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長榮集團創辦人-張榮發

 

二O一七年六月六日

法璽:法璽禮佛十拜,誠心禮請長榮集團創辦人張榮發,慈悲示現說法,分享輝煌的一生以及往生西方的經驗,阿彌陀佛。

張榮發:

我的紅度(台語,意指知名度),好像不用太多的介紹跟排場,大家誰不知道我張榮發!但是沒有人來找我,不過香光大佛寺到現在才要開放外界,也是不能怪你們大家,但是現在開始,你們有看到我張榮發的訊息了嗎?如果你看到了,還不想來找我嗎?人真的這麼現實嗎?一斷氣就什麼都不是,我知道我一過世,家裡爭家產,拆破臉(台語,意指翻臉),一個家有像是一個家嗎?全世界人口這麼多,唯一有關係的就是你們幾個,不合,舉磚頭砸腳!我如果不是有這裡的接收訊息,我也沒有要管這些了,我是在西方,涼涼自在,現在剛好讓我想到,你們這些胡作非為,都是有因有果的。我現在要講正經事情了,我張榮發是憑著什麼去到西方?憑我有積德。
  一世人
(台語,意指一輩子)都在拼事業,從行船開始,我就一直不敢鬆懈,戰戰兢兢地打拼,到了對船業有了一定的見解跟門路,我才敢放手去創作事業。我張榮發做事就是這麼小心謹慎,認識我的人應該都了解我的為人。我開始從我的本業,船航,創業,我開創了長榮海運。我觀望很久了,我一開創就要跟別人不一樣,我要有我的獨特性。我也設計過很多種的腹案,要創業要投入這麼多的資源跟資金。我不是在什麼大企業家出身的家庭,只准成功,不許失敗,一直提醒著我,拿出比任何人還要認真的態度,因為我相信你的誠懇都是寫在臉上的,你用多少心,都是看得出來的。一路創業不簡單,現在也是熬過來了,看準商機,就不能手軟,對就是對,不能退縮,要敢嗆,敢衝,我張榮發要成立一個長榮集團,怎麼有這麼容易!但是現在一切都是空,哈哈!真趣味(台語,意指有趣)

以前在拼事業的時候,有機緣讓我賺大錢,是從小漢(台語,意指小時候)就跟阿母(台語,意指母親)最親,阿母教我的道理,種善因才會得善果,從開始拼事業開始,我就開始跟我自己講,不論如何都要回饋社會,今天從社會賺了多少利益,來日社會有需要,都要回報,這樣才不會福報消了了(台語,意指用盡),懂得享福報,也要積福報。所以一路走來我都是有在做公益,甚至常常大場的災難,我都是布施大筆的資金,但是我做了這些都不究竟,我到不了西方。

一世人跟著阿母信仰一貫道,我也成為最虔誠的一貫道道親,是知名的企業家。大家都知道我在一貫道的信仰,我也常常有感社會的動亂,我四處去度化道親,希望可以弘揚一貫道。為了讓阿母高興,我也開始呷菜(台語,意指茹素),其實吃了也習慣,這也是一種非常好的習慣,也慈悲,也衛生,也健康。我非常相信一貫道,也相信一貫道可以帶我成就無極理天,但是我死了以後,也不知道怎麼沒有去無極理天,反而來到你們的香光大佛寺。聽到你們在叫我,我死了以後還在身邊等待,等著要去無極理天的蓮花船來載我,我還沒等到就先被你們的一道,叫做佛光,包圍,帶來這裡,每天聽經,很特別。

全世界都講我張榮發死了,就只有你們這裡說我可以不用死,在你們所化現的蓮花座裡面,很舒服,空間很大,光景(台語,意指風景)很美!我張榮發也是一個很會享受的人,讓我稱讚得到的,都是不簡單的,這裡的光景我很讚歎,我住在裡面很快活,也不用便所(台語,意指如廁),要呷(台語,意指吃)什麼就有什麼。認真一聽你們講經的內容,講得還很不錯,我一世人都有聽道的經驗,第一次聽你們這個講經,很好聽。我也第一次聽到不一樣的西方極樂世界,聽說西方有多美,多殊勝,在這裡的機緣,我才真正相信,放棄了我追求一世人的無極理天。一貫道是我追求一世人的信仰,但是我不但上不去,也只是積了福報而已,在這裡的計算方式,我一點點修行都沒有,很世俗,反倒你們這裡處處很殊勝。

