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裡見真   

    胡克文尊者分享法身超度

 

 

 

 

 

 

 

 

                             

二O一八年九月三十日

克文的祖父和父親是軍人,祖母和母親是文人,家中從祖父母開始,就制訂好了好多規矩,只要是胡家的人,都必須遵從這些規矩,一旦違反了規矩,就必須接受懲處。

家中每餐的菜量,絕對用磅秤秤得非常精準,一粒米也不能多,一粒米也不能少,菜量絕對適宜,絕不會有多一口,或少一口的情況發生。家中的洗衣水,一天就是五桶的井水,不能多,也不能少。胡家更是注重家庭倫理道德的規範,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唱婦隨,長幼有序,而胡家也注重孩子的體格訓練,每日晨間都必須外出運動,不論跑步、射箭、賽馬等皆可,因為胡家的男丁隨時都會被徵召出征,必定要訓練良好的體格,才能在戰場上衝鋒陷陣。

克文是胡家的二少爺,克文還有個兄長克剛,一個弟弟克士,我們三兄弟從小接受教育,也接受各種戰術的訓練,要談詩書,就談詩書,要談戰術,就談戰術,能文能武,樣樣精通,這是父母從小對我們的栽培,希望我們三兄弟能成為社會上有用的人。此外,父母也將我們生得一表人才,相貌英俊,身材挺拔,所有看過我們三兄弟的村民,都稱讚胡家祖先有德,教子有方。有好多的村民,爭相介紹自家的女兒要給我們三兄弟認識,最先擋在門口就是祖父,祖父不希望我們三兄弟將人生用在感情上,不如多為社會做點有意義的事,好比為國家戰爭這件事。

當國家要出兵征戰,祖父與父親立刻被國家推派出,戰事越演越激烈,國家要再徵召各家壯士,胡家三兄弟全部出征,這是克文第一次上戰場,戰場上萬馬奔騰,刀劍四處飛射,我國氣勢強大,敵軍被戰得節節敗退,最後我國奪得勝利攻佔敵國領土,凱旋歸國。

這次克文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上戰場,雖然我國在戰場上戰勝了,但克文卻受了重傷,敵軍騎著戰馬衝到克文面前,以克文的敏捷其實可以輕易的一刀刺進敵軍的要害,使他一刀斃命,但克文卻下不了手,最後被敵軍的刀劍砍傷,幸好克文迅速脫逃,才逃過此劫,一旁的兄長與弟弟,立刻出面幫忙阻擋保護克文,直到這場戰役結束。兄弟們不懂為何克文會在如此危急的情況下,完全呆愣住,不敢對敵軍做出任何攻擊,克文不發一語,心中的糾結與矛盾,自己也不清楚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克文身體所受的刀傷雖然日漸康復,但克文的心中卻遭到綑綁。胡家不允許大丈夫出現軟弱的模樣,即使克文受傷,依然要照常騎馬或練武,絕不能躺在病床上休息。父母告訴克文,身為男子漢要勇敢的站起來,克文心中百感交集,一股莫名的抵抗力量,正在阻擋克文繼續加入征戰。

克文一天比一天消沈,病倒在床上無法起身,夢境裡出現了好多戰魂,還有客死他鄉的戰士,也有好多因為戰爭受害身亡之亡魂,他們全都來到胡家門外,將胡家團團包圍等待報仇,因為我國的許多戰役,都是由祖父和父親計畫戰局,兩人對兵法的精通,輕易的就能編排出巧妙的戰術,因此而輕易的戰勝敵軍。既然戰術是由祖父和父親教導的,策略也是由祖父和父親設計的,當然這些冤魂第一個就是找祖父和父親報復。克文看著這些幽魂,有的帶有強烈的恨意,有的帶著悲愁,他們全都是來找人報仇的,他們的仇主就是祖父與父親,現在又多了我們三兄弟,胡家的子孫即使讀了再多古書,學了再厲害的武術,全都難逃命運與業力的追討。克文將夢境全都告訴家人,祖父立刻反彈克文,認為克文胡說八道,怪力亂神,一旦祖父反駁,家裡就絕對不會有第二個人敢出聲,這是胡家對長者的尊重,絕不可違逆。克文明白即使自己說破了嘴,也不會有人相信,因為祖父持著強烈的反對令旗,克文若拿不出個明確的證據給祖父看,祖父是絕對不相信這樣的胡說。

