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新訪問第七殿閻王–泰山王

 

 

 

 

 

2018/4/30  PM 1:33分    主筆:釋法菁

 

 

法菁法師:禮請七殿閻君泰山王,懇請泰山王慈悲接受訪問,阿彌陀佛。

泰山王:哈、哈、哈,泰山王能有此機緣接受訪問,真是莫大榮幸!當今世人對於地獄,寧可信其有,也不敢信其無,常有「下十八層地獄」之謠說。即便如此,世人依然還是作惡多端,無惡不作,殺、盜、淫、妄之事遍滿大街小巷。   
   
人心已變,世態不如往昔安寧,所謂安分守己之人已經是少之又少,不禁令人慨嘆。又如此惡世之中,地獄滿患已經是事實,人心變異,外表看似和善平常,心中卻是暗裡盤算,計謀多端,這樣的人在夜半睡夢之時,都是我們閻殿的常客,必定需要來此報到受刑,予以教化,以維護世間太平。唯世人之難以教調,即使將其魂魄放置於油鍋炸,或用長劍穿其舌喉,夢醒之際,依舊惡習難改,地獄受刑之人絡繹不絕。
    泰山王奉勸世人,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地獄之酷刑遠比世間牢獄殘酷千百萬倍,莫要輕易嘗試,否則痛苦無比。汝之魂魄受刑,身體也同感渾身不適,所造之種種惡業,絕非無人知曉,閻殿可是一清二楚,分分秒秒皆有記事,莫以為惡小無人知,其實天地皆知。
    地獄十殿閻君,皆已等待接受訪問,感恩蘇佛令我等有此機會受訪,往後還盼蘇佛多多關照。就讓我泰山王開始說說自己的故事,與世人分享。
    我出生在一個官宦之家,父親在朝廷只是一個小官,沒沒無名,但卻是紀律嚴謹,絲毫不敢犯下任何規範。我的本名黃冠明,這是父親為我取下的名字,父親期盼我長大後,也能為官為民服務,必須成為一位明智之官員,而非昏庸無知、貪取百姓錢財的昏官,故這名字代表著父親對我的期盼。家中我排行老三,前頭還有二位兄長,皆是朝中有為之官員,家族世代為官,繼父親與兄長皆是如此,世代清廉。
    我的相貌皮膚黝黑,打從出生之時便是如此,當時令父母有些驚嚇,因前面二位兄長皆是相貌斯文,皮膚白晰,相較之下差別甚大。我不愛讀書,喜愛於泥巴田中玩耍,喜愛親近大自然之氣息,養成一顆寬廣、開朗與慷慨之心,身邊的人都喜愛與我相處。我總是希望每個人都好,這是母親給我的教導,就連在泥巴地玩耍,看見一個大水窪旁有大群的螞蟻緊張的交談著,過不了這水窪,我也於心不忍的撿起地上的許多木枝,開始為螞蟻們造橋鋪路,看著他們排列整齊,一個緊接著一個過橋到彼岸,再回到蟻穴之中,我才放心的返回家中。
    家中世代為官,家教甚嚴,父母親明白我喜愛於大自然中玩耍,藉取大自然的教材來教育我,希望我能從中明白做人的基本道德。好比三歲時,父親帶我到山林間遊玩,所見美麗花草,父親教導不可任意拔取,不論野花或是別人種植的花草,都只能觀看欣賞,不可動手摘取,父親在生活中的點點滴滴,都在教育著我們,他的剛正不阿,從小就教調我與二位兄長,自然養成我們正而不邪的性情。   
   