有一天,蘇居士很慈悲,牽引很多名人上去西方,很快的速度,很簡單就到了西方,這是世間找不到的功夫,正港的(台語,意指真正的)修行人,我張榮發正式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知恩報恩,是我張榮發的個性,現在要我張榮發來講話,其實我也很清楚你們要我講些什麼,就是真理,你們要我說出真理。我張榮發很開放,我很有心要幫助香光大佛寺成立,從佛開示說要建立大佛寺開始,我就一直想要下來幫忙,但是因緣不具足,就是沒有辦法。好不容易你們叫我下來了,但是可以幫上忙的,也有限,因為我的在世的子孫,早就沒有在信這些了,他們甘願相信老爸就是死人的事實。

我張榮發一世人沒有做什麼壞心的事情,都全做善事,做大布施,所以我福報真的很足,我消去的福報,很快就又會補回來。我在做事情都是真心誠意,做假的事情我沒有辦法,當然商場上基本要有的競爭,沒有算在內。我娶了兩房,外面也是多少有,一個企業家這是難免的。我在外的打拼,希望的就是可以享受人生,一個男人享受人生,怎麼可以沒有女人的相伴!所以我張榮發的女人也是不少,但是這是不能明講的秘密。我的三魂七魄,現在才聽說,在世的時候根本不曾聽說過,現在你叫我看,我才明白,原來我的靈魂被人家抓得空空,原因就是我玩女人。一有錢就搞怪,這是男人的通病,因為這種快感,唉!哪一個企業家沒玩,你給我騙,我也不信。我事業越衝越高,對我阿諛奉承的人越來越多,甚至知道我愛粉味,也會介紹我去,或者安排應酬的好所在(台語,意指地方)。我有我固定的好所在,我愛的粉味不可以很複雜,愛多少錢我都可以付出,但是就是不愛複雜,我也是怕死。

事業穩定,收入穩定,兒子也都開始接觸企業的運作,雖然還很青澀,但是多少我還是有滿意。有時候也是會想要刁一下,畢竟要掌管這麼大的事業,總是希望兒子可以勝任。我有我獨特教兒子的方式,大家對我也是有基本的尊重。

常常在夢中,我會夢見脫光光的女人,不是只有一位,常常是一群,我當然是高興。我總是忘記我在夢中,到天亮我還依依不捨,我們總是抱緊緊,難分難捨,但是醒來看見是夢,再看見身邊的夫人,我總是輕輕嘆氣一大聲。每天一到晚上,我就期待再夢見女人,我在夢中總是變得很年輕,很有力,我很滿意;但是我並沒有注意到我身體的變化,我的臉變得浮腫,原來這些夢中來找我的女人,都是我過去拋棄的女人。

我張榮發這輩子會這麼成功,也是過去有積德。我過去是樂善布施的唐高祖,李淵,所以我有功也有過。我張榮發這世人,事業非常成功,家庭也不是太壞,但是沒有很合。我一生所積的都只是福報,因為我有心,一個企業家最器重的就是有心、有為,所以我並不了解要如何無心而作。雖然我張榮發在布施,都不計代價,但是我有太多都是在於心的衡量計較上。我目頭(台語,意指聰慧靈敏很聰明的,看事情很準,在你們來說,就是過去有修。

