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毅 

     胡廣志尊者分享法身超度

 

你在今生發出了救度眾生的願力,你的心感動天地,才得以讓我倆再次相遇,這一生你注定要走上修行之路,這座高峰就是你修行的場所,你能有多少堅定之心,就看你有多深的度眾願力,沒有人會在你身旁督促你的修行,修行本就在自心。

 

   

 

 

 

                            

 

當廣志閉上雙眼,過去的種種記憶清楚的顯現在眼前,那是廣志的過去生,一幕一幕都不相同,一世一世都是不同的自己,雖然外貌不太相同,但那神韻可以感覺的出來,就是廣志沒有錯。

廣志看到眼前有一條牛尾巴正在搖擺著,當牛頭轉過來時,驚訝的看見竟然是廣志,他痴傻的望著,不曉得自己竟然成了一頭牛,他又低下頭開始吃起草來,咬著草在嘴裡咀嚼著,當廣志看見自己做牛的前一世,竟然還是個人時,心裡無限的悲痛,為何一時的愚痴,讓自己成了一頭牛。做牛之前,廣志是個官員,但並不是個好官員,為了自己的利益,擅自在奏文裡改了一個字,這個字一改,受害的是一村又村的百姓,得到利益的只有廣志自己一家,廣志為此付出慘痛的代價,死後下了地獄受罪,廣志的心和腦,不停的重複被挖取,全身沾滿著鮮血,痛得就快暈厥過去,這樣的受刑每一分每一秒都在進行著,在刑期未滿之前,它沒有終止的時候,我的痛苦也無法停止,我不斷哀嚎,不停的尖叫,我後悔自己在人世間所造一切罪業,但在這個當下,即使後悔也已經為時已晚,在最後行刑期滿後,我的靈被捲進了一個大漩渦裡,當我被捲出漩渦後,這個身體已經成形了,是一頭牛,即將被母牛生出的一頭小牛。

一世又一世不停的輪轉,一過就是三百年之久,我整整當了三百年的牛,每一次都長得不太一樣,受的罪刑也不一樣,有幾世是做了被人活活宰割的牛,有幾世是必須耕田的牛,不管我做了什麼牛,都是償還我的罪業,我必須做到足以彌補我所傷害的每一條生命,才能結束我做牛的宿命。

當廣志再度來到人間出生在人道,廣志也沒有好命在人間享受什麼,就是一個乞丐四處流浪,四處乞討分食,幸好這一世雖然是個乞丐,還懂得做點好事,每一日將我分來的食物,拿出來和其他乞丐分享,讓他們也能得到一些食物來止住飢餓。這一世我懂得人生的苦,雖然是個乞丐之身,但我懂得念佛,懂得幫助別人,雖然當我伸出援手,想要幫助眼前落難的人時,被他們狠狠的踢到一角,我還是不放棄幫助別人的心,至少我救起了一些在街上流浪的孩子,為他們找個安身之處,讓他們沒在這麼幼小的年紀,就當了乞丐在討食。這一世的廣志,雖然沒有太多的能力幫助很多人,但我這顆助人的心是真的,這顆念佛的心是誠的,這顆真誠的心,讓我這一世生命結束後,再次擁有得到人身的機會。

這一世當我再次出世在人間,我的家境清寒,雖然貧困,但我還有一間可以阻擋風雨的房子,還有疼愛我的爹娘,我的名字就叫廣志,就是這一世的我胡廣志。

廣志五歲時就立下大願,廣志希望能用我這個身體,用我這條生命,來幫助全天下的人,廣志不奢求在這世間能活多少歲數,但廣志會把握活著的每一天,幫助所有需要被幫助的人。廣志的身體一向虛弱,出生時母親也沒有足夠的奶水,可以讓廣志填飽肚子,天冷之時,也沒有足夠的衣物可以溫暖身子,身子病痛時,也沒有足夠的銀兩可以讓廣志看病,五歲時得了種怪病,被說是不癒之症,但廣志還是堅強的撐起這個身子,勇敢的跨步向前,堅勇的立下志願,撐過五歲時的這場病災。度過這場大病後的廣志變得很不一樣,廣志開始可以看見自己的過去,也能看見別人的過去和未來,廣志明白自己這一生的遭遇,都是有因有果的,過去也是讓人家過著同樣的困苦生活,這一世廣志只是嚐到了他們當時的一點滋味,廣志一點也不埋怨,只希望能早一點有能力幫助這些眾靈解脫離苦。

