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新訪問第十殿閻王–轉輪王            

 一個故事,沒有帶人往生西方,一位專修地藏經的和尚,經過生世的輪迴,真實言談。

 

 

 

 

2018/05/02 AM 10:03 / 主筆:釋法璽

法璽法師:虔誠禮請,地獄第十殿閻王 轉輪王為我們訴說您的故事,以及如何成為十殿閻王的過程,南無阿彌陀佛,感恩慈悲分享。

第十殿閻王 – 轉輪王:
   十殿轉輪,轉起乾坤,
   六道處輪,依報判生。
   在過去好久以前,我也曾經為人,出生在富貴之家,四肢健全,腦袋清楚,是功德福報投生的地方,但這麼好的條件也還是在輪迴之中,那時候的自己很聰明,自然中也能曉得許多天地間的事情,小時候自己經常在睡夢之中下到陰間遊玩,但說出來了,身邊的人總是不信,但那也無妨。
   從小就知道自己的過去曾經非凡,是個出家人,這一生投胎才會再來富貴之家,從小自己就樂於遍覽群經,希望找回曾經的自己,好像過去生的事情並沒有忘得乾淨,小時五歲就懂得比一般大人還要多,好積極想要找到求解脫的方法,自己靜下心來探討,原來自己並不想要再來人世間受苦,但是還不到上西方的緣分,只好再來世間,五濁惡世之中繼續修行。
   一輩子自己都在踏尋真理的存在,再加上自己過去生未完全忘掉的記憶,自己的心好苦,一生也無願娶妻生子,早早離家尋找解脫之道,到過許多寺廟,見過不少高僧,但心中的不安之處還是無法得到滿足,逐漸成長以後,自己變得不愛說話,心中總是悶的,苦的,直到有一天自己遇上一段奇遇,自己才總算清醒過來。
   那是一日的午後,自己走在路上,坐在一棵大樹下乘涼午睡,睡夢之中,自己又到了陰間,這一刻自己已經十五歲的年齡,在陽世間自己懂得的事情也多了,到了陰間,自己遇上了第九殿的閻王,好熟悉的聲音喊著我在陽世間的乳名,憨仔!憨仔!原本出生時自己一臉憨相,父母不知自己成長後會十足聰明,隨口才取了這個乳名,九殿閻君這麼一喊,自己驚訝這會是誰的聲音呢?
   回頭一望,咦!叔爺怎麼會在這裡?原來年輕過世的叔爺到了陰間擔任閻羅王的位置,叔爺是祖父最小的弟弟,出生時曾祖母就難產往生,叔爺由祖父扶養長大,但在三十歲那年離奇往生,是在睡夢中,什麼訊息也沒有留下,御醫來查也看不出病徵,大家對於這突然的事情相當哀慟。事過多年,沒有想到叔爺會在這兒!看上去生活過得不錯,叔爺歡喜的領著我到處觀看,看完整個九殿的風貌,其實陰陰冷冷也不怎麼好玩。
   告別叔爺,自己隨意地往前走,走到了十殿往生台上,好奇的東張西望,突然,後頭宏亮的音聲喊著,「慢點!」,自己被這突如其來的音聲嚇著,嚇了一跳差一點腳滑跌跤教,只見身後那位老人跑的飛速捧住了我,老人家一邊還繼續說著:「就說要當心了呀!」,老人邊走還邊輕聲念著:「要是掉了,再去往生,事情可就麻煩大了!」,被老人扶起的我,頓時覺得有些不好意思,連忙道歉給人家添了麻煩,轉身正想要溜走,但卻被宏亮的音聲一把又給叫住了,「孩子,等一等吧!」。
   說著說著,老人家拿出了一個法寶,這個寶物深深吸引著我,老人家說著想不想要知道自己為什麼可以任意闖進地府嗎?其實當時的年紀,自己絲毫不懂得自己闖進了哪裡,自然到以為這些都是正常的,但當被老人家這麼一問,自己真得也好奇了起來,連忙問著:「為什麼呢?」老人家笑的好大聲,邀我到他身邊坐下,老人家拿出法寶擦了一擦鏡面,鏡面中所現起的畫面便是在陽世間的自己,自己看的好有趣,畫面是從自己出生開始往回轉,有好多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情,在這之間,我看見了我畢生的使命,當上閻王。
   這個任務在當時的年紀根本並不明白,但是在那一刻自己隱約有些感觸,只是當下自己還未完全知曉。老人家在鏡面內現出我的前世,我是一個剃髮的年輕和尚,一生專修地藏經文,曾經有機緣遇見彌陀修持,但卻被自己當時的執著之心給擋去了,有好些人勸著自己應該試試清淨的極樂淨土,但自己當時就是不願意改變修行多年的地藏經文。座下有好多弟子與信徒,同樣跟隨自己維持不變的修持,縱使自己在當時修了好多善功,最後還是不完全的修持,上不了西方。老人家告訴我,那一世的我因為在世間積功累德深厚,出家幫助行善許多,但終能遇上正法卻還是執迷不悟,所以自己死後也帶著這些信徒與弟子都下了六道輪迴之中,有些同樣再次投胎為人,經歷生生世世的輪迴,苦不堪言,而又未能再次聞上正法牽引。