看我過去,建立唐代皇朝,哈哈!也是不簡單,可能算算跟我這世人都是一樣,有功有過,都到不了西方,繼續輪迴。這世人如果沒有遇到蘇居士以及香光大佛寺,我可能也是繼續輪迴。一貫道的修行,我也不便說什麼意見,畢竟我信了一世人,但是趁這個機緣,我想要說,不究竟,沒成就,大家希望可以三思。我現在有通,知道大不了就是天道,跟真正的解脫世界還很遠。好了,我不便再做評論,在西方極樂世界,聽彌陀佛慈悲地講經說法,我了解了修行人要改個性,沒有改個性,根本談不上是修行人。我是一貫道的修行人,我沒有改個性,我如果有改個性,我就不會生病死掉,再有錢也是要投錢去醫身體,也是要痛苦。

我的後半輩子,渺渺茫茫,因為我的靈被踢在旁邊,我像幽魂一樣,所以我差不多過六十歲就開始神智昏眩,腦袋也越來越不精光(台語,意指靈光),跟以前比起來差距很大,我開女人(台語,意指玩女人),三十幾歲就開始抓魂,都在夢中抓走。剛開始的反應就是容易累,但是那時候正在拼事業,哪有時間管這些,但是我對粉味真的很有興趣。抓靈的速度很快,我開始沒有力氣,這對男人來說是多麼沒有面子!我有看中醫,我有偷偷補身體,算了,現在講這些好像也有些歹勢(台語,不好意思、對不起),總之,我開始一直被抓魂魄。我面容開始走樣,我被人家附體,就是我身體被人佔走了,是在五十幾歲。但是我有時候精神比較好的時候我還可以主意(台語,意指作主),如果身體比較虛的時候就會讓外靈主意,操作,控制,一樣都是在我喜歡的那一味,粉味。我後期都跟我的太太沒有什麼感情,我比較喜歡自由跟刺激,常常以打拼事業、應酬為由,現在想想,一個企業家想要有一個完整的家庭也是很困難。大家如果再沾上所謂爭奪資產的問題,這家庭要完整實在不可能。每一房之間的鬥爭就像古代皇宮奪皇位一樣,沒好面相看,大家都怕呷虧(台語,意指吃虧),真可怕!

但是,我張榮發要跟大家呼籲,呼籲一個事實,靈如果被人家抓走,就什麼價值都沒有了,就像我這樣,我是六十五歲開始,我就空了,我完全被踢出身體外面,我也進不去我的身體。後來的這些事情我都不知覺,我的臉一直改變,眼神也不對神,醫療診定是失智症,其實是我張榮發已經不在這世界上了,早就在地獄受報,償還我今世及過去生的債。我這一生都在打拼事業,雖然信仰一貫道,但是對業與冤親債主這部分還是有所忽略,所以一樣生老病死。而且脾氣個性也令兒子們反感,有時候我並不想這麼做,但是就是有力量想令我們父子之間鬧翻。我是個不忘本的人,我當然也對我的兒子情感深厚,只是不懂得表現,在後期都不是我了的時候,我其實很害怕。我在很恐慌的時候,發現自己在陰暗之中,我呼喊前人的尊名,以及活佛的聖名,只有更加黑暗。我在黑暗之中度過了好幾十年,到了我死的那一刻,這片黑暗才散開。黑暗原來是所有我過去害死的百姓及官軍,我真正死的那一刻,他們走了,報完仇了,我才會待在身體旁邊,想要等待到達無極理天,但是最後是被送到了香光大佛寺。這一刻是我一生中最有福報的時刻,來到這裡我才到達了西方,真正了脫生死。

我最大的福報,還能夠再出來與我的子孫對話,看了這篇,不管孩子們信不信,後來阿爸病了,就開始不是自己,有些話阿爸不是這樣的意思,但是因為受到控制,阿爸活了快三十年不是自己的生活。現在有機會,希望大家可以再來聽聽我所想要說的話,我在香光大佛寺,還有記者媒體,我張榮發平時對待大家應該也是不錯,出手也是很大方,記者會常常在開,請((台語,意指請客)大家記者朋友都算是澎湃(台語,意指豐盛)。我知道各行各途都有很辛苦的地方。

