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 見 曙 光

 

楊光輝尊者 分享法身超度

                 

 

2018/7/17 PM 8:35 主筆:釋法菁

光輝的家裡經常有金銀財寶出現,時而富有,時而貧窮,就看父親今天的手氣好不好。我的父親是山中的賊王,他偷盜的速度與技巧在這群盜賊中堪稱第一,因此被他們封為「賊王」的稱號,這名字還不算好聽,為了隱匿逆這個賊字,他們還取了個好聽的名字,稱父親為「流風」,偷竊的速度像風一樣快速。流風的部下一共有一百三十二位,前頭的十位是菁英,不論偷竊的速度與技巧都相當厲害,每一日的收穫都是最多的。我所住的地方就是一個賊窟,聚集這一百三十二位盜賊,原本父親要將光輝加入,成為第一百三十三位成員,但光輝一直無法加入,因為光輝是個瘋子,什麼事都不懂,什麼事也不會做,一隻眼睛是瞎的,另一隻眼睛只剩下微弱的視力,每日在山裡嘻笑玩樂,將地上的泥土塗在臉上,拔起雜草咬在嘴裡,有一次吃了帶針刺的植物,咬得滿嘴鮮血,頭髮一團凌亂,甚至帶有臭味,常有飛蟲蒼蠅圍繞跟隨,父母親與這群盜賊們看得搖搖頭,父親對著大夥們說「我這孩子大概沒辦法加入我們的團隊,我這條老命得再拼上幾年了,大家加油吧!」。

這個賊窟非常大,所有的人都居住在一起,是父親與幾位賊前輩們所開發的,當初他們花了好一段時間才鑿早出這座山洞來,隨著加入的人數越來越多,空間就越來越狹窄,全部的人一起吃飯,一起睡覺,就像一個大家庭一樣。這山洞還設有密室,從外頭抓回來的女子都被帶進密室裡,最後衣衫襤褸藍呂的被丟出洞外,光輝明白他們都是一群可憐被糟蹋的女子,在光輝還沒有能力幫忙之前,只好裝作什麼也看不見。

深山裡的飛禽走獸是必吃的料理,由母親負責為大家烹飪,看著大家吃得津津有味,一碗接著一碗吃下肚裡,光輝卻是一口也吃不下,血腥與肉味經常讓光輝難受嘔吐,母親只好為光輝煮了些簡單的蔬果料理,光輝刻意吃得緩慢,在父母面前一口一口慢慢吃著,等到他們吃完飯時,光輝便背著父母,將自己剩下菜飯倒給後山這群可憐的孩子們,他們在後山居住已經有一段時間了,自從上次那場天災之後,他們就無家可歸,有好心人幫他們在後山搭建簡易的茅草屋,讓他們暫時有個住所安住,但無法長時間供應他們飲食,只能靠著他們自力生活。

當光輝十五歲時,後山這群孩子也長大了,一個個紛紛離開茅草屋外出工作,光輝總算安了這份心。而後光輝便向父母要求離開山洞到城鎮裡獨自生活,父母一聽見光輝的請求立刻憤怒的喝止,因為光輝在大家眼裡就像個瘋子一樣,母親擔心著「怎麼能讓光輝獨自到城裡,萬一發生了什麼事該如何是好?絕對不准」。光輝依然不放棄,每日不停的吵著要離開山洞,父母親已經難以忍受光輝的吵鬧,向光輝想了個法子,就幫光輝娶個妻子吧!父親說「這群兄弟們每天帶回來的女子這麼多位,就讓光輝自己挑一位吧!」。這一日,父親要求每一位伙伴將帶回來的女子全部交出來,誰也不准動她們一根汗毛,這些女子全部排列在一起,仔細一數可是有五、六十位之多,父親告訴光輝「任你挑選一位作你妻子吧!有個女子在身邊照顧你,我也比較放心讓你離開」,光輝瞧了瞧告訴父親「我的眼睛看不清楚,不曉得哪個女子才是最適合我的,不如父親就讓我全部帶走吧!我每天和一位相處,二個月後就知道哪一位最適合和我成親了!」父親對著母親說「這孩子說瘋也不瘋,還能想出這法子,口味可是比這些兄弟吃得還重,哈哈哈哈!」,父親一口答應「就讓光輝全部帶走吧!」,光輝打理好行囊後,這些女子們哭哭啼啼的跟隨著光輝離開山洞。光輝滿布袋裡都是金銀財寶,是父親要讓光輝在城鎮裡生活的盤纏,光輝全部分給這些女子,告訴他們「拿了財寶之後就趕快走吧!這地方不宜久留,你們也不用陪我了,帶著財寶趕快回家吧!」,這些女子高興得相擁而泣,拿著財寶趕緊逃跑。

光輝鬆了一口氣,終於有喘口氣的機會,這十五年來,光輝一直在表演,將自己裝成瘋子的樣子,如果沒有這麼做,現在光輝已經是二代賊王了。光輝這些年來的觀察,明白這些盜賊都是可憐的孩子,他們是逼不得已才做了竊賊,這個賊窟不過也才一百三十二位,天下還有多少賊窟的孩子都是如此受苦著,光輝心中憐憫這些孩子。

