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大師

 

「上諦下閑大師」的圖片搜尋結果

 

 

 

2017/06/02 AM 03:31  主筆:釋海澤

 

釋海澤:禮佛十拜,禮請閑大師。大師慈悲,後輩有此殊勝法緣,得以訪問閑大師。大師如今已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可否請大師告訴後學,當初您往生時的情形及之後香光大佛寺在如何的情形中,將大師請往西方極樂世界、以及您在世修行時有無病苦及身心魂魄的關係。希望大師慈悲、悲憫眾苦,能令見聞者經過大師的指點,相信有阿彌陀佛、有西方極樂世界。

諦閑大師開示:
諦閑曾經迷一時。亦曾娶妻與生子。忙忙碌碌為妻孩。

    匆匆忙忙日日中。究竟人生為何來?難道如此即一生。

    宇宙芎蒼何其大。其中生靈是如何?放下所有入僧門。

    曾經有過已全無。唯有重生所見眾。眾有吾有各個有。

    如今但卻於何在。只因與之無相應。自然得隱不相見。

    若是將開即能入。入後但需隨時行。行中得解明如何。

    原來無心自然作。即是當下應自性。

阿彌陀佛!沒想到今日有此因緣,可以在此和大家說說話。諦閑雖然已經過世數十年,但並未忘記在世時的這段因緣,雖然如今各分西東,總是緣聚緣散。曾經相聚一時,曾經共聚一堂,為參研佛法,為討論後續,為如何解危,為眾苦速離,為法脈延續、為接引大眾,為的總 不在自己,而在為眾如何解脫生死,如何教理和一,如何在大環境變動改變之下,安定浮動不安的心靈,讓大家相信佛法,從中得受法益,受用於日常生活中,而非遙不可及,束之高閣,難以得利。所以畢生精力,除了弘法,亦用於教學,用於解惑。不論是否是法師,法師為延續法脈重要,信眾亦是同樣重要,若無信眾發心護法,亦無法讓法師全心辦道,而後生晚輩亦是重要,佛法承傳在其中。
一生戰戰兢兢,不敢一日苟且而過,深怕暫時鬆懈,便有違佛恩!所以常常可見諦閑俯首桌前,或者寫書將所學、所研、所悟的筆下疾書,因為所謂悟處一閃即逝,此次又與下次不同,但總是不離於真理,觸類旁通,豁然大悟之處,亦是拍手叫好。佛法實無止盡,儘管往前奔去,無有止時,即是得一,明見之時。

    諦閑慚愧,知了上淨下空老和尚常於講經說法時提到的弟子鍋漏匠之事,鍋漏匠與吾原本是童年好友,後來成為吾之弟子。鍋漏匠知苦、欲離苦,所以吾教的南無阿彌陀佛佛號,提起後便緊抓不放,之後預知時至,站著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令人讚嘆!


吾一生教學為志,學生時時有。亦常告訴學生,佛號重要,往生唯一可有之念頭只有佛號,念念相續,不可間斷,切勿有其他雜念妄想。而吾於七十又五之齡,亦是預知時至,卻在其中一念佛號之中,念及故友們,應該會同阿彌陀佛來接引吾往生回西方極樂世界吧!就此一念妄念之起,未能與佛同往西方。亦是金光現前,但無佛接引,直往天道第二十七層天,可惜哉矣!畢生亦是念佛人,雖非全心,但亦是有力。就此一念之偏,西方失矣!奉勸有緣者,往生前念佛切勿散心雜念,一心一意全於此佛號中才是。否則妄念一起,就失去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機會。修行目的不也就是為了淨化身心,能得如來智慧法益。而其中之一,不也涵蓋淨土念佛法門,而且為最精要。為何如此言之?眾生多少輪迴業重,佛法雖然浩瀚應機,但眾生造業之快,雖然佛法可洗滌塵垢以顯本性,能得離苦,但亦因根性不同而有快慢不同,眾等利根有多少?一般根性有多少!希望能得一世解脫,豈是易事,往往不及業造之快,而淨土於其中,特殊稀有為其他法門沒有的一點,能帶業往生。此為阿彌陀佛大慈悲願力才能有此恩澤惠施生靈,所以稱淨土為難信之法,若非宿世福德因緣具足者,難信難聞此法。諦閑畢生除了弘法亦是教學並行。實在汗顏,並未對淨土彌陀大法念佛法門加以弘護。世尊早已教誡,末法時期的眾生根器,淨土才能成就。而實際的狀況,時間空間的種種限制,亦要靠淨土念佛法門方便、攝受才能得度!實乃諦閑之過,若說是大意,亦不為過。雖然吾亦念佛於平日,但對於往生時之細微念頭並未加以注意,所以才有往生一念之差,西方遠矣之報!
其他宗派,如吾畢生精力所弘天台,亦有不少學子僧人當生精進勤研,或有修行者之風範,或有著作於後,但此生終有結束之時,來生去處於何處?堪憂!往生前一念念頭導向,若有偏差,三途六道都有可能。學佛僧人不可不慎!不論在世所歸所專為何宗,必要記得,淨土念佛法門「南無阿彌陀佛」佛號之執持,一心不亂之定功、微細念頭之不可,乃為每一位修行人必學必精進之課程,以得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之保障。