   老人家說了,因為這點自己也無法前往西方,當初自己死後下到陰間,雖沒有受到嚴厲的酷刑,但也經歷了不少苦痛,需要等待自己業果圓滿,功德福德累加,再聞佛法之際,才能得以往生西方,那時自己懵懵懂懂,根本也不清楚其中真實意義,只是像聽了個故事一般。
   回來陽世間,自己同樣過著原本的生活,隨著時間的增長,逐漸也忘了遊地府這麼一件奇事。
   當二十歲那年,夜夢之中,自己再度聽見了地府判刑的音聲,怎麼這久遠未聞的熟悉感又再度響起,已經進入夢鄉的自己,靈魂出體來到了陰間,但判刑被抓的不是自己,眼見竟是生我育我的父母雙親,正當不解為何父母雙親會跪在殿前受審時,忽然熟悉的那位老人家叫住了我,直喊著:「您來了啊!」這麼一見,當初那場夢境又再次被喚醒記憶。
   這麼些年不見,老人家還是那樣子,但這回,眼前這幕場景是怎麼一回事呢?心中有無限的不解?這個念頭馬上令老人家看穿了我的心聲,老人家同樣叫住我往前,要我好好看著在世父母的判案,原來我的父母命已當絕,老人家續著要我看個明白,一條一條的命案畫在父母的生死簿上,原來父母這麼多的業端都是自己所不明白的暗事,是累劫累世所帶來,還未完全償還的因果,不完全是父母親害死了人,有些是曾經斷去了人家慧命的延續,原來父母過去也是自己的大護法,而今生同樣還在為自己過去所傳的法推廣,這樣的業力令自己不禁哭紅了雙眼,自己哭著告訴老人家希望彌補自己那一世的無知之舉,希望幫助這些還在輪迴之中的大眾往生西方,老人家笑著安慰:「這也是那些人曾經的因緣定局,這一身孩子確實是要度回這些流浪的信徒,但是如何而做?就要看孩子自己的明智之行,上任的聘書已經訂下,等待世間因緣圓滿,孩子還要再到陰間報到上任,而後再聞法音之際,便能往生西方。」老人家話一說完,自己忽然的從夢境中醒來,留下了枕邊無數的淚痕,回想著方才,歷歷在目,十殿堂前跪膝的父母身影,想著想著,自己不禁又不捨的落下眼淚。
   回到陽間,果然不久,父母雙親皆因意外死去,留下自己隻身一人,空蕩蕩的家庭,令自己想起了出家的念頭,父母喪殯圓滿,自己便就落下髮鬚須,獨自一人走上江湖,不從師父,不納徒弟,四處見學,四處說法,這一次自己不再講地藏經典,反是告訴大家當念彌陀,往生西方。
   自己活在世上的時間也沒有太久,四十一歲的夜晚,獨自一人走在山林間,坐在樹下過夜,但不知這一睡自己再也沒有醒來,自認這一生沒有任何偉大的行為,只有留下滿滿的遺憾,因為沒有善知識的提拔,自己沒有機會看見真實,走上陰間,自己簡單接受審判以後,就被送到陰間一處辦案空間,等待接管十殿閻君的位置。
   等待的期間,自己多半都在地藏王菩薩身邊修行,因為自己生世以來最為熟悉的還是這裡,陰間的其他地方多是又陰又冷,在這裡自己哭上好幾回,也發願果報了結,一定要求往生西方。
   在陰間上任以前,偶爾遇上過去的信眾或者弟子,自己也一一道上歉意,還有希望他們念佛求往西方,自己不希望任何人再因輪迴受苦,當然也不希望自己的亡父亡母繼續輪迴,但是自己的能力有限,根本看不見他們的下落。
   直到最近,地獄十殿的各殿閻君同時往生西方,自己也拿出身上早已發下的聘書,接著上任第十殿閻君的位置,自己盡心盡力的負責,仔仔細細的審理每一樁案件,來到十殿的眾生,在要前往往生台以前,自己皆是一一道上一句「千萬記住南無阿彌陀佛,投生過後求往西方。」
   輪迴的苦與現實,在十殿上看的一清二楚,論報問罪,是生何種?胎生、卵生、濕生等等,歲壽多長?是於朝夕生死,不斷投生受報,還是經歷年月的命運生活,貧富貴賤?或者種種投生樣貌,這在十殿都是絕等重要的大事,確定判完投生前還要轉送孟婆湯處,飲湯忘去前世記憶,十殿中每日的業務相當繁忙,如今成為人道的機會並不多,反是最多為判到蜎飛蠕動之中,多是因為強烈的淫欲之心,這確實是可怕之事,還好如今人間有蘇佛的帶領教育佛法,我十殿閻君知道也相當安心,否則一個個再送上人道的魂魄,有時也憂心他們會再造業輪迴。
   現在人要遇上第二世投胎成人真的不容易,而要不造業更是困難,所以十殿閻君奉勸世人若能有福聞得此份訪問資料,一定要相信,還有知道珍惜此身壽命,一定要放下輪迴之中,求往生西方,每天閻君在這裡判案看得太多了,到了我這殿才在懺悔,雖然真心誠意時還能減罪,但多半已經太遲了。
   我是十殿閻君,不留名字,名字無用,我的親生父母如今皆已投胎人身,原本是在畜道受報,這一生已前往人身,初才出生不久,一個男孩五歲在英國,一個女孩八歲在日本,還無法得緣直往西方確實感嘆,但也是因緣。
   我的真實經歷,供世人參學,為人世間,千萬真實,十法界上多是苦難,當念彌陀,往生西方,南無阿彌陀佛。

澳洲香光大佛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