六歲時,廣志開始和父親一同外出工作,我們每一天都必須到餐館服務,那是鎮上最大的一間餐館,每一日來餐館用餐的人潮絡繹不絕,生意非常興隆,父親和廣志經常忙得不可開交。有一天,廣志一個不小心,將茶水打翻在客人身上,客人氣得跳起身來,對著廣志破口大罵,廣志低著頭不斷向客人道歉,趕緊拿毛巾為客人擦拭身上的茶漬,這一擦又不小心將客人身上的錢袋弄掉在地上,客人氣急敗壞的跑去告訴餐館的老闆,說廣志用計想偷他的錢財,廣志立刻被帶去訓話,老闆的一聲令下,廣志立刻失去了這份工作。廣志用最誠摯的向客人道歉賠不是,過去與這位客人的因緣,清清楚楚顯現在廣志的眼前,廣志與這位客人在過去正好是相反的兩個角色,當時廣志是個富有的大員外,個性十分惡劣,而這位客人是路邊的一家賣菜的攤販老闆,這老闆賣菜的生意並不好,經常帶是一張憂愁的臉。當大員外大搖大擺的走在街上時,一隻野貓跳上了攤販的拖車,攤販為了驅趕這隻野貓,撞上了正在逛大街的員外,大員外立刻升起熊熊的怒火,又見眼前這位菜販一臉愁苦,更是氣急敗壞,批評這位菜販弄髒了他的身體,說了各種難聽的言語侮辱這位菜販老闆,兩人之間的因緣就這麼結下了。今日廣志再次遇上這名菜販,他已經是一名高官,廣志從大員外成了一名端茶的小男孩,緣分將兩人再度牽上線,廣志接受了這位客人對廣志的所有侮辱,這些都是過去廣志曾經對他罵過的話語,這些侮辱的話,在今天又全都回到廣志身上。因果真實的出現在眼前,在這世間所做過的每一件事,沒有一樣逃的過業因果報的來臨。

廣志離開了這間餐館,獨留父親還在裡頭繼續工作。廣志一個人走在街上,耳根裡傳來一陣陣的佛號聲,這聲音清清楚楚的耳邊環繞,周遭卻沒有一個人聽見這聲音,廣志隨著這個佛號聲傳來的方向走去,一段遙遠路程來到了一座山峰上,一位穿著破舊袈裟的老和尚站在最高峰處,就是他在唱著這首攝受人心的佛樂。當廣志出現在和尚身後,和尚立刻停止唱頌,他並沒有轉身面對廣志,便告訴廣志「我們之間的因緣你可看出些什麼?這句佛號你依然如此熟悉,才能把帶到此地來與我相見」,廣志立刻喊出「師父!」,老和尚緩緩的轉過身來,對著廣志露出慈悲的笑容,他告訴廣志「你在今生發出了救度眾生的願力,你的心感動天地,才得以讓我倆再次相遇,這一生你注定要走上修行之路,這座高峰就是你修行的場所,你能有多少堅定之心,就看你有多深的度眾願力,沒有人會在你身旁督促你的修行,修行本就在自心」,老和尚說完後,留下了一張白紙給廣志,廣志在紙上寫上「南無阿彌陀佛」六字,將這張紙傳回去給自己的父母後,開始今生的修行之路。廣志的父母收到這封信後,雙雙點點頭,這紙上是用廣志的血跡所寫出的字,代表著他修行的堅定之心。

廣志不分晝夜的坐在山峰上打坐修行,心中恆常念著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名號,不管山峰上下的是冰冷的風雪,還是颳著強大的風雨,廣志依然盤坐在山峰上。三年的修行,廣志已經看盡了世間的疾苦,也看見了西方極樂世界的殊勝莊嚴,當廣志再次的聽見那段熟悉的佛樂,便起身朝著佛樂傳出的方向走去,這一走就是半個月的時間,廣志沿路都在念佛度化眾生,這段佛樂就停止在一座黑暗的城鎮,廣志明白是師父要廣志來這座疾苦的城鎮度化眾生,這是廣志度眾的第一站,廣志用一生的生命四處度化眾生,也在這一生將父母度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廣志圓滿了今生的宏願,穿著一身破舊的袈裟,回到最初修行的那座山峰上,清風吹來,衣袖隨風搖擺,廣志站立在高峰上,一躍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這個色身化為一抹雲煙,隨風消失在人間。

廣志雖然回到了西方,身上依舊習慣穿著一身破舊的袈裟,不忘自己度眾的本衷,永遠堅持度眾之心。廣志有此因緣來到娑婆世界助蘇佛一臂之力,廣志在蘇佛腿中,用廣志念佛的定力,幫助修復蘇佛腿中每一個受損的細胞。感恩蘇佛讓廣志有此機緣,跟隨蘇佛的法身來到宇宙中超度,這裡的空間依然是如此熟悉,這些曾經踏過的星球,千年來一層不變,他們過著同樣的生活,穿著同樣的衣裳,就像時間停滯一樣,停留在原處,蒙佛力慈悲加持,廣志用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名號,將這些星球中的眾靈全都送往光處,有願往生西方者,在堅定的念佛聲中,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廣志滿懷感恩之意,感恩阿彌陀佛,感恩蘇佛。

                                                 於二○一八年九月十三日由主筆釋法菁訪問尊者

 

    澳洲香光大佛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