克文一個人失落的走在大街上,路上的行人議論紛紛,大家從沒見過胡家的少爺變得如此失魂落魄的模樣,克文不理會路人如何觀看克文,因為現在的克文正面臨著人生最大的考驗,克文想要拯救胡家,又不能不聽祖父的教導,迷茫的克文已經不知如何是好?克文獨坐在街道旁的大樹下,看著一片又一片的落葉隨風紛飛,頓時好多的葉子不斷從樹上掉落,克文抬頭一看,是一隻猴子正在舞動樹枝,將樹上的葉子全灑在克文的頭上,克文正想教訓這隻猴子,立刻被一名出家人阻止「且慢,菩薩應視一切眾生平等」,這名出家人為了讓克文明白萬物皆有靈性,特地為克文分享了一則故事,這故事是這樣說的:一隻猴子每天都出現在木白村,牠手上撿了一個被丟棄在路旁的破碗,每天就蹲坐在樹下,乞求人類給牠食物,有惡心的人類見這猴子有趣,用石頭丟牠,也有人刻意跑到猴子身旁拔猴子的毛,這隻猴子都不為所動,依然蹲坐在樹下乞討;有善心的人,就特地帶了些香蕉放在猴子的碗裡,只要猴子看見碗裡有食物,就立刻回到叢林裡,有人類好奇這隻猴子究竟在做些什麼?便跟隨猴子後方而去,當此人看見猴子的舉動時,他驚訝萬分,原來猴子每天都將乞討來的食物,帶到叢林裡餵養一位老婦人,這名老婦人已經病得無法起身,身邊沒有任何家眷照料,就只有這隻猴子在照顧她,老婦人和這隻猴子感情深厚,一點也不陌生,此人趁著猴子又再度去到城裡乞食時,快速的進到老婦人家中,詢問老婦人「為何您家中會出現一隻猴子?這隻猴子還每天到城裡乞討食物給您?」,老婦人用微弱的聲音告訴此人「我兒在三年前過世了,自從兒子過世後,家裡就出現了這隻猴子,牠的一舉一動都和我兒一模一樣,我絕對不會認錯,這隻猴子就是我兒再來投胎的,他放不下我這個母親,還是像以前一樣孝順,他知道我身邊沒人照顧,每天回到家裡照顧我這個老娘」,說著說著,老婦人情緒越來越激動,放聲大哭,猴子在此時回到家中,聽見老婦人的哭泣聲,立刻跳進屋內,見此人正站在老婦人面前,誤以為此人想傷害老婦人,一出手便將此人打死,老婦人見自己兒子,這一世不但為了自己成為一隻猴子,又為了自己這個老身打死了此人,老婦人自怨害了自己的兒子,為了替孩子償還罪業,老婦人自己咬舌自盡,猴子見母親已斷氣,猴子失控狂奔,奔到決崖邊跳落山谷身亡。和尚和克文分享這則猴子的故事,是要告訴克文,萬物皆有靈性。而今日克文遇上這隻猴子也是過去的因緣,牠可是一隻來像你報恩的猴子。克文疑惑的看著和尚「報恩的猴子?」,和尚告訴克文「這隻猴子過去生能聞得佛法,是菩薩您過去為出家人時念佛度化之,這隻猴子靈性甚高,牠知曉貧僧即將路過此地,刻意擾亂菩薩您,要吸引貧僧之注意力,乃是希望讓貧僧來度化菩薩您」,克文再次抬起頭要看看這隻猴子,猴子已經不見蹤影,這事真是奇妙。克文明白師父之意,既然猴子都是一條靈,胡家又怎能為了國家而傷害一條又一條的人命。師父用一句南無阿彌陀佛來度化克文,為克文解說學佛的重要。在人生道路上迷失的克文,終於重見光明,克文終於為自己的人生下了重大的決定。

隔日,克文將自己打理得乾乾淨淨,再次恢復過去英俊挺拔的模樣,朝著寺院的方向而去,希望能到寺院裡拜師學佛。克文這一次出門,可是違背了祖父之指令,克文盼望祖父原諒,為了救起胡家和更多條即將被傷害的生命,克文不得不離開胡家到山林裡潛修,盼望有一日能回頭再度化自己的家人。

為了保持六根清淨,克文放下過去胡家教育對克文的影響,也放下過去所學的所有知識,潛心念佛修學,一心要幫助眾生,克文明白除了家中六個人還在等克文來度化之外,還有整個遍法界虛空界的眾靈也都等待被救度,克文督促自己為了眾生一定要再更努力一些。當克文回到村落裡說法,國家已經開始計畫再發起另一場戰爭,胡家的男丁即將在數月後再被徵召出征。這次克文已經成了一名比丘回到村裡宣講佛法,祖父母早已在數年前相繼過世,家中只剩下父母和手足,克文的兄長帶著父母和弟弟前來聽法,他們被克文的法相給深深感動,這一席講座除了度起眼前的百姓們,也度起了父母和兄弟,他們明白胡家這些年來所造的業力深重,從祖父慘死的模樣就可以知曉,現在只有佛法能解救胡家。

胡家從這日起成了最虔誠的佛教徒,這次國家的徵召,為了不再殺害人命,胡家的男丁抵死不從違抗君命,因而慘遭殺頭重罪,父親和兄弟們被關進大牢裡,他們依然不停的念佛,等待了許多時日,皇上還是沒有下令刀斬,佛力慈悲加持,皇上念及胡家曾對國家有功,功過相抵,免去殺頭重罪,更改為長期關於地牢之罪行。這一關就關了四十年之久,父親帶著兄長和弟弟積極念佛,他們現在只有求生西方別無他路,懺悔這一生所造罪業。佛經上所說:「念一句阿彌陀佛,能消除八十億大劫生死重罪」,父親和兄長日夜不分的念這句佛號,皆在臨終之時,於地牢中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世人迷妄不明,業障深重,未能聞得佛法改過自新,不知生死事大,陶醉於塵海之中,克文用盡一生積極往前度化眾生,盼有緣眾生都能聞得佛法破迷開悟,念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永除生死之苦。

克文在蘇佛腿中,除了幫助蘇佛腿部復原之外,也日日接受佛法的教化,末法時期之眾生,罪業更是深重,真信佛者越來越少,貪求名聞利養者越來越多,度化眾生若無有大力,難以度化此時之末法眾生。蘇佛之勇力,克文見證,為度眾生沒有自己,古佛再來真實不虛,悲心大願念念眾生。

今時蘇佛更用法身超度宇宙銀河系,難以數盡之星球千、萬、億年來終得此機緣得度。克文也度起與自己有緣的星球眾生,克文發願將來下生之時,必當學起蘇佛心量之廣,方能如同蘇佛之大願大行,一同救起無量無數之娑婆眾生,了結輪迴之苦,歸往西國。

 

 

 

 

 

 

 

由釋法菁主筆所收訊息

    澳洲香光大佛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