所以我最後想要用張榮發的身分跟大家說,西方真好,我在生(台語,意指在世)就喜歡跟大家分享修行,現在死了,有往生西方的經驗,更加想要分享給大家知道,西方不用死。這只有媒體幫得上忙,希望大家再幫我一次,萬事拜託!我對我兒子的了解,可能媒體記者你們直接來採訪我,會比我這幾個兒子來找我還要快,希望相信我一回,我是張榮發,現在就在這等你們,阿彌陀佛。

 

海澤法師:

  請問張榮發先生,之前的訪問中,您有提到在世時三魂七魄不在體內,身體是由冤親債主作主,請問三魂七魄如何被抓走?主控身體的靈是誰?和您是什麼關係?您的魂被鎖在哪裡?幾歲的時候魂被鎖住?當您過世了之後,主控的靈去了哪裡?

張榮發先生:

確實這是一個非常特別的問題!阿發在世時接受記者採訪,被問過很多的問題,都沒有這個問題來得引人注目,要叫阿發說自己活著的時候,有關三魂七魄的事。這一件事,以前訪問時有提到一些,但是不是說得很清楚,現在阿發比較了解三魂七魄,也看得比較清楚,再補充一些吧!

社會上事業有成的人,大多都是會需要交際應酬,阿發也是這樣。所以說人生就是這樣一天一天過,看起來真沒價值!雖然打拼用腦用體力,但也有吃吃喝喝玩玩,過了就沒了。少年正在打拼的時候,反而對男女的事比較不在意,等上了中年以後,漸漸有些自己的時間了,家人也習慣自己需要把時間用在人際交往上,以擴展事業的需要,所以也就不會多問。
  夢境是讓阿發失魂落魄的時候。夢中夢到女人的招引,各個水噹噹
(台語,意指標緻),身材很好,難免就進去夢中,只要一進去就被抓,一次抓一魄,看你能耐多少次!那些都是過去世我認識的女人,是被我拋棄,就是辜負的女人,說白了,就是我的冤親債主,用這樣的方式來討債。有幾個男人可以禁得起這樣的夢境。所以說不能欠女人債,女人是這樣討報的!醒來的時候因為精氣消耗,有時候會覺得比較累,有時候記得夢裡的情形,有時候不記得。如果醒來發現有夢中留下的痕跡,那就是春夢,八九不離十。男人如果常常這樣,就要小心!有時候是自己心有所想,夜裡就會夢到。其實那都是冤親債主,他們知道你要的是什麼,夢裡現境,要引你的魂魄入夢,當然就要現你喜歡的境,不然你的魂魄怎麼會入境來。所得的後果,將會昏沉無力,提不起勁。
  大概是從三十幾歲開始,之後陸陸續續幾次的夢裡被女人抓走了一魂六魄。有一魂在大約六十五歲出去旅遊時,和陪伴的女眾共度夜晚時,一魂被抓走,卻被冤親帶回來,鎖在身體裡。有一魂被叫入地獄受罪。實在很淒慘!身體被附體,腰及兩腳無力,精神會忽然失神,這一些外人看不出來,因為自己還是會把腰桿挺直,可是清楚身體日漸走下坡。也有體力好的時候,如果開會出席重要會議,常常也是需要提神,精神才會起得來。

竟然阿發本人的魂魄不在身上,而一樣能夠吃飯、睡覺、講話,甚至和大家開會!發表意見,寫文章出書的又是誰?原來是冤親債主用阿發的身體過日子。而阿發的其中一魂在六十五歲左右,被鎖在又黑又暗的地方,那不是在外面,是在阿發的身上,是在心中一個黑暗的角落,不論你如何喊叫、生氣都沒有人會知道,沒有人會理你。到後來就是無力地蹲在那個黑暗的角落,直到要死的時候,那些冤親債主一個一個或一批一批的,包括主控者眾生,離開我的身體時,我的主魂才解脫,離開那個黑暗的角落,離開我的身體,但是我也已經無法作主,我的身體完全沒有知覺,這就叫做死了!我這一世就這樣結束了。

