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秀禪師

2017/07/27 PM 3:33    主筆-釋法心

 

法心:法心禮佛十拜,禮請神秀禪師,法心將訪問您,請您分享修行的經過,以砥礪後學。感恩您的慈悲,阿彌陀佛。

神秀:神秀自小修行材。聰慧過人問體解。自幼喜愛經典讀。家中富裕確行修。父母不解走此路。望孩可得高官做。權利掌握助家中。但孩苦苦哀求是。還是剃頭成為僧。

        父親與母親,是在一個不被祝福的情況下結合的。母親乃為貧困人家的小姐,父親家則是在地方上小有地位。在父親的堅持下,仍是將母親娶進門,在就在母親娶進門後,開始家道中落,家族將所有的錯怪罪在這對年輕夫婦上。父、母則是忍下所有的委屈離開了家族。父親到了外地好不容易謀取一官半職,生活總算是穩定下來,開始想要個孩子成為生活的重心。母親誠心的求神問卜,希望可得一子。就在一日的夢中,夢見自己坐於一大石上,突然一聲巨響,大石裂開,母親跌落於地。就在這奇怪的夢境後,沒多久母親懷孕了。

        父母乃是殷殷期盼下才得到此子。自小面容莊嚴,討人喜愛,也總是一語驚人。這麼小的孩子怎可講出如此般成孰的話來替大人們解決之間的紛爭。也從生了神秀後,父親開始受到朝廷的重視,官位越來越高。神秀自小亦是個愛讀書的孩子,父母雖是陸續又生了幾個兄弟姊妹,但對神秀的重視從沒少過,上私塾時,神秀總是對那些儒家思想、甚至老莊很感興趣,喜愛研讀於其中,時常可以一整天都埋於書卷香中。因父母對地方的寺廟都相當的照顧,常會去布施或者空閒時去寺廟幫忙。一日寺廟中的曬書日,將藏經閣內的書拿出來曬一曬,以保持書的恆久性,這是一個大工程,地方上的這時會有些人聚集著幫忙此事的進行。就在那日,母親帶了神秀去,神秀邊幫書邊閱讀佛經經典的小段內文,發現裡面竟然是有著很深的奧義,讓神秀心中的歡喜油然而生。那日過後就愛往寺中跑,很想在看些經典。但寺廟中的藏經閣非是一般人說要進,即可進的。師父慈悲,看了這麼好學的我,就會在神秀去廟中時偷塞個一本經書,讓神秀帶回家研讀。有時不懂經典的內文,就會再遇到師父時,上前詢問個明白。師父於是希望神秀可以一起來聽經,或許可以解決心中許多的疑惑。就如此神秀成為寺中最小且可坐最久的聽經常客。師父高興且在因緣漸漸成孰時,問神秀要不要出家。其實神秀早有此想法,回家稟明父母後,來到了廟中,那年神秀為十三歲,師父開心的表示,自己也是如此般的年紀,便選擇出家了。剃度後師父幫吾取法名為神秀。感恩師父讓吾找到了人生想要依循的道路。神秀勤快的擔下砍柴和劈柴的工作,為了在佛法學習上練習更有毅力,神秀從不喊累。閒暇之餘,神秀請師父答應自己可以去翻閱經典,希望從中跟古大德學習。師父見著神秀的精進又機靈,年紀稍長後,師父漸漸將寺中些重要職務交給神秀去辦。為感恩師父的栽培,神秀皆是盡心而做。師兄弟們對神秀之辦事能力,也是認同的,常常也會請神秀幫忙,神秀也皆是竭盡所能。

