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榮發《西方寫的信》

 2018/9/5 主筆:釋法心

 

 

 

 

張榮發:

    一顆心上上下下,跟他說要定下來,他就是定不下來。指著自己的心問他在搞什麼。心跟自己說他在怕,阿發堂堂正正的過一生,不想跟人計較,有什麼可以給員工的,阿發也是願意。為什麼有時候這個怕還是會跑出來。不想面對、也不想聽他的聲音。這個怕在阿發參加喪禮時會特別的明顯,有時候去燒香的人比阿發更年輕,有的病很久、有的突然就走了。面對這樣的無常,阿發以為自己世面見多了,可以不動心。沒想到這個心底的怕,竟然這麼的深。我是一個平常人,來自平常的家庭,靠著自己的努力拚起來的,到最後還是跟大家要走一樣的路。我相信因果,也相信命運,也在找真諦。希望可以把怕給克服。這是很多人都不知道的事情,我從來不曾說。不管我多努力,這個怕還是蔓延到自己生病了。沒有人可以在這個時候幫得上我。最後阿發還是不能克服這個怕,死還是注定的找來了。說起來一生也是夠了。相片被拿來拜拜後有幾個人還會記得張榮發。還會延續阿發事業作風的人應該也沒有了。人死就已經不值錢了,想要在做什麼也都不可能了。很悲哀。阿發已經寫了很多信,還在等有智慧的人去開發。真正相信張榮發從西方寫的信,由澳洲香光大佛寺轉發出來,不是在搞什麼,是只有這個地方才能夠接到西方的訊息。西方解決阿發的帕,解決死。人已經無路可走了,這條西方路阿發走的很快活。大家花一趟機票錢來到這裡,人生會有不同的改變。看好,就是社會的大家應該學習的。

 

    澳洲香光大佛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