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 辜振甫  

主題:談在世時的三魂七魄  

        

                                        

辜振甫:

    我是辜振甫,我已經到了。從西方極樂世界到這裡只要一個念頭轉換就可以到了。今天要在這裡和大家談一談三魂七魄的事。這個話題在人世間會被當作宗教道教或佛教的話題。其實不只如此,這是和你我習習相關的問題,也正在大家的身上進行著,但如果沒有人說或提醒你,靠自己其實不知道有這個問題,即使知道這個問題存在,也很難知道這個問題的嚴重性,而任由身體的生病、老化、死亡。如果能及早知道,及早懺悔超度自己的冤親債主或改個性習氣,謹慎自己的言行舉止及心念,或許可以降低或避免問題的發生。
  振甫的一生不論國內、國外走過許多國家、在政商界都有我的足跡。能言善道,英日語都擅長,加上聰明才智,能夠各方各面顧全大局,所以代表國家參加過許多重要的會議及出席許多眾要的場合。現在回顧起來,愈到晚年雖然仍是風光出席,臨場不亂,其實身體已經不是自己能自由掌控,那些時候已經被冤親債主找到。但是為什麼還是能夠完成一件影響大眾或國家運行的重要決策?因為振甫還是有過去世所留下來的福德善報,在命運的轉盤之中,這一部分為不可動之定業,是和國家人民共業的部分,冤親債主於法不能更動或改變,即使冤親債主超過權限做了改變,除了他們自己之後要受到地獄審判問罪的刑責以外,因為自然因果定律,一些微妙的變化之中,還是會有機會再轉回原本的定業上。所以有一句話,定業難轉!定業不是個人冤親債主可以轉得了的。
    只是會有特例發生,如果當時有極惡或極善的人物出現,而這極惡或極善的力量或說是能量,大家比較能理解。而這極惡或極善的能量,抵得過大家的共業,而且參與了國家人民甚至於是世界的這一份共業,這樣才有機會改變原本的定業。這樣的機會微乎極微。因為要遇到這樣極惡或極善的能量或人物出現,千載難逢。目前振甫以一個西方人的立場來看,只有蘇居士,大家尊稱為蘇佛這一位!因為蘇佛佛心佛願佛力的極善自力感得阿彌陀佛佛力他力的相助,改變了地球及宇宙的磁場,度化太多的眾生往生西方,化解了空間磁場中眾生的暴戾、怨恨、無奈、情執、對立、不平、殘缺、恐怖之氣。使得人們的善良之氣得以被發揮出來,而改變了原本的共業。這是和蘇佛同一時期的人類十法界大福報。化解災難於自然、不知情當中,所以生在有佛住世是大福報,所以生於佛前佛後,沒有佛住世,是八難之一。

    現在來談一談三魂七魄的事,歸納振甫在世時的三魂七魄情形:
有一魂於求學期間,因為成績優異、加上家庭背景顯赫,生起驕慢之氣,讓過去世被我瞧不起的冤親債主夜晚抓出來揍,以發洩他們心頭之恨。是因為自己的習氣把他們找出來的。而我的一魂被抓出來在那一個空間中,一直被揍,又是頭部、又是胸口。難怪大學唸書時曾經有一陣子我不停的頭部疼痛,胸部悶痛,治也治不好,檢查也沒有毛病,一直到人家說要布施助人功德回向給這些看不見的冤親債主。我照做了,布施一大筆錢給佛教社團,使他們有經費做佛法的宣傳及印製文宣,同時我也很誠心地對自己的冤親債主懺悔。不久之後,我的病好了,頭不痛,胸也不悶痛了。原來那些眾生接受我的懺悔及功德回向,將我的一魂送回體。我又恢復正常。
     但是當我在社會一路上皆是擔任重要職務,不知不覺當中,驕慢自大之氣又起來了,兩魄被抓走了,同樣的症狀,頭部胸悶也在當時跟著起來,並不是劇痛,但總是三不五時的抽痛一下。
    四十三歲時有一魄於簽訂一份國外商業契約之前,挑燈夜讀,研看過去的種種變化並且一條一條的分析,列出每一條的優缺好壞利益之時,那一魄出來了,留在書房書桌內不停的看書、思考、比較。
    而振甫一生之中身邊都少不了有女伴陪著,不是一般的,而是更雅致、有氣氛的逢場作戲、交際應酬。有兩魄於女眾相處之中被過去世的情緣女眾於睡夢中牽引出來。