光輝的雙眼沒有任何眼疾的問題,還能看見空間中的空間,這是光輝一生下來後就擁有的能力,但光輝從未告訴過父母親。父母親身邊圍繞的是一批又一批的冤魂,他們都是等著討報的,就等待父母親年老氣衰時,就是他們準備復仇的時候。光輝曾經和父母親的冤魂溝通,有什麼方法可以讓他們放下仇恨?他們氣得賞了光輝巴掌,他們之間的仇恨由不得光輝插手。從那一次起,光輝明白對待眾生應當公平,不能因為是自己的父母親就有所偏頗,在光輝還沒有能力幫忙時,只好經常往山洞外跑,不願看見父母親傷害眾生的行為。

光輝剛踏進城鎮,就聽見一片哭叫聲,街上的攤販一團凌亂,包子、商品全翻倒在地面上,光輝詢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城裡的居民告訴光輝「剛剛有盜賊打劫,這些攤販的錢全被偷、被搶了」,光輝捏了把冷汗,心想著「該不會是父親一幫人所做的吧?」不一會兒時間,就聽見他們喊著「抓到了!抓到了!聽說這帶頭的賊王叫流風!」,父親果真難逃此劫,雖然流風是光輝的父親,但流風做盡了壞事,就應當受到世間法的制裁。父親本性不壞,但這一生卻誤入歧途,光輝明白他的內心也是痛苦的,因為他所做的一切都與他內心的善良背道而行,不僅只父親,這群盜賊們全是如此。這十五年來,光輝雖是裝瘋賣傻,卻也清清楚楚的看見人心之苦、輪迴之苦,不只是父母和賊窟裡的人,眼前所有的百姓都同樣在受苦,光輝盼望著能找到出離六道輪迴的方法,帶著希望解救大家。

光輝搭上了一艘船,準備前往其他城鎮,船隻好不容易就快航行到對岸,在靠岸前發生了一場意外,船隻翻覆,所有成員全部掉入河水中,光輝頭部撞擊到船板,落入水中溺水,當光輝還有意識時,聽見岸上有人大喊「念南無阿彌陀佛,念南無阿彌陀佛,念南無阿彌陀佛!」這南無阿彌陀佛六字,光輝聽得清清楚楚,用剩下一點力氣,在心中念著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掙扎了許久便已不省人事。這句南無阿彌陀佛聖號帶來了好多蓮花引接眾生,這些溺斃的乘客全都因為這句南無阿彌陀佛聖號,而被接引到光明之處,光輝看著他們一個個隨金光而去,心中好歡喜,唯獨光輝一人還在原地。

「框啷框啷」,杯盤掉落在地面的聲音驚醒了光輝,有和尚走到光輝身旁「阿彌陀佛,抱歉驚擾到菩薩您」,光輝知道自己又活過來了,這必定是佛菩薩的安排。光輝詢問和尚,剛剛那艘船上的其他成員呢?和尚告訴光輝「只剩下小菩薩您了,他們都已經沒有呼吸,但他們的靈魂已被南無阿彌陀佛的無量光接往西方極樂世界!」,果真是如此,光輝立刻下床跪在地上,感恩阿彌陀佛。

光輝的生命是佛重新賜予光輝的,剩下的餘生光輝不能擁有自己,因為這條生命是借來的,這個身體是借用的,沒有一樣屬於光輝所有,光輝要用這重新得來的生命來為眾生服務。這句南無阿彌陀佛聖號,真真實實的帶領眾生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光輝要讓所有人們都知道佛號的殊勝,教導人們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

當光輝來到牢獄裡探望父母親,已經是一位法相莊嚴的比丘,父母親見到光輝喜極而泣,他們為光輝出家的決定感到歡喜和欣慰,雖然他們的餘生必須在牢獄裡度過,但如今見到光輝為了眾生而落髮出家,一切都已經心滿意足了。光輝告訴父母用這剩下的生命好好念佛、懺悔,求生西方極樂世界。光輝四處停留說法,腳底下所踩踏的每一吋土地,每一個生物,和所有見過面、擦身而過的人們都有機會聞法,讓他們都知曉這句南無阿彌陀佛聖號。光輝也回盜賊窟裡說法,這些還未被帶走的盜賊們依然居住在山洞裡,他們聽聞光輝宣說佛法,心底的純善在聽聞經法後開始萌芽,他們心生懺悔之心,洗心革面,開始四處行善,這一切的改變令人歡喜,但願這句南無阿彌陀佛聖號能永遠流傳。光輝在七十歲時於行腳途中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每一個星球都有他們獨特的故事,這次蘇佛的法身大力超度,讓尊者們遇上了各自有緣的星球,這宇宙空間層層無盡,空間之中還有空間,大宇宙之中還有小宇宙,眾靈無盡,世人始料未及。二十世以前,光輝曾經是泰督星球上的子民,泰督星球上的子民過得相當困苦,沒有光源,沒有能量,曾經在泰督星球即將滅亡時,有個巨大的能量解救了泰督星球,泰督星球用最低的能量維持星球的生命,子民們過得相當困苦,如此撐著撐著,直到今日才能繼續存在宇宙之中。當時那個強大的能量正是南無阿彌陀佛,那是一群曾經踏上宇宙傳法的聖人所帶來的能量,今日泰督星球又再度遇見阿彌陀佛了,這次蘇佛帶著滿滿的能量灌注到星球之中,南無阿彌陀佛聖號為他們帶來光亮,照亮這顆黑暗的星球,數千年來終於得見佛光,他們紛紛跪地感恩,許多子民也隨著佛光離開星球,開啟下一段新的旅程。

    澳洲香光大佛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