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救世 

   朱廣尊者分享法身超度

 

所有人都被朱廣的念佛聲給感動,一句又一句的南無阿彌陀佛打進每個人的心田裡,他們從來都不曉得佛號的殊勝,和阿彌陀佛的慈悲,看見朱廣的表法,他們對阿彌陀佛深信不疑。朱廣的法相,一年比一年莊嚴,臉上的胎記也一年比一年淡化,令所有信佛者讚歎不已。

 

 

 

 

 

 

 

                                   

二O一八年十月七日

朱廣的前生曾經是一名大將軍,一生征戰了無數場的戰役,在最後一場戰爭中,朱廣後悔了。所有的敵軍都落入我方設計的陷阱中,一個接著一個全都落入大河裡,他們拼命的掙扎,拼命的掙扎,眼看我方就快要戰勝了,但朱廣的心卻一點愉悅的感覺都沒有。這一生,朱廣被迫成為將軍,被迫持刀,被迫練武,被迫接受所有的訓練,最後成為一名大將軍,被迫殺人。朱廣沒有反抗的餘地,一生活到五十餘載,全都在戰場上度過。朱廣不懂生命的價值何在?每一場戰爭中殺害了無數條生命,將自己的生命和別人的生命全玩在刀箭下。朱廣在這一刻思念起自己的母親,母親辛苦的將朱廣從一個嗷嗷待哺的嬰孩,扶養到成年,母親自己經常有一餐沒一餐的過生活,省吃儉用的照顧朱廣,現在朱廣卻沒有辦法在母親身邊孝敬她。母親生給朱廣的這條命,隨時都可能葬死沙場,眼前的這些將軍、士兵們,都是天下母親的孩子,沒有一個不是母親心中的寶貝孩子,如今大家全為了國家、為了戰爭,將自己的生命賭在戰場中。

辛苦扶養我們的是母親,如果我們戰死在戰場上,哭斷腸的也是我們的母親,朱廣怎能做出如此不孝之事!朱廣一聲令下「救起所有的敵軍!」,全場的士兵們被朱廣的命令給嚇壞了,他們正準備戰勝這場戰役,然後大肆慶祝一番,現在朱廣竟然下了這道指令,士兵們不明白現在為何又要救起敵軍?朱廣再次命令所有士兵,救起落難的敵軍!每一條生命都不可以任意的踐踏,每一個人都有父母,沒有誰的生命是可以這樣被對待的。士兵們不認同朱廣所下的指令,他們多次勸阻,朱廣依然堅持如此作為,士兵們知道無法改變朱廣的決策,只好聽從朱廣大將軍之指令,用最快的速度,將所有落難的敵軍一個個救起。這些敵軍被救起後一個個落荒而逃,他們誓言一定會再戰勝我方,士兵們見敵軍囂張跋扈的模樣,後悔、懊惱剛才為何要救起他們!所有士兵們憤恨不平,不滿朱廣的作為,朱廣告訴所有士兵們「此事由朱廣承擔,這次是朱廣帶領大家的最後一次出戰。朱廣這一生殺害無數條生命,現在朱廣真的後悔了,朱廣要用自己的生命,換回大家的生命」。

這場荒謬的戰局立刻傳回到皇上耳中,皇上氣急敗壞,立刻下令刀斬朱廣,將朱廣視為一名叛軍!朱廣還有一名友人在官場上任官,朱廣請友人相助,傳一封書信給母親大人,朱廣在信中請母親好好保重身體,朱廣的這條命是母親給的,朱廣寧死也不願意繼續殺人,既然自己無法為自己的人生作主,朱廣只好做此下下策的決定,至少不會繼續殺害人命。

朱廣在隔日午時立即問斬,正氣凜然的死於斷頭臺上。這一生朱廣雖是下了地獄受刑,但朱廣在死前深深的懺悔,懺悔一生的罪業,懺悔自己的無知,這個真心的懺悔,已經折抵了自己的罪刑,在受刑期滿後又做了二萬年的畜生,然後再次得到人身。

朱廣在投入母胎之前,早已立下誓言「這一世朱廣一定要珍惜這個寶貴的人身,救起過去所害的靈靈眾生,若是朱廣又執迷不悟而沈迷於世間的諸種欲望之中,朱廣要放棄所剩下的陽壽,請立刻帶著朱廣到地府處分」。

朱廣這一生誓願要度化一切眾生,當朱廣還在母親的腹中,便已開始靜靜的聆聽母親的念佛音聲,一股柔和又慈悲的力量,正在幫助朱廣一天一天穩定的成長,朱廣跟著母親念佛念了十個月,在一日的清晨呱呱落地,是個胖娃兒。

家裡沒有錢買紙筆,母親在取了根樹枝,在沙地上教導朱廣南無阿彌陀佛六字,母親這一生並不認識字,唯獨這六字名號她謹記在心。母親深信,只要相信南無阿彌陀佛,世間沒有什麼事情是無法解決的。母親感恩帶著她學佛的姑姑,當時母親十三歲時,家中意外遭遇變故,父母在一場大火中命喪黃泉,母親從此寄住在姑姑家中。