而主控我的身體是一個強悍的眾生,又高又壯。是我以前得罪,讓他被朝廷受死,滿門抄斬的官員。能文能武,跟了我七世,對我非常地了解,在我氣衰,失神無力,魂魄不在的時候,把我的主魂抓住,鎖在我的心中,而後控制我的身體。我的事業剛好能夠讓他發揮。他的個性剛硬,判斷力準,講話有魄力,就像我的個性一樣,但是讓我的家無法和睦,雖然善用兒子的長才,使事業穩定,但是相處卻會有摩擦。就像眾生的家庭被滿門抄斬,也不會讓我的家庭圓滿,讓我的身體一步一步地老化、無力、吃藥打針,受苦。

等到我快沒氣了,該死了,這個主控者眾生一走了之,離開了我的身體。他在我的身體控制我是討報,而在我身上所做的事,等於他做的事,也是要審問的,是非善惡他要負因果。不過那一段日子,他用了我的身體對一貫道及社會公益做了不少好事。我看他是在當鬼。

外表看來張榮發海運、航空空運賺了上億上億的錢,那也是過去的福報及不斷累積做好事帶來的善果。到了晚年的頭腦漸漸不記得許多重要的事,其實那時候已經不是阿發作主。個性變了,是過去的冤親債主的個性,家人會以為人老了,固執,所以順著你的意思,照顧你的生活起居。身體有些晃,走不穩,家人可以照顧你的安全。這就是晚年八九十歲的生活。   

雖然活到九十歲,過世的消息一出來,因為你為國家社會及在世的功績,讓大家為你感到可惜,世界少了一個大家認識的人!留了大筆的財產給後代,自己一樣也帶不走,帶走的是一點一滴的業報。雖然在世也做慈善事業,幫助一些需要幫助的人,但功是功,過是過。有功是你做的,別人搶不走;有過,是你造的罪,也是要自己去還。這就是人生。

一死了不久,就被蘇佛叫了我的名字,在香光大佛寺法性土安我的靈,聽經,之後蘇佛救我到西方極樂世界,讓我的靈展開另一段新生命到現在。這是人間比不上的世界。阿發感恩阿彌陀佛。感恩蘇佛。 

海澤法師:

請問張榮發先生,眾生可以把你的主魂困住鎖起來,讓你都不能作主,這樣控制你是被允許的嗎?

張榮發先生:

我也是受害者。只知道我現在告訴你的這些。是否被允許?我並不清楚。不過知道他是當鬼。這一些可能牽涉到陰間的律法。要問閻羅王會比較清楚。因為死後要到哪裡去,討報之後又會去哪裡,都是由閻羅王管理裁判的。

海澤法師:

請問張榮發的冤親債主,你在哪裡?

眾生:

我是張榮發的冤親債主,他活著的時候,把他的主魂困在心中,那一位被他陷害滿門抄斬的官員。我現在在地獄受報。當他死後,我回到鬼道,很快被抓去地獄審問。因為當初是可以對他討報,但是沒有說可以把他的主魂困住,讓他都不能作主。這是違反真理。我太恨他了,滅門之恨,不想讓他好過。雖然我在他身上,也趁機做些好事,幫助一些需要幫助的人;但是和當初把他主魂困在心中,這是兩件事。好事有好報,不過那是地獄受報之後的事。目前我在挖心地獄中,讓我嘗受到比將他的魂困在心中還痛的心痛之苦。唉!即使是合法的討報,但是要如理如法,不能為所欲為;否則反而是自己受到報應。我現在在講的時候,心還是很痛,因果好可怕!可以救救我的家人嗎?我的妻子也是會上香拜佛,可是也因為我的關係,被斬了。不知道現在怎麼了?我叫劉萬誠,他叫做鍾美琴。南無阿彌陀佛。

 

 

附註:蘇佛超度:

      張榮發所害滿門抄斬的官員劉萬誠在挖心地獄。

      妻子鍾美琴當公雞及被抄斬的有緣眾生           

      (入香光大佛寺 西方法性土)

由釋海澤主筆訪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澳洲香光大佛寺 的頭像
澳洲香光大佛寺

澳洲香光大佛寺

澳洲香光大佛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