        慕名而來拜師之弟子越來越多,師父希望神秀能夠稍微幫忙帶一下,看顧著後進的師兄弟們,如若行為或想法上有些偏差也須將其調整,幫助師兄弟們把生活上的基礎紮好,因為一點一滴都是修行,至於禪坐方面,還是要勞煩師父看顧著。神秀尚無能力處理禪坐時可能遇著的狀況。神秀對任何一事、一物皆是盡心而為,從不馬虎。但如今察覺有時自身過度的在意,反而變成一種執著和個性中的好強,漸漸顯現。其實現在回想起來,自己勇敢地講出來,讓所有學佛的修行人明了,這其中微細的波動。師父非是不明白,也於適當的時機和神秀點過。神秀的靈敏亦是察覺自身的問題,並向師父懺悔。師父則是慈悲,未多說什麼,並還安排神秀於師父講經的空檔之餘,也開始練習講經,先從師兄弟們開始練習,孰絡後漸漸的也和信徒們講經。神秀從小喜愛讀書,大經大論也算是都有讀過了,如今這樣的講經,對神秀來說還不算不上是太難的事。事前想好講哪部經,上台後即可朗朗上口,也因此積累了一些信眾。師兄弟漸對神秀也都很尊敬。神秀的講經沒有絲毫的保留,只希望大家可以真正的了解佛法的好,也希望佛法可以傳承下去。師父門下的弟子日漸增加,在與師兄弟間的相處,就是最好的修行,彼此的包容個性,其實神秀也知出家人是不可以有個性的。雖是自己會講經,師父又相當器重,有不少師兄弟會忌妒。表現在臉色上和表情上,神秀雖知道,但儘量不去感受。當然亦是有真修不計較之人。神秀也告訴自己雖然現在居此,但絕不可起傲慢之心,否則自己一身的修行都要白修了。雖然自身從小到大皆被認為是機靈、聰明的,但又是多少個深夜的努力,研讀經典,如今的講經才可稍微有人願意聽,自認不是一個頓悟者,神秀主張漸悟,靠一步一腳印的扎實。寫出的「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台,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之出發心莫非是提醒自己必須時常關照著自己的心,是否染到世俗或世塵的半點東西,當該時常提起覺性。神秀非是要刻意和惠能比較什麼,但亦是佩服惠能在佛法上的領悟。惠能的一偈「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確實令人讚嘆。從未在大家面前被注意過的惠能,竟可講出如此般境界的話。自己講經傳法也一段時間了,心卻無法像惠能如此般的清涼。老實說,看到惠能的偈後,說心沒動是騙人的,發現修行這麼長的一段時間後,在此時的習氣竟然洗現前了。強烈的忌妒之心,不認同的傲慢之心。像偷兒一樣,讓神秀怎麼擋也擋不住,怎麼壓都壓不下來。再加上聽到師兄弟們耳語間的討論,讓心更是起伏,得失之心伴隨而出。好可怕,真的好可怕。不知自己的底層竟還是如此。如此般的心不平,讓自己的面相,似乎和以前不大同了。面容不像以前的光采,心中一股落寞將自己的心一直往下拉,越來越沉。在知道師父把衣缽傳給惠能後,表面上是沒說什麼,自己的這顆心像是被捆綁一樣。師兄弟和弟子們其實看得出來,神秀變了,沒有以前的自信和光采。心中很是心疼,也不解一個對佛法到目前為止沒什麼貢獻的人,為何師父要講法傳給他。於是弟子們背著神秀,派了人去追殺已經拿著衣缽遠走高飛的惠能。之後的神秀就守著原本講經的崗位,但心已是不再開了。常常胸口很悶、痛。如今香光大佛寺打開了人之三魂七魄。神秀回頭一看,那時的忌妒、傲慢、得失心,就已是失掉自己的二魂三魄了,剛開始身體漸漸的疲倦和痠痛。其中一魂亦在自己心中一個黑暗的底層,盤旋著為什麼自己的修行變成這樣。如今講起來有多可悲、可憐啊!因為習氣的現前把自己給害慘了。死後亦是下了挖心、挖腦地獄,因為自己出家沒有給大家一個正面的形象,還讓習氣現前後,不是好好反省改過,而是就此沉淪。回想起剛出家時和年輕時神秀對佛法熱誠和一顆傳承的心,只因自身,這個身體的習氣給打敗了。不值得,真的是不值得啊!

        死後我下了挖心、挖腦、挖腸和狼啖地獄,雖說不是神秀派人去追殺惠能的,是弟子,但是神秀自己做了壞榜樣,才會使弟子們做出這樣的舉動,弟子所做之事,神秀亦要受報。感恩香光大佛寺蘇居士將神秀從地獄中救起並送上西方極樂世界,否則不知還要在地獄多久。神秀一絲不保留的寫下自己的修行,以砥礪大家,做為大家的借鏡。個性不可得,千萬別被自己的習氣給打敗,千萬記得當初的初衷。神秀如今在西方極樂世界,一片光明,也在阿彌陀佛面前聽經和懺悔,將自己所學說出。極樂世界是個沒有我的世界,相對於娑婆世界的七情五欲,五欲六塵層層於這個身上,難以拔出,真的是好可怕啊!大家千萬要倒歸極樂啊,不要再有一絲絲的戀塵。這個塵就是這條靈無限的輪迴,是極苦的。要聽神秀一勸。阿彌陀佛。

 

 

 

 

    澳洲香光大佛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