母親的姑姑是個虔誠的佛教徒,每天都會到寺院裡做佛事,姑姑並沒有結婚,她一生都在精進學佛。當母親面臨父母雙亡時,姑姑立刻將母親接回家中照顧,陪伴母親走出傷痛,姑姑就是用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幫助母親,讓母親從黑暗中重見光明。母親心懷感恩,感恩南無阿彌陀佛,感恩姑姑。

父親是母親從小指腹為婚的對象,母親在十六歲時嫁給父親,十七歲生下了朱廣,若不是指腹為婚的關係,母親這一生並不打算婚嫁。幸好父親和母親一樣,都是虔誠的佛教徒,祖父母堅決要母親生個男丁為朱家傳宗接代,並繼承朱家的財產,母親不得不遵從,一年後就立刻生下了朱廣。

朱廣帶業來到世間投胎,一出生左臉頰上就帶有一大片黑色的胎記,雖然長得白白胖胖,但這個臉蛋讓人看了就害怕。雖然朱廣是朱家唯一的子孫,但祖父母並不喜歡朱廣,他們看見朱廣臉上的胎記,就心生厭惡,即使朱廣在他們面前叫著祖父、祖母,他們也不會回應朱廣,猶如陌生人一般。

父親和母親是朱廣最親近的人,他們教導朱廣念佛,從小培養朱廣的自信心,讓朱廣明白「心善心美,自然能生莊嚴法相」,因此父母親不斷教導朱廣擁有一顆善良之心,帶著朱廣默默行善。在母親的教養下,朱廣長成了一顆健康的心態,不會因為自己的外貌而心生自卑之感,也不會因為別人的眼神,而瞧不起自己。

朱廣可以大大方方的站在所有人面前,教人念這句南無阿彌陀佛,有許多自卑的孩童和大人,見到朱廣長得比他們更嚇人,卻能如此自在大方的站在大庭廣眾面前念佛,他們深信是這句南無阿彌陀佛,給了朱廣強大的自信與力量,也紛紛開始跟隨念佛。念佛,念佛,念得他們心開意解,念得明白人生的真實相,愚笨之人才會執著於色身的美與醜,有分別之人才會對相貌有美與醜的區別。若是一生追求西方極樂世界,念佛都已來不及,有誰還會執著自己的外貌?

小小年紀的朱廣就帶動好多人一起念佛,朱廣明白只有阿彌陀佛才能解救大家,沒有佛,所有人都得沈淪淹沒。朱廣在大眾面前,將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念得入心,念得穿透每一個毛孔,悲痛世人深受輪迴之苦,感嘆世人業障深重。所有人都被朱廣的念佛聲給感動,一句又一句的南無阿彌陀佛打進每個人的心田裡,他們從來都不曉得佛號的殊勝,和阿彌陀佛的慈悲,看見朱廣的表法,他們對阿彌陀佛深信不疑。朱廣的法相,一年比一年莊嚴,臉上的胎記也一年比一年淡化,令所有信佛者讚歎不已。

祖父母看見朱廣一年一年的成長與改變,他們後悔對朱廣的不理不睬,有時會刻意的買些禮物送給朱廣,或特地煮了些好吃的食物討好朱廣。但其實在朱廣的心裡,他們永遠是朱廣的祖父母,即使當初對朱廣的冷言冷語,朱廣還是孝敬他們,相信這一切都是因緣的刻意安排。

朱廣教導祖父母念佛,朱廣的法相已經讓祖父母對佛深信不疑,朱廣為祖父母介紹佛法,自從祖父母學佛以後,原本的強硬與權勢漸漸被磨去,他們的心越來越慈悲。當朱廣提出想要出家的決定時,祖父母不但沒有反對,甚至成了最支持朱廣的人,朱家的財產全都用來護持佛法,護持阿彌陀佛道場,讓越來越多人可以信奉南無阿彌陀佛,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永拔生死之苦。

朱廣為報佛恩,報父母恩,一生在佛道上精進努力,四十歲接下佛寺的住持,教授四百餘位之弟子,於臨終時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由弟子繼續承傳法脈,廣度眾生。

世間之人捨身為眾,真正做到無我者,確實唯獨蘇佛一人。以度化眾生為活在世間之使命,突破重重障礙,開解層層空間,超度的廣度越來越寬廣,得度的眾生越來越多。整個末法時期從原本的惡相漸漸改轉,干擾人心之眾靈大量被超度,空間越來越純淨,相信繼續努力下,由末法轉為正法絕非難事。

蘇佛將朱廣送到有緣的空間中,這些等待被超度的眾靈,已經等了數千萬年,甚至上億年的時間,若非蘇佛慈悲帶著朱廣來到宇宙中超度,這些眾靈還是繼續停留在空間之中受苦,蘇佛真正慈悲至極!朱廣感恩阿彌陀佛慈悲,感恩蘇佛慈悲。

由釋法菁主筆所收訊息

    澳洲香光大佛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