苦,聽見這番話語,我非常高興,但我不動聲色,我問著孩子想要謀多少階級的官位?說出來好讓父皇安排,當時太子退位消息並未公開,連皇后也尚不知情,只見賈伯斯緩緩說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之位,我可以全力輔佐太子,但我需要最大的權力幫助民情,見孩子的真情之語,我笑的好開心,這二十多年來的棋總算走完了,我告訴賈伯斯,太子已經退位,爾後會全力輔佐你,你心中的大志已經雄偉,堪負重任,皇位現在傳給你,擇日登基,趁著父皇還在世,見你處理國政,不妥之處還能多加修調,父皇唯一的託付就是務必當個明君,孩子欣然的接受,不到三日,登基為皇,而我則退位,就讓老父輔佐,提攜孩子,在我闔目以前,我看見孩子都擔任得很好,我也很欣慰,這就是我與賈伯斯的過去世,是好的因緣,我只想要表達,慈悲、心量是可以培養出來的,而缺少這些元素之時,容易落入惡的思想,容易一步差,步步差。


    統理國政,護民之心,悲憫眾生之心,與救世還有修行,其實相同,事情面向不同,但這顆心是相同的,真實當心量越大,越能接迎廣大無邊的靈靈眾生,而且無私之心,更能真實的幫助到眾生的需求,體恤眾生,身為在位者,必須如實而行,身為當機者,必須如實無吝,身為教化者,必須如實教之,身為受教者,必須如實學起,如果佛法的傳承一直都是建造在這樣鞏固的地基之上,佛法還怕不興旺嗎?現在雖然已經偏斜,重新建造需要時間,但有必要這麼做,不管要蓋多久的日子,都是必須踏踏實實的重新建造起,所謂的現世表法,就如同澳洲香光大佛寺,正要建造正法道場,為了要將正法示現世間,這間大佛寺必須建起,而且絲毫不能馬虎,必須完完全全的表現正法的心量、正法的剛正、正法的慈悲、正法的殊勝,所需的護持與機緣不容易聚合,這就如同人的心性不容易改轉一樣,大家要有信心垮台原本的法相,其實每一篇名門山派的真實訪問正有此意,所有佛法教條上的失敗,請名僧親身說個明白,而當大家逐漸看見正法的真實之際,救世、正法開始建造之期,以我過去生那一世來說,我也是努力的耕耘,培養未來的明君二十多年,所有好的、壞的反應,我也都看在眼裡,但我不因此而對皇子示軟,貫徹始終的態度,最後才有可能接近成功,像是當時我傳位後,依舊太平盛世那般,我相信蘇祖母明白我的意思。


   大家現在所有的弘法,所有的努力,應該保持初衷,而且要滿滿的信心,不應使一切外緣而干擾、動搖,每次的動搖,都是在鬆垮自己的地基,那麼房子什麼時候可以建立起來?未來當任師父、親教師,也同樣意思,一定要帶心,而且看見一切的好,不因壞相而動搖,如此我相信正法,不久便能弘揚於整個虛空,並且屹立不搖,阿彌陀佛。


澳洲 香光大佛寺
聯絡人:海量法師/曹師姐
電話:+61-456-793-638
Blog:http://purelandstone07.pixnet.net/blog
E-mail:pureland.stone@outlook.com
地址:120 Gordon Smiths Road,Goombungee,
QLD 4354,Australia

                                                                                                                                                                                                     

    澳洲香光大佛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