    泌尿道系統的問題於中年時就陸陸續續困擾著自己,時好時壞,腎炎演變到之後的腎衰竭而死亡,在這三、四十年當中,於醫院檢查、就醫住院當中,車子與本人進進出出,一魂一魄被抓走。

一魄於家中休息但又不安,心中掛念著政事及工作。

    於四十五歲開始,一魂於地獄中一殿一殿的問審定罪,有過去世的情執女眾、計謀策劃而被害的被害者罪狀告訴,而入銅柱地獄、挖腦等地獄中受刑。只要振甫在人間和女眾同行同在同好、只要振甫工作上遇到重要決策、開會討論之時,如果心中有一點點自私,為了自己的好處,為了旗下相關企業的利益,為了自己在政壇上的權益,就是自私。這一些都會相應加重過去世的眾生在地獄的告訴,只要振甫的魂及眾生這兩者在地獄的審問罪狀成立,地獄的刑責及受刑時間就一直的加上去。而這一些事在人間的振甫,一點也不知情。振甫雖然自問從年輕到過世,不論在政治界、金融商業界都是舉足輕重,一生皆是為國家、為人民為工作而活,但捫心而言,當然也有為了自己、家庭、子女的利益而活而做。這樣就不行了,就是自私,就是業,都是罪。

             講到現在已經是兩魂七魄不再體內。另外有冤親債主他們主要分成兩批找到振甫,一批是於三十三歲時的一批女眾,為七世、九世時眾生,當時振甫為文人、大官,家中的妻妾以外,於外面結識被遺棄傷害或多情不肯離去的一大批女眾,糾結在我的心中及腎臟,他們可以討債,而其中幾位可以討命。主控者為一位才貌雙全,琴棋書畫兼備的女眾,為情所苦、為情所困、在被拋棄又愛又恨的情形下,憂鬱受害而亡。所以當他們找到振甫之後,便誘導著振甫身邊的女眾一位一位的來,有的是自願,有的是被安排,有的是被這些女眾附體,而做女眾想做的事。一步步使振甫的泌尿道腎臟功能衰弱、衰竭而亡。

    另一批是四十九歲那一年,進來討債也討命的受誣陷酷刑受害官員一大批,是九世時的眾生,要讓振甫的身體生病走下坡。他們在我的內臟游走,看那一個器官氣息較弱就讓它出問題,結果在我五十三歲出國時發生突發性的胰臟炎,之後也幫忙讓腎臟受損發炎。
    剩下來的一魂中陰主魂做鎮於體內。雖然一魂孤軍奮鬥,雖然兩魂七魄不在,思惟亦是有招引附體眾生,但是振甫的中陰很旺,使得中陰清楚並沒有被控制。那是因為過去世的積福修業,使得很多時候在急難之中,會出現貴人相助,逢凶化吉,即使附體眾生要起作用,只能夠把事情轉個彎或增加一些困難度,但終究還是可以回過頭來達成共識或有個開始,不至於破壞事情,使得後續作業可以繼續進行。但是身體該受的果報病痛還是要自受,因為這些是過去今生所造的因果惡業受報。