幾年前石碇之香光室蘇居士於二十八層天天道四聖及冥界,已超度無量無邊之眾靈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蘇居士研教所用之教材為上淨下空老法師講經說法內容轉為教本,當時內文提到諦閑老和尚,其實吾早已於天道靜觀蘇居士,雖為居士之身但其成就及幫助眾生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之道業,已經超越一般居士及法師,於末法眾生之中,不可等閒視之。應是時節因緣成熟,吾現身於一位居士身上,當告之吾名之時,大眾嘩然,大家都以為吾已經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沒想到竟至天道二十七層天,之後在蘇居士及諸位大德至誠懇切的念佛聲中,諦閑得見阿彌陀佛竟然就在眼前,全身金光,對吾展開佛顏慈目,吾即時跪下,蒙佛接引,一聲佛號便已至西方。此事不可思議。若非諦閑親身體驗,實難相信,阿彌陀佛能以如此接近的方式示現於香光室,亦即現在的香光大佛寺,而阿彌陀佛與亡者或往生者之關係如此緊密及快速。實乃之前未曾聽聞過之事。阿彌陀佛非於十萬億佛國土之外,非如此遙不可及,而是即時即現,就在此地。此本為身後之事,如今得現,是為告之有緣者,真有阿彌陀佛、真有西方極樂世界。而阿彌陀佛就在香光大佛寺。出家人一向不可打妄語,尤其言稱有佛,見佛、是佛,更須小心謹慎,若非數實,更是大妄語,無間地獄之罪。而諦閑於此中所言皆是數實,乃諦閑親身之經歷。

海澤:感謝大師所言,此篇能見聞者,必受法益。
再請問大師,您於往生前是否有生病?可否談談您對三魂七魄之看法及本身三魂七魄是否有被牽引?何種情況下被牽引?請大師慈悲開示。

諦閑大師:三魂七魄之說法,於佛法中一般少有提及,乃因顧忌與民間教派有所混淆。但存在亦是事實。吾於往生前十年約六十五歲時,身體略有不適,偶爾會有頭暈,但是過不了多久又好了,之後偶爾又頭暈,反覆幾次,當時僧中及學務繁忙,並未加以注意,而且學佛之人,對自身身體之照顧早已置之度外。如今回顧,頭暈現象發生之時,其實當時已有一魄不在,所以才會令身體漸感疲累,不如平日長時間能令精神凝聚。另外,當全力投注於某事之時,必是忘記自身之問題,當放鬆之後,便全然湧起。吾之魂魄於身體疲憊而後歇息之時,夜半時冤親債主化現夢中,夢到吾在教學,台下學生滿座,專心聆聽。其實此時台下學生滿座為冤親債主化現,但吾不知,已有一魄被引入夢中教學。此時此魄已無法發揮平日之作用。就因為這兩魄之喪失,使於往生時一念散失,此念未能凝固於佛號上,而得轉入天道。此結果若要說為冤親債主討債障礙往生亦無不可。

海澤:再請問大師,可知此些冤親債主是您幾世時的冤親債主,和您是什麼關係,如今會來障礙大師往生?

諦閑大師:吾觀之後得知,過去六世之時,吾也是出家眾,對經論亦是擅長解說,但也因此微細念頭之中起了傲慢之心。但卻未察覺出來,因為是表現在無意之時,但聽者有心,因此而障礙許多人求道。此些冤親債主即是當時被障道之人,此時得已索報,讓吾無法成就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之道業。唉!從未得知有此障道的方法,不可大意。
此事真是不可思議!知聞者有幾人?蘇居士慈悲,將之公諸於眾,希望見聞者能有所警惕。諸多學人,亦應相信六根接觸六塵,肉眼凡夫有諸多之事,未能得見,未能得知,眼觀有限,耳聞有限,如今應證,相信幾分便得幾分之利益。但願諸眾皆信有阿彌陀佛,信有西方極樂世界,發願往生,一世成佛!阿彌陀佛。

 

    澳洲香光大佛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