十五歲那年,父親意外身亡,我心中偉大的父親突然在眼前消失,對我的人生造成非常大的震撼,因為那是我最敬愛的父親。為了完成父親對我的期待,我也跟隨著兄長謀取官職,誓願要當上一個堂堂正正,為民服務的好官員。很順利的,我當上了鎮上的基層官員,我並不介意官員的頭銜有多大,即使是個小官員,我也要嚴守紀律,將自己職權內所能做的事,發揮到最大,為百姓服務。我守護著我所管轄內的所有百姓們,還有這片滋養我們的土地、環境,在我任期之內,積極向上層合理的索取百姓的福利。橋樑斷了必當在三日內完工,不允許傷害到任何一位百姓,天災帶來的災害,必定要做到最妥善的善後,不讓任何一位百姓受苦。曾經鎮上下了連續十日的大雨,全鎮差點就被淹沒,當時為了拯救百姓,不分晝夜,馬不停蹄的到其他鎮上謀求庇護之處,將每一戶都安頓完善。大雨過後,全鎮開始鬧飢荒,為了安頓民心,除了向國家申請該有之補償外,自掏腰包補助百姓,讓每一戶都能獲得一份安心。我對百姓的付出並不求任何的回報,因為這是我身為人民官應當要做的事,這是我的職責,必須全權負責到底,這也是父親對我的教導。
    很快的,我的職位開始往上升遷,職權越來越大,但我並不因此而貪取任何不屬於我的財物,反而更加盡忠職守,因為底下有更多百姓等待我為他們服務。當我的職位越大,更看清楚整個官僚體系的不正與偏差。許多官員表現看似與你相好,其實內心嫉妒、暗算;有些官員為了自身利益,不斷貪取百姓交予國庫的血汗錢;有些官員更是不斷與上層拉攏關係,為了鞏固自己的職位。我的個性雖然正直,但卻有些衝動,父親想改掉我這個性,還是還未完全改進,我向上層舉發這些官員,這些貪官汙吏不應該存在官僚體系之中,人民不應該被欺負。因此我寫了一封又一封的信函,傳送給品行正直的上層官員,他們同樣不認同這樣的歪風繼續流傳,我們開始合作蒐集證據,目的都是為人民著想,不希望人民的福祉被剝奪。
    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按兵不動,不敢打草驚蛇,小心翼翼的一步步收集相關證據,這事情必須有十足的把握一次解決,否則惡勢力龐大,我們無法抵擋。二年的時間內,我們蒐集到非常完整的資料,信心十足的告發這些污吏
,由於我們的證據完善,即便當事人不願承認,也無法逃過他該承認的罪責。他們一個個被解除官職,有的發放邊疆,有的入獄服刑,好大一批官員都因此卸任。完成這項任務,也算是為百姓負起責任。接連的幾年內,人民百姓過得安好的日子,國泰民安,風調雨順,物產豐饒。
在一個沒有上朝的午後,我獨自回到府中休息,在房裡閱讀典籍,突然頭部一陣暈眩,眼前的字變得模糊難以辨識,按了按頭部的穴道,只是越來越昏沈,很快的我就趴在桌上不省人事,當我再度醒來,已經在一片黑暗之中,不曉得自己身處何方?全身被繩子綁得無法動彈,也無法開口說話,我不停的掙扎,還是無法解脫。突然,從遠方傳來腳步聲,門鎖被打開,我努力的扭動身體,他低沈的聲音問我「可知我是何人?」,我當然無法知道他究竟是何人?我也無法開口說話,只能發出嗚嗚嗚的聲音回應他,他蹲下靠近我的耳邊,用陰冷的口氣告訴我「我的父親就是被你害死的」,我突然一愣「這究竟是何人?怎麼會說我害了他的父親?」,他開始述說當年父親被害的情景,原來那一批貪官汙吏的帶頭者,正是他的父親。當時事發之後,他的父親入獄服刑,日日飽受酷刑,服刑完畢後雖說告老還鄉,但也只剩下最後一口氣,不到數日內就身亡。他的兒子非常憤慨,誓言必定為父親報仇,不斷的努力讓自己有所成就,也當上最新一批的官員,暗中探查我的行蹤。終於在這日,是他認為最佳日子,身邊毫無一人防護我,很順利的完成他的計謀,最後他又靠近我的耳邊告訴我「我要你嚐嚐當年父親所受的苦!」。當時我的心中並沒有一絲毫的憤怒或害怕,只認為這孩子受苦了,也擔心他的人生就這麼被摧殘毀滅,如果他要我這條命,我願意給他,不希望他再將這份仇恨深深烙印在心中,聽他的聲音還是個年輕小伙子,不應該為了父親的錯誤,再度誤了自己的人生。我願意配合他,他對我的所有摧殘我都全部隱忍下來,我被關在這黑暗中將近一個月的時間,這一個月內被他欺凌得骨瘦如柴,沒有力氣可以動彈,我捲曲在地上,繼續忍受他的對待,最後一刻,他終於將我身上的繩索鬆解開來,我也終於可以與他對話,但我已沒有太多的力氣,用我最後的一口氣告訴他「孩子,都結束了,父親的仇你也報了,從此可以過你全新的生活,一切都放下吧!」說完,我便沒有多餘的力氣,斷氣身亡。
    我的靈從肉體走了出來,四面八方是滿滿的鬼吏,他們都是地獄的官員,他們向我鞠躬,然後作出禮敬的動作邀請我往前走去,我不曉得究竟要去到何方?突然眼前出現大大的匾額「第七殿」,我不經疑惑問道「難道這是陰曹地府?」他們對我點點頭,我有些驚嚇「大概是犯了天條大罪需要被行刑了吧」雖然有些畏懼,還是勇敢的勁道第七殿裡。閻殿堂上正坐著一位穿著官員的衣服,面容嚴肅的判官,心想他應該就是七殿的閻君,我立刻跪下「我是黃冠明」,閻君對著我大笑三聲「哈、哈、哈」,並立刻走到我面前將我牽起說道「誤會,誤會,不是要審罪,我們有非常多的案件需要交接。你在世時為人公正,又積極為民服務,為了揭發官僚間的陋習,斷送生命,足以擔任下一任七殿閻君泰山王,而我就在今日卸任,即將隨蘇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這裡的一切從今以後都交給你來辦理」,我還不明白究竟發生何事?眼前這位泰山王就開始對我述說他手上的許多案件,我認真的記下所有該注意的事項,而後他就換下身上的官服、官帽,為我穿上、戴上,我坐上泰山王的位置,立刻有案件開堂審判,即刻開始我新任泰山王的職責。
    感恩今日有此機會接受訪問,更感恩蘇佛慈悲,接引前任十殿閻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泰山王向蘇佛及大眾深深一鞠躬。


 

 

澳洲香光大佛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