    一直到晚年,腎臟問題加重,住院治療生命跡象微弱,體內眾生一一離去,接著中陰離體,活到八十七歲結束了振甫的一生。

    過世之後直接入地獄繼續受報,直到香光室蘇居士叫出辜振甫的名字,一道金光將振甫送入香光室,聽經一陣子之後,蘇居士慈悲要將振甫送入西方極樂世界,卻因為振甫知識份子的習性對西方有疑心所以進入西方邊地疑城,再經過蘇居士的慈悲開導,振甫懺悔,才能進入西方極樂世界。才有如今在西方的辜振甫。
    至於當初找到振甫的冤親債主,於離開振甫身體後那些女眾們進入鬼道生活。他們心中的情執之苦,雖然因為已經找到振甫,已經讓振甫受報,而使得心中之怨恨減少些,但是因為個性習氣還是在,生活得並不快樂,鬱鬱寡歡。所以討報並不是究竟的解決之道,他們還是帶著情執的傷害在鬼道中過日子。下一世投胎也是帶著如此的情識,只是改頭換面,同樣的傷害如果遇到相似的狀況,依然可能會再發生。而另一批官員,離開振甫的身體之後,有的去投胎,有的入鬼道。
    現在振甫深深覺得只有學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才是從心地上調整、明瞭事實真相:這個世間原來都是虛幻,才能真正的看破、放下,不再輪迴,重蹈覆轍。
    人的一生就在自己與冤親債主的討債還債,享福積福之中度過。這就是命運,就是一世又一世的六道輪迴。有不能做主的悲哀,以為是榮華富貴的一生,也是因為此世的命運該如此。看破了這一些,人存在的價值在哪裡?不過是本來就該如此進行,只是你去一步步走過,之後於病床上呼吸心跳停止,結束了這一生,卻是另一個輪迴苦難的開始。
    唉!奉勸大家,人間沒有永遠的感情親情,也沒有不變的永恆,這就是無常!於無常中如果能遇到佛法正法,淨土彌陀大法,念佛求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機會,千萬要真學真修!人活在世上不能做主的時候太多了,千萬不要因此而讓這個寶貴的機緣輕易錯過。感謝阿彌陀佛!感謝蘇居士蘇佛!感謝香光大佛寺及各位法師居士,幫助辜振甫有重生的機會,有如今表達自己的機會。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辜振甫先生身上主控的眾生

海澤法師:可以請當初進去辜振甫先生身上的眾生,在心上及腎臟的主控者出來講話嗎?

眾生:可以!我是那一位才貌雙全,在他的心及腎臟的主控者。現在仍然在鬼道中。
    當初我們姐妹們原本說好,想把他剩下的可以做主的那一魂抓起來困住,但是他的福積的太厚,主魂能量很強,我們幾次想抓都抓不住,加上這也不是陰間律法可行的,所以我們就放棄了。因為他的本性即是對有才華及美貌的女性有好感,所以我們也不用費多大的勁,就能在他及對方身上做主。雖然他現在已經過世了,如今也知道他在西方極樂世界。也只能感嘆生世命運的捉弄。如今誰是被害,誰是受害,也已經分不清楚了。他害過我們,我們也已經討報,討報的時候是挺快意的,如今他也死了,於法制來講,報應是互相抵銷了,但是我們心中並沒有因為討過債而解結。心裡並不快樂,我的靈性當中有另一個聲音似乎並不想讓自己成為這樣的眾生。一報還一報,等到我當人的時候,是不是也會有過去世結緣的情執眾生來討報呢!到時我可能也是要受到和他一樣的苦報。

海澤法師:是的!冤冤相報何時了,只有佛法慈悲心量可以救你們。請問你們願意上西方法性土聽經,發願求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嗎?
眾生:可以嗎?(驚訝興奮的口氣)願意!千萬個願意!我叫做劉美蘭。

海澤法師:可以的。

牌位:辜振甫過去世,於外面結識被遺棄傷害或多情不肯離去的一大批女眾。代表:劉美蘭
(上香光大佛寺。西方法性土)

 

海澤法師:可以請當初進去辜振甫先生身上的眾生,胰臟炎及腎臟發炎的主控者出來講話嗎?

眾生:我就是讓辜振甫胰臟及腎臟發炎的主控者。是做官時被他誣陷酷刑而死的。我們是冤死的,死後被判決可以合理合法的討報。所以找到他之後隨機依著他的運勢,加上去我們的負面能量讓他的器官出問題。他剛好是胰臟及泌尿道腎臟這兩個器官的運勢較弱,所以我們就有機會和其他眾生,一起讓胰臟及腎臟發炎。造成他之後腎衰竭的後果。
    我們是合理合法的討報,雖然我們也是又怨又恨,但是我們是做官的,知道守法免得再受其他刑罰,所以沒有超過可以討報的範圍。討報以後有的去投胎,有的還在鬼道中。

海澤法師:阿彌陀佛。因果是公平的。如今你們有機會來到香光大佛寺接受訪問,請問你們有想要上西方法性土聽經,發願求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嗎?

眾生:有!沒想到我們受苦這麼久,終於可以出頭天了!我叫做,林震東。

牌位:辜振甫生前,前來討債也討命的,過去受誣陷酷刑受害官員一大批。代表:林震東。
(上香光大佛寺。西方法性土)

 

於二○一八年九月十三日由主筆釋海澤訪問


                                                                                                                                                                                                                                                                                                                                                                                                                                                                                                                                                                                                                                                                                        

 

    澳洲香光大佛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